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时晚雨

♡备(all)香 铠露 白昭

♡贺红 贺天女友粉

摸鱼为主

极光

05.

 

朴正洙握着玻璃杯,倒了一杯温水。他捏着玻璃杯的把手,放在李东海面前然后很随意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房间里明显是属于男人的,空气里流通的是雪融化时候暖烘烘的清爽味道,木质地板上摆着游戏机和专辑以及大衣,还有脏兮兮的秘密,小孩子的玩具一样被捡起来摊开在空气里。

 

“终于肯正视这个问题了?”朴正洙挑眉。

 

“我知道我很依赖他刚开始我确实只是把他当做好朋友但是这么多年下来他陪我最久他会给我买吃的他会陪我大半夜压马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很需要他在周围我就很安心个人solo也是一样——”

 

“——我知道这样不好但是我就是觉得有他给我撑腰我就觉得有安全感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喜欢但是今天我看见他和他女朋友在一起很开心的样子我觉得很难过李赫宰是不是不需要我了不需要李东海了?”

 

朴正洙怒喝一口水,李东海你说这么多累不累?吐槽过后还是自然而然地把李东海拉在自己身边坐定,“你是喜欢他的。”用的不是吧字,是肯定句确定语气。

 

李东海很嫌弃地拿开自己哥哥放在肩上的爪子,“废话我当然知道啊,我现在觉得是他不喜欢我好不好。”

 

朴正洙看着自己李东海眼神悲愤擦泪,但还是把一个自己从街边小店买来的水果糖放在李东海潮湿温暖的掌心里。李东海拱了拱自己深灰色的围巾,眨眨在柔顺黑发下干净的大眼睛,像鸟一样泛着温润的光的漂亮瞳孔,皱眉奇怪地看着自己哥哥。

 

那枚水果糖是空荡巨大,造型幼稚的水果罐里最后一颗糖。每颗糖代表了一朵花,这颗代表的是依米花。小小的,娇艳的花朵,被色素糖精细致勾勒。依米花的花语是转瞬即逝的爱,是荼蘼花开,是细水长流后淡然凉薄的生疏与曾经熟识的奇异。依米花的花语同样,也代表了奇迹。


一场飞蛾扑火的爱,何尝不是奇迹。曾经与你划开了一场青春的盛大,现在也希望能一起看完这盛世年华。

 

“他为什么不喜欢你?”朴正洙眯着笑意的眼角。

 

李东海握紧了糖。

 

 

 

时光咔哒一声如齿轮重合,许多事情重复在一起叠出模糊的影。曾经与现在之间划开一条细细的分界线,像白色的简陋粉笔割裂了两个庞大的时间。

 

夜晚纷然而至,飞鸟一群群地飞过雾蒙蒙脏兮兮的天空。李东海难得全副武装独自一人在大街上闲逛,戴着口罩快要把鼻子全都容纳进去,他穿着宽大的棉衣双手插在口袋里。这时候的首尔总是很热闹,年末的临近,大红色的纸糊灯笼泛着晦暗不明的光,照亮了一个孩子纯粹的世界和大人未泯的童心。

 

李东海抬头看天,眼睛有点涩。

 

 


自己曾经和他在练习室深夜练舞,偶尔上个厕所回来看见他抱着手机笑的满脸甜蜜。

自己有时找他出去吃夜宵小吃摊,他却总是在应付女朋友的约会。

自己当初省了将近两个月的衣服零食钱给他买了Vertu,他欢呼着抱着自己道了谢之后又开始炫耀女朋友给他买的手表。

明明只是街边普通的女孩子眼光的手表,光芒如此耀眼让你甚至看不见自己的一片赤诚。

 

 


眼睛涩出了滚烫的眼泪。一两只迷途落单的飞鸟在云朵上跳跃,降落在高高的楼顶,天际的一角。

 


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一月一日,李晟敏的生日。

 

寿星李晟敏倒是对生日一事丝毫不在意,大手一挥让其他人自由发挥,美其名曰想给自己一个惊喜。朴正洙和金希澈闹腾得最厉害,在曺圭贤一句凉凉的“一把老骨头还蹦跶的如此欢乐真是为大韩民国的老龄人群素质感到骄傲。”下心酸抹泪。


本来俩欢快的老人一下没了兴致,默默地心疼自己一手栽培的乖底迪毒舌的程度为何越来越变本加厉了。

 

希大人提议夜店High,被众人以有伤风化全票否决。

朴老人提议在家呆着,又被众人以太没劲全票否决。

曺圭贤提议去海底捞,遭到李寿星捏着肚子怨恨一眼一票否决。

 

最后在角落默默举爪子的李小海弱弱道:“去KTV嗨歌?”

