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时晚雨

♡备(all)香 铠露 白昭

♡贺红 贺天女友粉

摸鱼为主

黑笔


04.


"多大点事,搞的要打我似的。"李赫宰用手背擦了擦嘴唇,没啥特别反应地继续下着楼梯。李东海倒是挺讶异的,本来以为他会各种拒绝自己,没想到一点反应都没有。


李东海噌噌几步赶紧下楼梯,走到李赫宰旁边。"你怎么这反应啊,我喜欢你!咱俩都是男的你就不觉得我异类?"


"…"李赫宰翻了个白眼,"喜欢一个人无关性别的好不好…我还没保守到那种程度。"


李东海愣怔了。


"嘿嘿…你这意思是接受我了咯?"李东海笑嘻嘻的,露出小虎牙。


李赫宰直接把一本书吧唧打在他头上了,"拜托我也是笔直的好不好——而且我有女朋友了。"


李东海哼哼唧唧地撇嘴拿开自己头上的书,声音小小地:"我总会让你说出那几个字的…"


"李东海你墨迹啥呢!跟上来啊!"李赫宰在前面大呼小叫。


已经傍晚了,街上因为橘色阳光的照射泛出一种温暖的色调来。穿着校服的学生三三两两聚集在各种小吃摊上,油炸特有的滋滋声刺激感官。梳着小辫子的小朋友拉着一根氢气球疯跑,几个妇女抱着新鲜蔬菜侃侃而谈各种降价升价优惠的事情。


李东海看着不远处背对着自己,虽然穿着一身普通校服踩着黑白Vans,却依旧藏不住那种阳光气质的李赫宰。觉得一瞬间时光疯狂倒流,脑子里依然是他在新生会的舞台上艳压四众高傲矜贵的模样。



三春醉里,三秋别后,寂寞钗头燕。



"呀李赫宰——"李东海吧嗒吧嗒几步跑过去,跳起来一把勒住李赫宰,迫使他和自己一起弯下身子,"陪我去看看笔呗。"


"李东海你给我起来!死沉死沉的!——…看笔?"李赫宰犹豫了一下,"可是你还要去我家补习啊…"


"哎哟不去啦不……什么玩意李赫宰你说去哪!!"


"……我家。"


李东海又春风得意了,一脸大爷地把手搭在李赫宰肩膀上。"走走走——!今个老百姓啊真呀真高兴啊~"


靠…李赫宰翻了一个白眼,早该想到李东海这家伙死不要脸的肯定乐意去自己家啊,哎早点搞完送李东海这大爷回去。


俩人打打闹闹的总算是到了李赫宰的家,李赫宰拿钥匙开了门,坐在沙发上换鞋子,在鞋柜里一大片纯白棉鞋里看了看。最终还是从最后一格里拿出一双尼莫鱼的棉鞋吧唧丢在李东海面前。


"进来呀,在门口傻站着冷不冷?"李赫宰嫌弃地看了看在门口站的规规矩矩的李东海,无奈扶额。


李东海倒是把头发弄得整整齐齐的一脸正经,往房间里使劲瞄。"我在扫描我未来妈妈呢!"


"你当自己是雷达啊还扫描,小孩儿。"李赫宰把李东海拉到门口,"我妈不在,就我一人,满意了不?"


李东海这才呼口气开始换鞋子。


李赫宰家格外干净,且足够明朗而温暖。空气里有新鲜的茶叶香味,好像夏日午后雨水打湿青草一样令人愉快的气息。李东海喜欢这种感觉,他在客厅里转来转去的,忽然眼睛一亮。


"汪汪汪——"李东海激动地抱起在角落窝着的博美犬,"李赫宰你的狗狗?"


