蝉时晚雨

♡备(all)香 铠露 白昭

♡贺红 贺天女友粉

摸鱼为主

晚安

晚安


💦
世界开始下淅淅沥沥的小雨,李赫宰缩在被子里往上拉了拉棉被。闭上眼就可以听见外面碎裂炸开的雨声,似乎时光都在连绵瑞雨中变得拖沓。

他没想到外面的世界那么冷,不带一点旧情与温暖的冷。



但是突然很想李东海。

李东海睡觉的时候总是爱八爪鱼一样抱着别人,还不准别人走开,只有稍微动动就哼哼唧唧地无意识撒娇,听起来简直整个人都酥了。而且很有温度热量,抱起来就和抱着一个移动空调一样。

晚安。李东海。

喜欢你。李东海。

💦

回首时光,五岁的时候实在是李赫宰和李东海两个人,最难以割舍的美好岁月。

那时候是冬至,空气里好像都漂浮着碎裂的浮冰,门前庭院的雕花楼梯把手上,真真切切冻着一层白雾,真要仔细摸上去,原来是一层不算薄的冰层。

萧瑟与荒凉一瞬间席卷了这个往日生气勃勃的庭院,残存的爬山虎浅浅淡淡了无生趣地浮在刻着斑驳图案的灰墙上,除了那一抹还算平和柔软的生气,剩下的都是庞大冬日留下的痕迹,陈旧,古朴,充满潮湿模糊的暖意。

李东海在墙角栽的那个梅花,这时倒是盈盈独立地生长起来,在一方灰扑扑的墙色中,一抹浓墨重彩如夕阳红的颜色,越发丽绝艳绝了。

五岁的李东海穿着一身臃肿保暖的枣红色棉袄,棉袄是李赫宰妈妈买的,黑色的扣子被她一个个仔细扣好,又因为怕冷带上了宽松的帽子,整个人纤细而小小的,配上那一张脸,能把人心都看酥了。

门被推开,一个肥嘟嘟的小身影从门口一下晃进来。李东海像只小狗一样使劲甩了甩自己沾满雪的帽子,踮起小脚关上了门。

因为李东海刚刚从庭院里跑进来,肩膀上落着一层细雪,一到温暖的屋子里,雪立马就融化了,只留下清淡的透明水印。

他真是很白,整张脸因为寒冷皱着小鼻子,就像一个薄皮泛粉还沾着水蒸气的晶莹小馒头。那双晶晶亮的大眼睛清明透亮,里头盛满的墨色像是晕染开的,留着星星点点的光。他本来就生的眉目精致极了,唇瓣柔软粉嫩,像泡在水里的樱花花瓣一样。

从遥远的瑞士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的李赫宰刚从自己房间出来,就看见在客厅里整个人萌煞的窝成一团的李东海,感觉自己简直就像看到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小美人。

七岁的李赫宰被李东海惊艳万分,哆哆嗦嗦惊为天人在原地激动好一阵,就差没直接抱上去亲了,饿狼似的一脸难耐地朝李东海扑过来,还眼疾手快地用力握住李东海软乎乎又细嫩的小手,笑得快要抽过去了。

他从小就在国外生活,父母为了培养他啥啥啥独立自主的好习惯,李赫宰三岁时他们就特意选在机场温柔万分地握着他们爱子的小手泪眼朦胧:"赫赫啊,你造爸妈是爱你的吧!所以你肯定不会介意你么么哒的爸妈去度蜜月是不是?!

说完,俩夫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把他踹去了瑞士和俄罗斯,甩开了李赫宰这个拖油瓶电灯泡以后二人世界过得异常滋润,甜甜蜜蜜拉着小手就去旅游了。并且每次给在遥远的俄罗斯和瑞士的李赫宰寄去一大叠的明信片,把李赫宰羡慕得眼发红。

长大懂事后的李赫宰对他这个脱线父母恨得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虽然自己父母不能说全是单纯的为自己好,但这个抉择其实也并不全坏,独立自主的习惯着实养成了。

他从小在贵族学校长大,习得不少规矩正统的优秀习惯和一口发音标准的外语,学校里美人胚子也见过不少,但终究他还是东方人,对着西方人精致美丽又机械化的面孔还是有点说不出的隔应。

