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时晚雨

♡备(all)香 铠露 白昭

♡贺红 贺天女友粉

摸鱼为主

录音师与歌手

🎤

俩人吵吵闹闹走到了李赫宰面前,跳舞累了靠在音响上休息的李赫宰正在扒手机,听到声音后还是抬头望了一眼。在练舞室浅浅淡淡的光芒下格外真实,李东海连呼吸都有些不畅通了。

“正洙哥。”他的声音很冷淡,适合唱快节奏的歌。不像李东海,总被人说温柔的死。

李赫宰冲朴正洙站起身抿嘴笑了笑,又把目光转向站在朴正洙旁边的李东海,用一种标准看生人的语气问道:“这位是?”

李东海低着头羞到不行,啥都不说紧紧抿着嘴,李赫宰的脸就在自己眼前,距离近到可以看见他酒红色发丝上被光芒亲吻的光泽。

朴正洙用一种极为鄙夷的目光看了看缩在一边当鸵鸟的李东海,还是介绍道“这是我看中的新人李东海,准备捧他当主打。李赫宰你觉得怎么样?”

李东海浑身不自在,被李赫宰直直地盯着,目光里也是冷冰冰的:“如果这样的脸的话,在偶像市场是很通吃的,正洙哥你眼光不错。”

“这孩子和你同年,到时候还要多多帮他。虽然他声音不错,但是录音的时候还是帮他多修修,顺便——”他一把扯过几乎要偷偷摸摸溜走的李东海,往前面干净利落地一推“他舞跳的不错,你有空多教教他。”

李东海一直闪烁不定的目光就和李赫宰迎头撞上了。

李东海确认自己看见了——在李赫宰听见朴正洙说他会跳舞的时候,原本毫无波澜静如止水的墨色瞳孔,似乎燃起了一簇小小的光,转瞬即逝,没有任何停留的痕迹。



会跳舞的

又长的很好的孩子吗。

有点意思。



李赫宰舔了舔嘴角,冲李东海笑了笑,然后和朴正洙道了别走出了练舞室。

朴正洙拿着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烧酒,各自随便拿了个一次性杯子,给他和李东海各自斟了一杯酒。

“李赫宰是不是特别完美,跳舞的时候会发光?”

李东海被朴正洙狠狠灌了几杯高浓度的烧酒以后,已经不省人事意识模糊,基本现在就是属于问什么答什么而且绝对准确绝对真实的酒后吐真言模式。

李东海无意识地又喝了一杯,稀里糊涂使劲点头。

“你喜欢他?”

“我不知道....好像有...我没喜欢过男生”

朴正洙撇嘴。“他交过很多女朋友,现在的女朋友是我们公司的艺人,而且长的很漂亮。”

李东海先是一直点头,跟小鸡啄米一样。又忽然反应过来了什么,使劲摇头。

虽然李东海现在已经被酒精麻痹到不知道现在几年几月几日,但潜意识里的清醒还是有的。朴正洙的意思很明了,就是李赫宰是直的而且直得很彻底李东海你还是死了这颗心吧。

李东海瘪嘴,蜷缩身子。“那我就等到他喜欢我嘛....”

一边正在收拾东西的朴正洙听到了这句话,手上收烧酒的动作停了停,他没想到李东海会这么回答,本来只是想趁早斩草除根来的痛快,却不知为何因为这孩子有些心软。几分钟后,还是转过来揉了揉李东海柔软的发顶。

“傻孩子。”



以后李东海顺理成章的进入到Pain.当练习生,每天每夜都在练舞室不停的练舞,他直到只有这样才能顺利出道,成为王者才有资格让李赫宰教自己练舞,给自己录音。

途中两年偶尔见过李赫宰,身材匀称气质高冷,站在那里就莫名生出一股生人勿近的劲,甚至连和李东海不经意对望时目光也轻飘飘的,而且迅速转开没有任何停留。

但是李东海越来越喜欢他了。






录音房里有股淡淡的酒味,李东海刚刚喝了几杯烧酒,只是觉得录音师可能路上堵车了一直不来有点乏味,索性一边回忆往昔一边喝酒。

果然喝完几杯以后满脸绯红,脑子虽然意识有些模糊但眼睛清明透亮,和夜空中最亮的星有一比。

这时候录音房的门咔哒一声被拉开了。已经入夜,自己等了要近两小时,坐在地上玩弄耳机的李东海嘟囔了一句,迅速起身去门口准备要好好毒舌那个录音师大叔。

刚走到门口看到来的人瞬间模糊的意识清醒了一半,惊讶惊喜惊奇都有就差没捏自己胳膊上一块一块的肉了。

“你你你你赫窄?!不对!!——李赫宰?!”

站在门口一声休闲服的人儿转过头看了看一脸不可思议的李东海,他穿着黑色的皮衣气质高冷又霸气,身上的黑色皮裤完美勾勒出他的线条。

李赫宰一边放下背后背着的黑色阿迪达斯的双肩包,一边冲李东海笑着应答道:“恩。我是李赫宰。”


TBC

下章就有肉辣辣辣d(ŐдŐ๑)

评论(3)
热度(5)

© 蝉时晚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