"…那是我的女儿。"李赫宰从厨房里走出来,靠着半掩的门抱着手臂而笑得温柔,"她叫choco。"



李赫宰摸了摸choco的头后进了厨房,李东海就抱着狗狗很规矩地坐在沙发上,温顺平和的模样一点也不像那个呼风唤雨一天到晚都打架的校园老大。


隔了一会时间,李赫宰一手端着一盘菜放到大理石桌上,脱下了身上的海绵宝宝围裙,收拾碗筷准备吃饭。他一边从李东海怀里接过choco,哄了一会。李东海就挺小媳妇的在一旁默默意淫。


李赫宰身材是真的不错,瘦削高挑,背脊挺直,紧身黑色背心勾勒出流畅的腰线和背脊线条。


他似乎觉着冷,从椅背上穿上一件深绿色冲锋衣,转头就看见李东海一脸脑残粉地瞅着自己,背脊一冷,立马吼道:"看看看!看屁!吃饭啊不然冷的你咋吃啊!"


一向十分机智的李东海不忘反抗地嘤嘤嘤了一句,还是怂了吧唧地默默坐在了椅子上。李赫宰坐在他对面,神色如常地夹菜吃饭,李东海在这温馨氛围中也放开一些了。


"哎李赫宰这个辣椒炒肉真香QvQ!"

"你吃的是青豆炒肉눈_눈"


"哎李赫宰这饭怎么这么黏啊QAQ"

"你喝的是粥눈_눈"


"哎李赫宰——"

"李东海你再说话我把饭全塞你嘴里去!"


李东海果然闭嘴了。


事实证明,恐吓政策总是最有效的。李赫宰十分满意地笑了笑,吃了一大口饭。对面的李东海和小仓鼠似的,双颊鼓鼓的像粉嫩的馒头。他不禁弯起眼角,原来李东海也没自己想象中那么渣嘛。


反而有点好接近。



吃完饭后,李赫宰忙着收拾,李东海大少爷只好乖乖地在客厅里转悠。蓦地停住了,从桌子上飞快地拿起一只细细的笔,冲李赫宰有几分慌乱地大声说道:"这笔你买的时候是不是有张纸?!"


李赫宰转念一想点点头,确实。East,东.Sea海,奇怪的署名啊——等等…我好像知道了什么…


"靠…你的笔?"


李东海激动地点头。


"那为啥不买下来…还弄个那么奇怪的署名…"


李东海垂下头哼唧。


"那时候我没钱,就弄个署名要别人别买。"


"你不是大少爷嘛,怎么没钱?"


李东海的头垂得更低了。


"那时候因为别的事和家里闹翻,离家出走的时候钱没备够。"


李东海垂着头很失落的模样,粽发温顺,让人有忍不住安慰抚摸的冲动。李赫宰看着也有些心疼了。


仅仅是有些。



收拾了碗筷,身上一股子世俗的洗洁精的味道。李赫宰皱着眉想了想,忽然笑的有些痞,有些不怀好意和促狭。


"给你倒是可以,不过得有两个前提。"


聪明如李赫宰,温吞安静的模样下是深深的城府。在面对某些干净无瑕的东西的时候,反而更能激起人埋葬的破坏欲。人的劣根性,总是能在某些想法的驱使下膨胀扩大。


"首先你得考上年纪前五十。"


李东海虽然文科优秀,但是理科把他拉下了不少名次。现在也仅仅是两百到三百左右,如果理科上去了,既完成了老师的任务,也算李东海欠了他一个人情。


"第二,等我喜欢上你的时候。"


这才是绝杀。李东海彻底呆住了,直掰弯这种事情真心挺难,特别是李赫宰这种笔直到不行的人。


"答应吗?"李赫宰冲李东海展开手心,笑意漫上眼角不起波澜。


"…嗯。"


笔重新回到了李赫宰手里。李赫宰笑的像偷腥的猫,他没想到李东海这么好唬。



这场赌博,我绝对会赢。李赫宰转身时,捏紧了笔。





TBC.


评论(2)
热度(6)

© 蝉时晚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