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时晚雨

♡备(all)香 铠露 白昭

♡贺红 贺天女友粉

摸鱼为主

再见,再见


Vol.1.

 

入伍前的一天,万籁俱寂,世界温柔,几滴星辰像水,融进淼淼星空。

 

李东海趴在床上翻来覆去,队员们的呼吸声都很安稳,自己却怎么也睡不着。好像有什么东西绊着自己,不让自己往前,究竟是什么呢?

 

李东海自己也想不清。

 

他起身,偷偷摸摸地绕过队员,然后坐在沙发上,不开灯。他睁着眼,呼吸声很平稳,有什么思绪喷薄欲出,却堵在喉口。

 

“啪擦。”灯一下就开了,世界都亮了,李东海觉得眼前有刹那间的白茫茫,条件反射地伸手遮住了眼。

 

李赫宰站在门旁,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李东海缓了一阵,才放下手,看见开灯的只有李赫宰一个人,暗暗地松了口气。

 

“不去睡觉么?明天你要入伍。”李赫宰说着,声音也放得很低很低。

 

李东海懒懒地打了个哈欠,“你不也没睡?”

 

“我不一样。”李赫宰说,这句话很轻,转眼就被夜风卷走了。他背对着李东海,重新关了灯,走向了宿舍。

 

 

 

又恢复了黑暗。没有一丝光亮冲破这无边,甚至连曾经,那唯一照射进来的光,都彻底消散了。

 

李东海看着他的背影,就好像年少在木浦时,看一次潮水的退去。自己拼命地想要抓住,却终究只是掌心氤氲的水汽。

 

——我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隔阂?

 

李东海缩在小沙发的角落里,睡得并不安稳。

 

 

 

再见,再见。

 

李赫宰。

 

 

 

Vol.2.

 

结婚前的一天,万籁俱寂,世界温柔,几滴星辰像水,融进淼淼星空。

 

李东海趴在床上翻来覆去,女朋友的呼吸声很安稳,自己却怎么也睡不着。一种类似不甘心的情绪绕在心头,究竟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李东海自己也想不清。

 

 

 

他起身,小心翼翼地绕过女朋友,就像从前一样坐在沙发上,不开灯。夜晚的城市无比安静,似乎细小的挣扎声都可以听到。

 

他忽然就想起了多年前那个夜晚,也是这样的自己,有一个人突然走进了自己的世界,开了灯。他甚至有些恍然,好像又听到了,那个人被压得极低极低的、话尾带着些伤感的声音。

 

落寞的、不舍的、藏着掖着的那么多情绪,在他最后一句话的哽咽里,露出了痕迹。可当时的自己,却什么也没听出来。

 

听出来又怎么样呢?李东海想。他觉得似乎有千万种答案,又好像只有一种答案。

 

 

“啪嗒。”手机突然响起来,细微的铃声在黑夜中,有些突兀。屏幕亮起来,李东海眯起了眼睛,却看到上面是信息提示。

 

“还不睡么?明天要结婚。”

 

“你不也没睡。”李东海在黑夜中微微地笑起来,发过去。

 

“新婚快乐,李东海新郎。”

 

李东海看着手里的消息,愣了几秒。他好像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脑子里,啪嗒一声,断了个彻底。

 

“太早了吧。”

 

“不早了,我调准了时间发的,今天你结婚。好了,我该睡了,晚安。”

 

李东海看向时间——00:02分。

 

他看着手机屏幕,看着李赫宰最后发的短信,在回复上敲了一行字,又迅速地删去了。

 

改成:“谢谢。”

 


是不是因为盯着屏幕太久的原因,连眼眶都一圈圈红了起来。他关了手机,最后一束光芒也渐渐灰飞烟灭。

 

一瞬间世界黑暗无边,看不见未来,望不到过去。

 

 

再见,再见。

 

我的赫宰。

 

 

Vol.3.

 

真没想到还会来参加这个节目。李东海一边给儿子打了个电话,一边有些恍然地走进摄影棚。

 

时光变迁,白云苍狗,一切皆是过眼云烟,难回首。

 

摄影棚变得更加宽敞明亮,比自己当时更要花哨,主持人换了几个年轻人,却还有一个自己当时的,已经是一代前辈了。

 

他看见李东海走进来,有一刹那间的疑惑,又礼貌地微笑着,眼角有细微的鱼眼纹。李东海也和几个主持人握了手,等开始录制时坐在了小沙发上。

 

他回头时正好看见,李赫宰微笑着走了进来。

 


他好像变了,又好像没变,和记忆里的人没有太大的出入。时光终究留下了痕迹,他不再那么瘦削,笑起来眼纹更加明显,整个人成熟多了,再没有少年时无拘无束的样子。他坐在了自己旁边的小沙发上,和主持人礼貌地回礼、握手。

 

然后转过头,看向李东海,冲他笑。

 

李东海愣愣地看着他,原以为自己会很激动,此时心绪却极为平静。他在前一夜设想了无数种见面的方式。甚至连互相埋汰都想出来了,却怎么也没想到现在的境况。

 

平淡,毫无波澜,单纯的老友会面,带着点感叹岁月无情的怅然。

 

他想起来自己也并不是很久没见李赫宰,最多一个月。他就在自己面前,却好像身处两个遥远的极点。就好像两块互相排斥的磁铁,拼了命的想要靠近,却永远被隔开。

 

从未拥有你,此刻却好像失去了千万次。

 


节目进行得很顺利,主持人的问题也都很容易回答,大概都是说没见到对方觉得有些激动之类的。到了最后,节目组又送上来一个D&E的TV雕塑,和自己十五年前的那个,一模一样。

 

当主持人笑盈盈地把它送到自己和李赫宰的手上时,他愣了几秒。这个精雕细琢的东西并不重,上面印的还是当初的那张专辑封面。

 

可李东海觉得它好沉,它承载的可是一份长达十五年的承诺,重到压在心尖儿上,压得他鼻腔酸涩。

 

他几乎是惊慌地转头就去看李赫宰,却发现李赫宰也正好在看他。

 

不过是一个月的未见面,此时却好像是隔了一个世纪后的对视。就像十五年前的我,和十五年后的你。

 

对视只有短短的三秒,心底却一下开敞了许多。

 

一个沉甸甸的羁绊,终于解开了它的锁链。

 

 

“你拿着吧。”李东海把玩意儿冲李赫宰手里一推,笑得粲然。

 

“你不要吗?”