小时候李赫宰没少听爷爷奶奶说这孩子长的好,也不是吹嘘,李赫宰的眉目不同于李东海的柔情万分,反而很凌厉而富有男人味,看上去就像一瓶昂贵诱惑的古龙水,满满的是禁欲的味道。

这种在幼时就蓬勃生长的气息,在长大后越发拨开云雾见明月了起来。





"On my god!小妹妹长的真水灵,叫什么!来来来告诉赫哥哥!"李赫宰一边揉着自己由于高兴过度在李东海白嫩的手上掐出的红印,一边鸡冻得不行,小心脏扑通扑通的飙上高速,并且产生一种初恋般甜美的感觉。

屋子里暖融融的,李东海呆萌呆萌的无意识地嘟着嘴,粉嫩的唇瓣撅着,微微蹙着自己的柳叶眉,一副委委屈屈的小模样。

李赫宰在一边看着一边满足的笑,他这一回家赚大了啊,不仅看了自己父母转学到了韩国,还意外得到了这么一个惊为天人的"妹妹"。

李东海憋的满脸通红,薄薄的唇瓣使劲抿着,过了好久才像撒泼的孩子一样哇地大声哭起来,"麻麻粑粑我要肥家啊呜呜呜——"哭的同时还一边碎碎地骂李赫宰,一抽一抽的小身板,看的李赫宰一直拍着他的背安慰他。

等他哭了好一阵才惊恐地如梦初醒“搞毛原来你是男生不是我妹妹?!”




李东海无辜的睁着一双大眼睛,眼睛里写满了委委屈屈这几个字,配上那皱着的眉头,颇具风情。他不自在地扭了扭手,抽了抽嗓子打算再哭一场,刚嚎出声就被李赫宰一把捞进怀里。

虽然李东海也算个半大不小的小孩了,对于这种与父母都少有的亲密接触还是有点脸红,特别是发现自己心率扑通扑通的异常活跃之后,还是默默地羞愧地将脸埋进棉袄里。

李赫宰其实没想那么多,只是单纯因为李东海哭着自己觉得挺心疼的,便一用力把他捞进自己怀里,让他背靠着自己,头低下去就可以吻到他的发旋。

忽然发觉这样还不够抓住李东海,李赫宰果断选择结结实实把手从李东海腰上固定着,自己微微将头枕在李东海的发顶,柔软清爽的头发轻轻在他嘴角别扭地滑动,有些轻微的痒。

当时他俩坐在一片明亮的落地窗前,外头就是汪洋碧蓝的大海,地板上有些凉意往血液里钻。

李赫宰在无论何时,也依旧记得那天明朗甜美的光景,也记得像只听话的小猫一样被自己搂在怀里的李东海,记得金灿灿的阳光碎碎地渗进李东海墨色的瞳孔里,洪荒变换,日月星迁,在他眼里凝成一块小小的星辰。





大概是从那时候就被李东海掰弯的吧?但是很奇怪除了李东海自己对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上心,甚至连触碰都有些排斥和抗拒。



这就是唯一吧。

李赫宰轻轻合上触感细腻的钢琴,伸出手挡住斜斜射进来的阳光,从钢琴房的玻璃窗向外望去。一边想着。

💦

喜欢你每个模样,喜欢你看着我好像在看着太阳,喜欢你拉着我的手无比依赖,喜欢你冲我笑得一脸明朗。

天暗下来,你就是光。





七岁的李东海其实自闭过,原因很简单很残酷。

天灾人祸谁都说不准,在李东海七岁生日的那天,1015的晚上。李东海缩回自己那个小小的窝,他家并不富裕阔绰,小小的几间房组成了一个狭窄的家。从李赫宰家噔噔噔跑回来,踮起脚拨开了灯。

韩国木浦的冬至来的很早,虽然还只是十月份,屋外的夜晚就已经足够寒冷。李东海把脸贴在冰冷的玻璃窗上,用着希冀的目光望着窗外世界一片迷茫,家家户户亮起了灯,暖色的,把这个小镇都映照的异常温柔。

他软乎乎又干净的脸紧紧贴着冰冷的玻璃,随着呼吸在窗户上凝成一片模模糊糊的白雾,又不着痕迹的淡去,像极了漂浮不定的人生命运。

刚刚,他才和爸爸通完话。自己和李赫宰嘻嘻哈哈的闹成一团,爸爸在电话那头声音很慈爱,带着父亲所特有的安全和踏实感:“东海啊,要好好听赫哥哥的话,爸爸就回来给你过生日,你要好好的呆在家里噢。”

