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时晚雨

♡备(all)香 铠露 白昭

♡贺红 贺天女友粉

摸鱼为主

极光

02.明暗

外面真的很冷,李赫宰站在宿舍楼下和饭打了招呼,又拿出手机和KaKao里备注为“Kiss”的女孩子发了个到宿舍了,一边胡乱把手机塞到口袋里一边上楼。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肺里好像都塞进了一把一把的冰渣。那种凉度是深入骨髓的,直直地钻进骨头里把整个人都可以麻痹了。



就像禁忌的爱一样。



他别扭地尝试用提着装着奶茶袋子的手来开门,尝试多次无果以后只得放弃,刚准备放下奶茶来开门的时候。

门突然就打开了,一块巧克力盒子径直往自己的方向砸过来,盒子的边角磕在额头上,疼得他赶紧把奶茶随便塞房里,一手捏着盒子另一只手就开始不停揉着红肿的额头。

李赫宰抱怨地揉着伤处,抬头就看见将腿折叠着搭在桌上的朴正洙一脸轻松愉悦的样子。不得不无奈地关上门,嘟囔了一句:“哥干嘛呀,疼死我了。”

罪魁祸首朴正洙颇有厚脸皮风范地忽略了这句话,一骨碌从沙发上蹦起来就往放在门边的奶茶使劲挤眉弄眼的,一副你敢不给我吃我就扑你的恶霸模样。


李赫宰倒是机灵,赶紧母鸡护鸡仔似的护着自己还热乎乎的奶茶,及时的下达了逐客令:“哥要喝自己买去!这是我和东海的!”

朴正洙先是从鼻子里挤出一个气音来表示自己的不屑,然后又用十分轻佻的语气调侃他:“哟哟哟,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哥。你女朋友的巧克力还是我给你的好伐?!”

李赫宰被他的话臊得脸一红,无意识地摸了摸鼻子:“哥瞎说什么呢…正美给我的巧克力?”

朴正洙换了条腿继续重叠着搭在桌上,没看李赫宰,挑了挑眉当是应答。

李赫宰笑了起来,两只手握着热气腾腾的奶茶,面目温柔得颇不真切:“哥呀,东海呢?还没回来吗?”

朴正洙挑眉:“宿舍房间里窝着呢啊。”



李赫宰还没卸妆,带着足以遮住半张脸的蛤蟆镜,接近咖啡色的发丝上因为雾气紧紧相贴,鼻子和嘴唇因为寒冷潮红湿润,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个天神般无可挑剔高高在上。

他把奶茶放在房间门口,取下蛤蟆镜刚准备推门而入的时候,就听见朴正洙嗓音没有任何起伏地传来:“你要我做的事,我已经做完了,至于剩下的,我想你也清楚。把握好分寸。”

李赫宰盯着门,像是在回忆着什么,许久,才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他扭开把手,门开了。



李东海缩在房间一角看视频,整个人小小的一只,窝在大衣里人畜无害的模样。他的鼻子和眼睛因为寒冷有些红,前几天非要装着的小太阳放出橘黄色的光芒,暖呼呼得很舒服。

李赫宰笑得见牙不见眼,伸手把热热的奶茶递给李东海:“草莓的哟!”

李东海抬眼,冲他抿着嘴笑了一下,接过奶茶使劲吸了一大口。甜蜜,滚烫,温暖,以及不均匀的疼痛感,就像雪堆一样堆在舌上,堆在心里。

李东海又笑了一下,眼中水波流转,多情动人。在这温暖舒适的光芒下,越叫人欢喜。

他的鼻音更甚,语焉不详地说:“李赫宰,我们打算分配一下fan serious的人。”



李赫宰身体僵了僵。

评论(9)
热度(9)

© 蝉时晚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