 

李寿星希大人曺主唱眼睛一亮。于是众人拉上死活不愿意出门的朴老人轰轰烈烈出去了,挑了明星经常去的一家KTV,因为保密和唱歌的设施都是行业中的翘楚,一帮人裹得严严实实挺气派乍一看还真和几个年少轻狂的高中生一样。

 


还好考虑比较周到的希大人提前安排好了房间,挑的是四楼比较靠里的一个包间,李寿星虽然也是三十代的人了却依旧童颜,笑眯眯地脸上堆满了少年特有的朝气。金厉旭从KTV小店子里探出一个头,问道:“烧酒还是鸡尾酒?”

 

“鸡尾酒!”

“烧酒!”

 

金希澈和朴正洙互对望一眼,满脸疑惑。“鸡尾酒挺好的啊,老喝烧酒多腻啊。”金希澈用指节一下下敲着摊开的右手手掌,嘴角眯起笑意状似温柔的对朴老人轻声说。于是见风使舵八面玲珑的朴老人立马醍醐灌顶道:“我觉得鸡尾酒不错!”


希大人满意地笑笑。


曺圭贤捧着手机下载了不知道从哪搞来的高智商游戏玩的不亦乐乎,金希澈和金英云难得的凑一起谈论网上的种种交往传闻,金厉旭和金钟云接受大家旨意在KTV的店子里挑选鸡尾酒和零食。


苦逼的门面崔票子于是被众人同意在美丽的吧台小姐那付款,李寿星不知道走到那个角落去打电话了,总之大家闹腾得很嗨皮。

 

“啥?——”李晟敏突然拔高的声调,让本来还在缠着金厉旭买薯片的李东海扭过头,“呀李赫宰,今天可是我生日大家难得凑一起,....别和我说你女朋友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今天你到底来不来?——”


李晟敏转过身,在李东海这个方向只能看到他捏紧了手机金属外壳的手,还有精致可爱的脸上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李东海眨眨眼。

 

“好,真有出息!——今天你来不来关我屁事,爱来不来!”李晟敏突然冲电话里吼了一声,啪一声点了挂断。然后又怒气未消地朝墙壁踹了几脚,嘟囔了几句朝大部队走过来。

 

“李赫宰不来了?”朴正洙首先抬起头,问道。


“嗯,他说他答应了他女朋友去见父母。现在不在首尔。”李晟敏咬咬唇。

 

气氛一下有些尴尬,大家一时没了声息。

 

还是曺圭贤最先打破了尴尬的气氛,“多一个人少一个人没关系嘛,开心就好辣。”朴正洙和金希澈点点头,表示赞同。其他人见领头的大哥都这样代之,也照样和原来一样闹腾了起来。


买吃的继续买吃的,谈笑的继续谈笑,玩游戏的继续玩游戏,总之大部队非常热闹,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缺了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一群人的狂欢,是一个人的孤单。

 

李东海背靠着明亮宽敞的巨大落地窗,窗外是雪前特有的,脏兮兮得好像一块被沾满水和油渍的抹布一样的,天空。 一点也不灿烂,首尔往来都是比较明朗,这次的天气一反往年,很多时候都是下着细碎的,像是纸屑一样的细雪。见证了一场情绪的消释,也好像这迷蒙小雪。


这种时候往往欢闹过了头,就越发反衬出一个人的不合群来。

 

朴正洙从折叠的袖口里看了看手表,冲李东海笑的很长辈:“呀小东海,我们走吧,李赫宰不来了。”

 

李东海点点头。跟着朴正洙一起走向房间,跫然的足音一下下地,在空荡的心房里反复敲击。李东海回头看了一眼,万分期盼的,一眼。可是门口只有白亮得过分的灯光,比舞台上的更灿烂夺目。


还有巧克力色的门,礼仪小姐官方的笑容,人们温柔甜蜜的笑脸,和空空荡荡的门口。

 



谁是你朝思暮想的笔尖少年,在绝望的荒城里辗转成歌。

 

 

TBC.


一个晚上的产物写得快吐了


评论(3)
热度(10)

© 蝉时晚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