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时晚雨

♡备(all)香 铠露 白昭

♡贺红 贺天女友粉

摸鱼为主

渺渺

渺渺


Vol.3.


李赫宰擦嘴巴的动作僵住了,他甚至有些呆愣地盯着侧对面、那个像纯白玫瑰一样的精巧人儿。


这个动作使他看起来非常痴汉,直到那个少年有抬头的迹象时,李赫宰才急急地从纸筒里抽出几张卫生纸低头擦嘴。他李赫宰——在黑道这条路上也混了几年,现在也是一方大哥,哪有过这么狼狈的时候。


这个少年实在太有压迫力了,一举一动极尽优雅高贵,就像电视里走红毯的巨星一样。淡漠、低调、却无法抑制地散发着一种迷人的魅力。李赫宰觉得不舒服,他不喜欢这样的贵公子。


他起身走过前台付了钱,摸摸口袋里的几张韩元,打算坐公交车回去。他本来家境就一般,挤挤公交什么的还算凑的过去,要说打的什么的,还是太奢侈了。


车水马龙,旁边站着有买菜大妈、一身练功服的大爷、几个背着书包的小学生,李赫宰混杂在这些人里,显得万般平凡。


他就像一颗蒙灰的钻石,混在石堆里,一点光芒也出不来,哪能被关注。他转过头想看看有没有坐下的地方,恰好就看见一辆低调奢华的银白色保时捷停在小餐馆附近。


小餐馆附近没有什么富商,多是些学生和白领,这样金贵的车,其背后的人身份估计也挺硬。李赫宰忽然来了兴趣。这能有什么人,才能和这气质搭上呢?


过了一会他就看到一个管家,冲一直挺直腰板站着的保镖挥挥手,那些个保镖立马钻进了车里。


那个小少爷一样的人,就那样慢条斯理地走出了小餐馆,他走路时候的姿势非常优美,这种浑然天成的高贵气质,和保时捷的风格融为一体,愈加光彩夺目。而像李赫宰这种人,估计一辈子都学不来。


人命不同。李赫宰叹了一口气,慢慢地转过头来。他的眉目其实非常锋利而性感,相较于李东海那种柔润般的精致,他更加具有攻击力,只是终年藏在刘海下,从来不出众。


现实总爱用用别人的豪华浪漫生活来反衬自己的落魄平凡,也太残忍了吧。


李东海坐在保时捷Cayman的副座上,这辆车是他上年生日林虬送他的礼物。李东海身上有种淡淡的Dior桀骜香氛的味道,这使他具有一种十分勾人的诱惑力。


香氛和汽车空气清新剂混杂在一起,渗出一种摄人心魄的禁欲感来。李东海的目光轻飘飘地落在远处,却冻得像块寒冰。黑豹坐在司机位置,开口问道:“...小少爷?”


“...等等再开。”李东海开口的声音非常细微,甚至还有些晦涩。就和他的命一样,被风一吹就散了。


慢吞吞的大巴总算到了,李赫宰十分注重礼仪地让几个老人小孩先上,自己走在最后面。他上车的时候突然回头望了一下银白色保时捷的位置,只看见漂亮的车尾,然后绝尘而去。


李赫宰心里有点闷,他觉得李东海给他带来巨大压迫感的同时,还有一种温暖的、细小的、像是糖果一样甜蜜的感觉。


这种感觉在他第一眼看见李东海的时候就有了,几乎是转瞬而逝,迅速泯灭在少年高贵优雅的气质中。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吧,李赫宰迷迷糊糊地想,一路颠簸中有些睡意朦胧。


TBC.


评论(1)
热度(1)

© 蝉时晚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