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时晚雨

♡备(all)香 铠露 白昭

♡贺红 贺天女友粉

摸鱼为主

极光

极光

00.

因为我们是别人的光,所以背负了太多无法偿还的情债。

我们靠信仰在这摇摇欲坠的圈子里长久盛开,随时恐慌养分的不复存在。



01.

“咯吱。”李东海一伸手推开了宿舍的门,看见李赫宰懒洋洋的披着西装外套斜靠在窗台边。

他还未卸妆,妖艳精致的眼线涂在他上挑的眼尾上。里面那件斑马纹的里衫包围着身子,勾勒出他流畅匀称的身体轮廓,使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只蛊惑人心的妖孽。

首尔的光暗淡极了,在窗帘的遮挡下隐隐给他硬朗的眉目打上阴影。



“哎哟银赫xi在这里感伤什么呢,赫敏饭又得尖叫了吧~”李东海抱着手臂调侃他,李晟敏再过几天就要结婚了,难得看见李赫宰这么一副安静沉默的模样,难不成真是因为晟敏哥?

李赫宰没鸟他,抬起眼冲笑意殷殷的李东海看了看,走过去一巴掌糊在他发顶:“你能不能少看点王道文?你不是还写了海银吗东海xi?嗯?”

李东海表示不服,掰开李赫宰的手使劲整理发型。然后也懒洋洋地张开双臂倒在李赫宰软乎乎的床上:“晟敏哥也要结婚了啊,我也挺想结婚的。要不退伍了李赫宰咱俩一起结婚吧!”

“噗...咱俩一起结婚吗?”李赫宰被他逗笑了,靠在窗台边看着在床上一个劲翻滚的李东海。

“我不知道呢...饭们应该会很伤心吧...如果我和别的女人结婚啊...”李东海抱着床头的银鱼娃娃,一个字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李赫宰被这句话惊了惊,眉心不自然地跳跳。他突兀地也躺上床,抱着李东海的腰将头枕在李东海胳膊上。李东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扭个不停,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异常明显。

“乖,别动。”李赫宰声音染着点慵懒。

李东海果然不动了。

“不过李东海你胳膊真的是挺有肌肉的,硬邦邦得枕着脸疼。”李赫宰笑意浓浓。

“呀!”李赫宰听李东海炸毛笑得更开心了。

“好了不闹了,我好累,想休息了。”

李东海没出声,轻轻伸出另一只手捏了捏李赫宰的脸。




睡意朦胧,天光浅淡。
双生花缠缠绵绵依靠对方,同对方一同迎接未来锋利的刀刃和荆棘。
青葱岁月轰轰烈烈说出的高谈阔论,如今也只是贪婪地乞求空闲祥和的时间。




李东海和李赫宰的手依旧握着,以一种暧昧不明的姿态互相依靠。


李赫宰忽然睁开了眼,眼里全都是宠溺无边。


我们都是戏子,靠讨喜为生存。
最可怕的不是无戏可唱无人鼓掌,毕竟我们还有爱我们的人。
只怕命运的正轨都是我们无法逃脱的关卡,而我在你给我的记忆里难以脱身。



人生如戏。
我只怕我信了戏。
爱了你。




TBC.

评论(5)
热度(12)

© 蝉时晚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