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时晚雨

♡备(all)香 铠露 白昭

♡贺红 贺天女友粉

摸鱼为主

极光

07.

李赫宰刚刚从经纪人车上下来。站在路边走进一家奶茶店买了一杯奶茶,慢慢地喝,一边缓解手冷的问题。

街边有小朋友正在摆着一粒一粒的奶糖,鲜艳的糖纸在白茫茫的雪上特别显眼,大人拿着各种手机或喜或忧地打着电话刷着推特,川流不息的车群在红绿灯下缓慢行驶。

霓虹灯的光芒有些微微的削弱,整条街反而有些空荡,白色的路灯柱隔一段路整齐地排列着。偶尔经过的音像店在放时下流行的歌曲,吵闹的,又或是安静的各种乐曲。

这是,我们所生活的世界。

现实,物质,忙碌。今天因为一句不甚在意的话就可以登上明日头条,一次偶然的朋友见面也可以在绯闻上大做文章。

咖啡还是香水,价格从个位数飙升到七八位数。红色水晶高跟鞋,还是夜店包臀小短裙,又亦是简单平实学生校服。物质的基础下,是忙碌的人生。

李赫宰已经数不清自己有多少时候是在为行程奔波,也记不清自己和李东海在一起的时间有多少个小时。

14年,5110天,122640小时,7358400分钟,441504000秒。

是一个很漫长的数字,以及飞速淌过的时光汇聚成的长河。





至于有金希澈和朴正洙在的地方,绝对是不嗨不可。倒是主唱们比较淡定地坐在沙发上,几个不怎么唱的把话筒抢来抢去的,比如说我们不要脸二人组希大人和朴老人,几乎承包全部歌曲。

这并不算什么,最最可耻的还是两人觉得不够嗨之后挑战情歌对唱模式,一人一只话筒深情款款,你一句我一句唱得无比契合,附赠温柔眼神百转唱腔以及酸死人不偿命的台词目测不少于一篇王道文左右。

金英云铁青着脸举手:"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呕……"

金厉旭崔票子一众已经无法忍受听觉伤害毅然决然躲进厕所,而金钟云和曺圭贤比较奇葩一人一个耳机玩双人游戏嗨皮程度有赶超83的趋向。李寿星无奈扶额:"……我们组合没有正常人。"

李东海在连着灌了几杯高浓度烧酒以后基本处于人来疯境界,在沙发上滚来滚去撒娇卖萌哼唧以后见没人鸟自觉无趣,就索性开启小霸王模式不知道从谁那里抢来了话筒,嗷一嗓子吼了起来。

李东海吼一吼,KTV抖三抖。

金希澈和朴正洙也被李东海这一下吓到,暂时停止了听觉污染互相面对着面无声道。

"李东海三杯倒…你给他喂了几杯?"
"……滚蛋吧本大人最多喂了一杯!"
"于是他自己又喝了…?"
"…闭嘴…朴正洙有咱俩好受的了……李赫宰和经纪人不得骂死我们…"
"是你!不是我们谢谢么么哒(๑•̀ㅂ•́)و✧"
"卧槽朴正洙你不要脸!!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你的新女团电话合集还在哥哥这儿呢!!!"

以上是俩老人的眼神交流。

李东海晕晕乎乎在点歌台戳了一阵,特别豪迈地奔向企图溜走的俩老人:"哥我们唱歌吧!"穿着的棉大衣已经因为热脱掉了,干净的米色毛衣下是规规矩矩的淡色衬衫,他的脸因为酒精作用泛出晶润的粉红,整个人都像一只干净的瓷娃娃似的。

朴正洙立马突显出作为利特身份的百变性:"哎哟我的肚子疼死我了金希澈李东海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你的!!"然后迅速地扒开李东海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装作虚弱地捂着肚子冲出门外不见了踪影。没有朴老人那样狡猾的希大人于是被英勇献身,担任起照顾在醉酒状态下战斗力上升三个百分点的李东海小霸王。(…)

呆愣三秒才摸清状况的希大人炸毛道:"朴正洙老子跟你没完啊啊啊啊啊!!!!"

李东海狠狠地缠住他,整个人弯着腰树袋熊一样趴在金希澈的背上。他迷迷糊糊地在金希澈背上蹭了蹭,闻着他身上特有的,带有夏天凉意的薄荷味砸吧嘴呢喃道:"爸爸啊…"

金希澈原本想要拽掉李东海的手忽的刹住,愣了几秒后转而往下移托住李东海,把他往上托了托。在吵闹的音乐声里,金希澈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声,轻飘飘的掉在地上,迅速消失在空气里。

金希澈叹了叹气。

他一边把李东海往自己身上托了托,一边艰难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直接打给一个人。

"嘟——喂?"
"…李赫宰?"
"希澈哥?"
"李东海喝醉了酒,现在在我背上趴着,我可受不住他这折腾劲。你赶紧过来,管你女朋友怎么样现在把这人给我拖回去,地点就是我们经常去的KTV四楼最里面一个房间。Now!"


说完他就麻利得挂了电话,漂亮精致脸上却绷得紧紧的,好像在忍耐着什么一样。

我能为你们做到的,只有这一步了。剩下的,是去还是留,就要看你们自己的了。金希澈背着李东海,转头看向玻璃窗。

一点点的细雪,正纷纷扬扬地从琉璃色的天空上掉下,就像飞鸟折断的翅膀,心情落寞沉静的模样。




评论(3)
热度(8)

© 蝉时晚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