李东海高兴地在沙发上打滚:“爸爸你要记得给我带好吃的呀!早点回家!呀呀呀李赫宰不准抢我电话!。。。”

电话那头清净了一会,传来一个少年充满活力的声音:“伯父你好我是李赫宰....恩...我知道的..东海很听话。伯父回来要注意安全,我会照顾好东海的。伯父再见。”

李东海不满,小胳膊得瑟的轮着李赫宰:“我跟我爸打电话呢你凑什么热闹啊。”李赫宰白了他一眼,跑到自己衣柜取出一件崭新的宝蓝色棉袄,帮李东海一丝不苟的穿上了。

李赫宰拉着李东海的手,把他送回了他自己的家,屋外的风格外寒冷,像一把尖锐的刀刃一样切断了所有温情脉脉。

“李东海,好好呆着,别到处乱跑。”李赫宰拍了拍他冰冷的发顶,凑过脸在他双颊上亲了一下。李东海脸红,大大咧咧地把李赫宰推到门外,自己跑到了窗户前。

等待爸爸那总是穿着深色大衣,有点沧桑的,格外温暖的身影。等待他粗糙的,被刻满岁月痕迹的大手抚过自己发顶时,那种连心底都不再沉重的无忧无虑。

可是这个等待,却早早的被木浦咸咸的海风吹散在梦的尽头,破灭在接近零点时分的荒凉公路上。

等不到了。是不是。连星星都没有了。李东海的小小身子趴在窗棂上,在渐渐浓烈的睡意中,望见黑黑的夜幕中,被掩藏掉的星星。自言自语。





一场规模不小的车祸在乡镇不远处发生,像一道炸雷劈开了人们平静温和的生活。血色从车祸现场一直弥漫,充斥一个孩子在午夜的呢喃呓语,融化进他的骨髓里宛若毒液。

原因是因为货车司机疲劳驾驶导致追尾,将一位行人当场撞死,整件事看起来就像一场彻头彻尾的悲剧,没人注意它所带来的一切蝴蝶效应,只是在报纸电视上被添油加醋的写出来,父母在孩子们的叮嘱上又加了一句:“出门要注意安全啊。”

死者当时赶着去给自己的儿子过生日,小儿子七岁,在木浦读小学二年级。叫.....



“李东海。”李赫宰小心翼翼的扶起李东海睡得很熟的小脑袋,有些心疼地搂紧了他,:“东海?东海醒醒。我们去...我们去看爸爸。”

李东海抬起眼,希冀又渴盼般的问李赫宰:“爸爸昨天来了吗?”

李赫宰语塞。他本来想把伯父去世的事情告诉李东海,又觉得这样对他实在是太残酷,只得先哄着他,把含在舌尖的秘密吞下了肚。

这种事情。晚一点知道,不是更好吗?





后来的事情,李东海已经不愿再自虐般的强逼自己回忆起,只记得那天夜里庭院里父亲种下的海棠,花香浓烈缠绵地不真实,似一个脆弱易碎的梦境。

都说海棠无香,可夜里香味是那么真切地萦绕旋转在鼻尖,鲜艳尖锐的大红色像是涂抹上去的那般使人迷醉,如同一个美好又虚假的预言等待一语成谶。

父亲去世,李东海整个世界在那一刻崩塌,不复存在,只留颓垣败瓦祭奠着曾经的一切。

于是在他逼仄阴暗,被泪水洗刷的潮湿的心房里。门关的紧紧的,不愿再同人交谈说话,总是默默地缩在房子的一角,唇色如同脸颊一样苍白如纸。大人都拿他没有办法,心理医生也只是摇头说心病难医,海妈妈急得一夜白头,苍老的痕迹一点点爬满了她的手。

而如果要说,那惟一射进来的,足够温暖真切的光的话——就是李赫宰。




唯一的。无双的。光源。








断断续续的写,又怕剧情拖沓无亮点,纠结很久的文笔感觉自己又退化了哭。
可能东海父亲的去世有些改动,整体剧情不影响。

评论(2)
热度(4)

© 蝉时晚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