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时晚雨

♡备(all)香 铠露 白昭

♡贺红 贺天女友粉

摸鱼为主

不要走

02.


李赫宰觉得今天一定是有什么出现了BUG,或者是这一天的打开方式不对。


他甚至都想要去研究人与人的缘分到底是个多么玄的东西,爱又是个多么犯贱的玩意儿。上天又是处于一种怎样的想法把他推向了自己想都没想过的狗血桥段里。


或者现在趁着自己的桃花运还能去买个彩票什么的,说不定还能蹭个百万大奖呢。


当然,说了这么多。我们的李赫宰先生还是规规矩矩坐在咖啡厅里跟小学生一样,718号是靠近窗边的位置,店内是十分温暖的氛围,就像夏日午后烤出来的松软面包一样的甜蜜气息。


不知道是不是那个人穿着一身淡色有些突兀,还是自己早已心照不宣。不过是个模糊的背影和侧脸,自己怎么老能觉得胸腔里那颗控制命脉的玩意,"砰砰"地跳动声音太过急促了。


实在是太像了。自己和他认识了那么久,他每一个细微的小动作自己都能立马发现出来。皱眉是因为不开心,猫咪笑是很开心的时候,舔下唇是因为嘴唇比较干习惯性的补充水分。


那个人用手肘撑着桌面,侧脸对着自己,是很邻家哥哥的顺毛黑发,倒扣着一顶原宿玫瑰花纹帽子。他和老板在聊着什么,然后俩人一起笑了起来,并且点了咖啡的样子。再然后——


他向自己走了过来。


李赫宰看见他转身的时候迅速低头无比装逼地看着菜单,装作很认真的样子,但是其实他什么也没看进去。相遇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你好歹给我点时间缓冲啊喂?!


他更愿意相信自己只是偶然碰见而已。当然,丰富多彩喜大普奔还带点狗血的生活是绝对不会辜负他的。


所以他瞄见对面有个人,坐了下来。


李赫宰差点脱口而出的"我了个擦…"直接咽进了肚子里。面前的人儿还是没有变,依旧眼瞳晶亮,像一块精雕细琢的黑玛瑙。他伸出指节在桌子上翘了翘,开口,还是带着软糯鼻音。


"李先生,我就是你今天的相亲对象。——我叫李东海。"


世界上狗血的桥段太多,每次电视剧里一遍一遍炒旧饭的时候自己也就是调侃而已,可是怎么也没想到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比如,对方提出分手的前男友断绝来往突然跳出来温柔地告诉你:你好我是你的相亲对象。


头疼。


这算什么大招?先打一耳光再赏颗糖,如果自己还傻逼兮兮地腆着脸去要的话,那真是低贱又廉价。


当初自己就是太爱李东海了,放在手心里怕摔了,放在口里怕化了。以至于他对自己的爱享受地理所当然,变得滥用自己的宽容他的一切。


才有了他亲眼看着李东海和别人接吻快要上床的激情画面,才有了分手时本该一了百了的结束,自己却怂了吧唧地怕他冻着,送衣服送奶茶。最后送掉了自己的底线,送掉了自己的尊严。


记得书上说:如果你的爱情让你为爱人丢掉了底线与尊严,那么这段爱情就变质了,你们就该分开了。


"请问,我妈让你来的?"李赫宰十指紧扣,挑眉直视对面人儿。


他变了,又没有变。还是那样精致,清秀,挺拔。只是似乎有什么气质,是改变了。


"并不是的,是我自己看到了伯母发的相亲单,觉得自己挺适合,就来了啊。"李东海笑容温柔,像一个孩子般人畜无害。


"那我就这样说吧。李东海先生。"


"在我们上次分手之后,我大概都不太想看见你。而且,我俩撑死算个前恋人关系,我不是很乐意想和我的前男友在一起。另外,我对男的没兴趣,我对你更没兴趣。"


李赫宰说完就起身了,喊住了服务员提前结了账,颇为豪迈地转身就走,丝毫没有留念。倒是突然被人抓住手腕,一转身就有一个热乎乎的东西塞进了自己手里。


草莓味的甜蜜味道,是温热熟悉的草莓牛奶。——李赫宰的挚爱。


"当我想诉说这些年的感触,你却点了满桌我喜欢的食物。"


他还记得自己的喜好。


忽然有种细微情愫像丢进可乐的曼妥思,飞快地胀大成猛烈的感动。李赫宰真的差点把持不住,差点就动摇了。温和光下,李东海瞳人亮如繁星。


"你最爱喝的草莓牛奶。我特意在街头那家买的,我俩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在那里买,那里的老奶奶还问你为什么不来。另外,这是我欠你的一杯。"


李赫宰不说话。


"我还给你以后,我俩过去的恩恩怨怨一笔勾销。你是新的李赫宰,我是新的李东海。我是你的相亲对象,李赫宰,我喜欢你。我喜欢你五年,从来没有变过。"


"那次的事情是个误会,我想解释但是你不听,总有一天我都会说给你听。那时候我父母单方面找了我,所以我做了有些事情真的很抱歉。现在,请让我继续喜欢你。"


请让我,继续喜欢你。


李赫宰依旧没说话。


半晌,他轻轻地抽开了手,转身离开没有回头。他背影决绝。


留在原地一直呆愣着的李东海,叹了口气。果然,李赫宰还是没法原谅他吗?早就料到这样的结果,却还是忍不住想去试一试。被拒绝的时候,心里真的难过死。


攻略前男友李赫宰计划,第一步就有点艰难啊。


"希澈哥。"李东海拿起手机拨给了金希澈,声音软软糯糯,"他拒绝我了TTVTT"


"切,早就想到。活该~叫你不要去做,你偏要真听了你爸爸的话。现在好了吧?人家分手是本份,给你送奶茶是情分,你知足吧啊! ✧(≖ ◡ ≖✿)"


"哥什么呀!!我真的喜欢他五年好不容易和他在一起又被我自己拆散了,现在我后悔了我知错了哥你帮帮我吧QAQQ"


"闭嘴!自作孽!不可活!我给你的计划自己存着吧!一步步施行,有情况就报告给我!实在不行就提前那个内容!"


"好…Orz…"



李东海这种人啊,就是欠虐。金希澈一边挂下电话,一边吐出了瓜子壳,再拨了一个号码。


"喂?狗特?我跟你说,李东海他…"


TBC.


评论(4)
热度(7)

© 蝉时晚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