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时晚雨

♡备(all)香 铠露 白昭

♡贺红 贺天女友粉

摸鱼为主

论如何制服一个腹黑攻略

02.


"你没事吧?需要我扶你回家吗?"李赫宰有些禁不住地向他靠近,不动声色地在他耳边轻轻说,显然,温热蓬勃的男人味让那孩子想要躲避。


只是没想到那孩子忽的转身,冲自己露出的锁骨上嗷呜就是一口。李赫宰疼得不行,他最怕疼了,借着路灯昏暗的光尽力低头想看看伤情。无奈只能看到一点点的口水印。


李赫宰火了,这小屁孩有病啊一上来就咬人,狂犬病的话还不得去打针…我操啊哥哥不要去打针〒_〒。


还没来得及动手呢,先发制人的小孩立马冲上来一阵拳打脚踢。麻痹,这功夫真他妈不是盖的,这怎么也得有黑带三级啊。自己根本就是单方面被虐,疼得李赫宰都想哭了。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小孩才善罢甘休,哼唧了一句"让你不怀好意还调戏我。"就跑了,无奈腰疼头疼腿疼的李赫宰根本没力气还手更别说追了,只得用手撑着起了身。摸了摸嘴角,果然有鲜红的血液。


李赫宰疼的呲牙咧嘴,一瘸一拐勉强回到了Light原来坐着的位置上。刚好朴正洙喝着一杯鸡尾酒,正好转身看见李赫宰怨念无比地睁着死鱼眼摆着扑克脸看着自己的时候,十分戏剧性地——喷了李赫宰一脸。


"我靠哈哈哈哈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原来全民男神调情高手李赫宰也有泡不到还被打这一天?!"


朴正洙笑得花枝乱颤,捂着肚子从吧台左边滚到吧台右边,就差没在地上打几个滚了。至于李赫宰嘛,怨念更重了。黑着脸用手抹掉鸡尾酒,又跑到厕所里用水起码洗了不下五次脸才没有那么重的怨念感。


回到吧台,忍住十分想打人的欲望拉起彻底笑醉在地上的朴正洙。朴正洙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扶着吧台艰难地坐到了自己原来位置上,还不断的斜眼瞄李赫宰,忍住即将蓬勃而出的笑声。


李赫宰青筋直跳,"朴正洙你再笑我想我真的会忍不住打你。"


事实证明,朴正洙是个非常会察言观色的人。他咳嗽了一两声来掩饰自己的失态,终于正经了点,开口调侃道:"李赫宰你也是有够莽撞的,谁说来Gay吧的就一定是Gay啊。"


"是么?"李赫宰又恢复了那副有些冷淡的模样。


"当然当然!"朴正洙用手点了点菜单,"比如希澈刚来的弟弟李东海——就是笔直的直男。"


李赫宰不动声色的僵了僵脸色。金希澈,只有他和朴正洙及少量人才知道的Light的终极老板。李赫宰也没见过,听说长得比女人还漂亮,得了吧,上次听朴正洙和他打电话,那雄厚的一把好汉嗓他可硬不起来。


"切,直男还来Gay吧。"


"他是来接金希澈的嘛,李东海刚从木浦来到首尔,没地方住只能拜托希澈了。"


李赫宰耸了耸肩,表示对这个话题并不大感兴趣。李东海么?见都没见过。


他转而侧着头微微舔了一口不小心滴落到手腕上的血腥玛丽,样子魅惑得不行。朴正洙立马感受到从四面八方涌来的目光,不禁感叹身边有个妖孽就是容易引人注目。


"啧,骚包的一号。——对了,你怎么被打了,这力道可不轻啊~"


果然不出所料,李赫宰原来调笑的表情立马黑暗了一半。他斜着眼恨恨地盯着朴正洙,"哥很开心吗?"


"不——"朴正洙很正经地答道,"——简直是喜闻乐见广大人民群众喜大普奔感谢那个英雄为民除害啊!"


我操操操操操操操操操操——老子竟然沦落到被朴正洙这小白调侃还不能还嘴!妈个鸡别让我遇见你啊!耻辱!耻辱!李赫宰咬牙切齿。


果然,不久后李赫宰就再一次见到了那个为民除害的英雄。


TBC.


评论
热度(5)

© 蝉时晚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