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时晚雨

♡备(all)香 铠露 白昭

♡贺红 贺天女友粉

摸鱼为主

渺渺

Vol.4.


李赫宰懒懒地走向了一楼一个简陋普通的房子,将身子靠在门上,用钥匙开了门。房间阴暗潮湿,并且逼仄,李赫宰把书包往小沙发上一扔,转身开灯。


屋子里果然没人,桌上也没有什么饭菜,自己老妈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他躺在小沙发上,欣长的身形显然超过小沙发的长度,大长腿蜷缩着,像是婴儿的姿势。


忽然脑子里一闪,李东海那副不可侵犯的贵气模样就浅浅地显露出来。


多么傲气啊,好像全世界都只是他手中一颗象牙棋。他站在天边,被万人所供奉敬仰,哪像自己,卑微地窝在社会底层,为了谋生存拼死拼活,连命都看淡了。


想了一会又暗自骂自己神经,没事想一个富家小少爷做什么,他不是向来膈应这些人的么。


李东海从车上下来,门口的保镖立马恭恭敬敬地打开了银白漆的雕花栅栏大门,一座豪华奢侈的府邸磅礴而冷漠地坐立在自己面前。


林虬喜欢西方一点的东西,连林家大宅都是典型的欧式风格,雕琢细致的浮雕把整座大宅衬得无比典雅华丽。院子里还有后花园,淙淙流水,绿叶萦绕之间还能瞥见几株洛阳红——那是李东海亲手栽种的——年年花开如酒,好不喜庆。


李东海冷冷地走进去,脸色僵得可怕,目光沉静却冰冷,所到之处似乎都能冻成块块寒冰。踏过柔软的红毯,径直走到府邸雕花大门前。保镖立马迎上去推开门,一阵灿烂璀璨的光芒洒满了台阶,金碧辉煌,玲珑珠翠。


李东海淡然得很,他换上了棉质白拖鞋,礼貌地敲敲父亲的书房。


“进来。”林虬威严的声音从屋子里响起。


推开门,书香味浓重,橡木柜子里整洁地摆满了书本,林虬正在一桩合同上签字,看见是李东海进来了,也就放下了钢笔。


林虬在平常对待李东海,还是很有慈父风范的。他像每一个平凡父亲一样,温柔而笨拙地对自己心爱的孩子示好。——至少现在是这样的,即使他手上起码沾过上百人的血,甚至包括自己心腹、李东海的母亲。


林虬从书架里抽出一本书递给李东海,声音也放得很轻:“东海看看吧,爸爸特意为你挑的。”


“《战争与和平》。”李东海看着那本厚重的书,眼神冷淡。


“父亲。”他抬起头来,“我有些事想请求您的同意。”


“哦?”林虬似乎饶有兴趣地笑起来,甚至眼角还有些淡淡的皱纹,却丝毫动摇不了他那种扑面而来的压迫感:“说说,李东海小少爷不是一向自己做主的么?——今天怎么这么乖,知道来请求我意见?”


“我想上学。”李东海神色不变,对于林虬刚才一番话似乎充耳不闻。


林虬二话不说,优雅地举起电话筒:“挺好啊,你一直都是被我一手培养大,也该见见外面的学校了。我这就让管家帮你去看看哪几个贵族学校——”


李东海突然高声截道:“——我不要。”


他的这一声实在太过突兀,连林虬都莫名一惊。惊得并不是他突然说话,而是惊讶他已经可以这样与自己正面交锋了。


“就在我们城市,明礼高中。”声音又忽的低下来。


林虬脸色郑重,威严地盯着李东海,那种眼神并不像是在看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少爷。——更像是在看一把自己亲手打磨的、锋利的匕首。


外面的天空恰到好处的阴沉,这更是父子之间一种无形的博弈,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话说一个爱花爱鸟的小少爷,哪有这种刻薄的气质。林虬发现这孩子实在长得太快,已经开始一步步脱离他的掌控了。


李东海比他更有气势,喊了一声父亲后拿了书,转身就走。


他完完全全可以自己去找学校,况且只要管家说明自己身份,任哪个大官,还不得卑躬屈膝地喊自己一声“小少爷”给自己开后门,这都为了攀攀高枝沾沾贵气,李东海见多了。


更何况林虬对自己是关爱有加,一般自己闯了什么祸完全可以撒手不管,林虬每次都会帮他摆平这些纠缠不清的玩意儿。


这次和他说一声,代表我心里还惦记着你这个父亲呢,林虬也知道,这个小儿子对自己有怨气,无妨,他只负责培养大就好了。


“王家那事儿,你安排的吧?”林虬的声音突然从后方响起,李东海握住门把的手停住了。


“父亲说什么呢?”


林虬哈哈哈地大笑起来,声音里带着点逗弄猫儿的笑意。


“王家那整天不学无术的公子哥,前几天被人在宾馆里用子弹射死了,王家可急得不轻。监控没有,指纹没有,蛛丝马迹都找不到。一查,哪有什么人啊,就满地散弹和他自己的枪,天知道谁杀的呢。”


李东海继续拉开门:“父亲给我的书收下了,下次再来和父亲小叙。”


“要是我没记错的话?”林虬继续缓缓说道:“前几天和王家有桩生意,王家开了场酒宴点名要你去,当时王纶就借着酒劲,想对你不轨。只不过没成功,隔了几天,王纶就死了,你说怪不怪?——不过你还是很照顾你爸的生意啊,都是等合同签完了才动手,真不愧是我的种。”


李东海很柔顺温和地接话道:“父亲太拿我当回事儿了,我哪有那本事,大哥倒是很有这方面天赋吧。我呢——顶多看些书赏些花,喝杯茶下下棋还行。要说杀人放火的事儿,我这菩萨心肠,怎么干得出来呢?莫不是父亲错怪了我?”


他也不等林虬回答,直接扭开门走了出去,门摔得震天响。


TBC.


评论
热度(2)

© 蝉时晚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