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时晚雨

♡备(all)香 铠露 白昭

♡贺红 贺天女友粉

摸鱼为主

录音师与歌手

🎤

朴正洙说自己是Pain.的经纪人,一直没找到对自己胃口的艺人所以一直在空窗期,今天打算去汉江喝酒的时候偶然看见李东海,觉得身上的气质很喜欢,所以打算着重培养李东海。

李东海差点没一掌糊过去:“屁啊你就不过是看着我一个人在那里一看就是啥都不懂的肯定好拐卖啊!!!”

朴正洙嘿嘿的笑两声。

两人说了说公司后,有工作人员拿着卷成筒状的书喊朴正洙过去,朴正洙一把推了推不知所措的李东海:“李东海是吧?我现在有点事你到处逛逛别出公司啊,别人问你是谁你就说是朴正洙看中的就行了。”

他好像真的有点急事,没怎么收拾就匆忙离开了,于是在原地兜兜转转倍感没劲的李东海就开启了到处乱逛的待机模式。



“啊这里好像是舞蹈室,窗帘没拉啊。”李东海没有走太远,就在附近随便看了看,透过窗看到一间房里放着一面巨大的玻璃,而且四面都拉上了窗帘,只有一个窗户上的窗帘没拉到底,可以看到里面发生的一切,但着实很不显眼。

刚扯了扯衣角准备气势满满地走进去时,听见房子里传来一阵又一阵细碎,但格外精确规范的脚步声。不像是走路,没有这么有节奏,更像是有人在跳舞。

这个念头让李东海有些小小的兴奋起来,他又缩回到了那个可以看到房子内部的窗户,偷偷地扒在窗户上看。果不其然,很快就响起了音乐的声音。




一个长的很帅的男生靠在椅背上,带着帽子看不真切,只能看见匀称的身体比例和极为精致的侧脸线条。

音乐前奏过去,正曲开始,那个人开始一步一步按着舞步,他的动作精准又漂亮,特别是配上这种带着点诱惑味道的歌,这首歌自己也尝试过,但是难度太大,SorrysorryAnswer版本,自己跳不出来的魅惑,被他用男人味凸现得淋漓尽致。

李东海兴奋了,自己也跳舞,但是不得不承认远远没有这个人那么深入骨髓般跳的动人,而且好的Dancer自己也见过不少,跳的时候仍然挣脱不去那种机器的冷冰冰味,就算技巧再熟练,没有感情也只是白搭。

柔情过去,歌曲开始转向硬朗的男声,他的舞步开始带了力量。

带着的帽子被他摘掉,黑色外套随着白衬衣一起扯掉,只留一件半穿不穿的白衫敞开领口露出线条利落的腹肌和人鱼线。黑色皮裤把腿流畅的线条勾勒出来,细细的人鱼线随着裤子一点点流进去。



特别帅——李东海的第一想法。



他的脸比某些明星都要好看,画着锐利的眼线把眼角勾勒细长,酒红色的短发特别蓬松遮住一点点的眉眼,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神也带着点诱惑玩昧。

一曲终了,他依然还保持着舞蹈Ending的动作,然后懒懒地弯腰拾起掉落在地的白衬衫,看着他扣扣子的时候怎么说都是禁欲的味道。

李东海的心率有点快。扑通扑通得极为高速的运转着,虽然不想承认对这个人确实有那么一点点的心动,但确实还是激动得不行,精致秀丽的脸上浮现出夹竹桃一样的红晕,大眼睛里就像乘满了碎裂的星星。

“呀李东海!你在这里偷看啥呢~”一个声音突兀地从背后响起,李东海受惊吓后再次条件反射的一掌劈过去。

结果还是看见了朴正洙一脸贱兮兮的表情愣是刹住了手,黑带不是白练的,李东海刚才那力道下去朴正洙不是脑震荡就是瘀血肿了。

可是紧急刹车的后果——又跟初见一样拉伤了关节处的筋脉,疼痛感一点点的麻痹着自己的大脑神经,李东海只得可怜兮兮的垂着眼小声哎哟得喊着疼。

朴正洙看着心疼,走过去和他同一水平面蹲着揉手臂:“你就不能温柔点啊,防御也不带你这种的。”

李东海瘪嘴:“职业病嘛。你练跆拳道黑带练久了试试。”

朴正洙看着他低垂着精致眉眼,长长的睫毛浓密而又柔软,不得不感叹自己真是捡了个宝贝。

忽然想起之前李东海偷偷摸摸不知道在看什么,抬起头瞄了一眼舞蹈室,看到了里面还在练舞的人瞬间明白透彻了。之前李东海和自己聊天的时候不是说喜欢跳舞嘛,怪不得。

“李东海,原来你丫偷偷摸摸在看李赫宰跳舞啊。”朴正洙使劲捏了一把李东海手臂上的肉,漫不经心地说。

“他叫李赫宰?”

“啊小屁孩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李赫宰特别擅长跳舞,我和他很熟的。不过他可是个王牌录音师噢,虽然唔,跟你一样大——来,别蹲着了。”朴正洙一把把李东海拉了起来,对着屋子里正在跳舞的李赫宰冲东海挑了挑眉。

“谢谢哥——李赫宰他长的也很好看啊,而且又那么会跳舞...哥为什么不让他做偶像呢?”



正要拉开门把手的朴正洙停了停,漂亮的眼睛藏在投下的阴影里,似乎有什么秘密在他舌尖即将说出。

最终只是拍了拍李东海的头,一边扭开门把手一边冲李东海碎碎念“就你小孩事多,李赫宰怎么说也算你前辈,待会给人要喊啊。”



TBC


我写文真是拖沓死辣本来只想写肉肉肉结果发展了这么多铺垫了这么多QAQ

预计下下章出现肉,李赫宰个腹黑闷骚攻的设定特喜欢!d(ŐдŐ๑)

评论
热度(3)

© 蝉时晚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