 

李赫宰看着他,却恍惚间看见了好多年前好多年前,也曾经有个渴望温暖的孩子,冲自己这样笑。

 

“当时不是说一人一个吗。你一个,我一个。”李东海说,已经按响了车钥匙。

 

李赫宰艰难地张开了嘴,却觉得嘴里好干涩,有东西卡在喉咙里,像鱼刺,吞不进,吐不出。

 

“好。。多多联系。”

 


李东海笑笑,转身走向了停车场。

 

李赫宰手里抱着玩意儿,叹了口气,走到儿子身边,拉开车门。小儿子扯扯他的衣角:“爸爸,那个故事的结局呢?”

 

“结局?”李赫宰坐在驾驶位上,发动车子时偶然瞥见,KTR里自己背着李东海的那张照片,正贴在车上。

 

他刮了刮小儿子的鼻子:“结局就是,爸爸把那个孩子弄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未说出口的告别,我替你回答。

 

再见,再见。

 

李东海。

 

Vol.4.

 

五十多岁的李东海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身上插了各种各样的管子,他闭着眼,面容安详,情况却极为凶险,眼看着快要去了。

 

家属担忧地站在一旁,紧张得不知道做什么好。

 

他们只联系到几个当初的成员,有些成员早早地赶到了,看着李东海,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李赫宰缓缓地推开门,他脸色看起来并不好,眼睑像水泡一样,又红又肿。黑发中混杂了些白,第一次从他身上,看到了苍老的意味。

 

他们自觉地一个个走出了病房。

 


只剩下两个人。坐在凳子上的李赫宰,躺在病床上的李东海。

 

李赫宰轻轻喊他:“东海啊..”

 

声音好轻啊,似乎可以钻进人心里,哪怕一阵风就能吹散了。

 

躺在病床上的人还是睁不开眼睛,眼睫却微微动了动,只能睁开一条细细的缝。他知道是李赫宰来了,他知道的。

 


李东海觉得,他之前就好像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这黑暗是如此无孔不入,甚至要把他都拉进这阴冷中。

 

突然,有那么一小束光,刺破了这庞大的枷锁,让他感受到,对生命的渴望。

 

就好像多年前,自己困在父亲去世的匣子里。有一双温暖的手,拉着自己,从那黑暗的小匣子里走出来。

 

他忽然很心安。

 


仪器上的数字突然异常地波动起来起来,李东海的心率突然变得急促而无法控制,李赫宰一下子慌了神,嗓音都变调了,他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喊道:“医生呢?!家属呢?!快来看他啊!”

 

家属慌慌忙忙地跑进来,李东海的儿子几乎是双腿一软,直接跪倒在他爸的病床前。

 

李东海似乎像知道自己生命状况,急切地想要开口,嗓音却因为疾病而变得沙哑、低沉、甚至含糊不清。

 


“赫宰....”

 

李赫宰又急又忧,赶紧把耳朵凑到李东海干裂的唇边。

 


“我...我想...”

 

一滴滚烫的泪水,从李东海眼睛里划出来,迅速地濡湿枕头,消失不见,他恨自己的无力,自己的虚弱。

 


“想..告诉你...我...”

 

声音渐渐虚弱,如同蚊吟。

 


 

医生此时却急急忙忙地闯进来,轰开了家属,李赫宰还想听他说完,他潜意识里觉得这句话对李东海来说,非常重要。


他不肯走,是其他队员几个,强拉着他走的。他觉得自己还能看到,李东海那时失望的、悲哀的、却带着希冀的——最后一眼。

 

最后一眼。

 

在他以后的日子里,无数的午夜梦回,都会梦见的时候。

 

 

亮着的手术灯熄灭,医生走出门,对着焦急的家属无奈又歉意地说:“抱歉,我们尽力了。请节哀。”

 

李东海的妻子当时就昏了过去,被她儿子一把扶住。

 

 

轰隆。

 

我的李东海,彻底弄丢了。

 

李赫宰感觉自己之前的世界,都在飞快地分崩离析。他一步步像是虚浮,哭号似乎离自己很远。在长长的手术廊尽头,他靠着墙壁,全身无力,直接坐了下来。

 

他双手垂下来,不停地颤抖。

 

他摸摸脸,早已是一片潮湿的泪。眼泪无边无际,怎么也止不住,就好像这辈子所有的痛苦,都不及这次的失去。

 

 

第一次在SM里看见的,瘦瘦的李东海。

 

出道后,青涩的、稚嫩的李东海。

 

爸爸去世时,无力地环住自己的李东海。

 

D&E发行第一张专辑时,激动的李东海。

 

新年初拥抱自己的,温暖笑着的李东海。

 

结婚的时候,穿着新郎装,笑的灿烂的李东海。

 

 

这么多李东海,全部是李东海。严严实实地藏在他过去的生命中,几乎渗透每一个角落的李东海。那个无法忘却的存在。他的小星星。

 

他忽然很恨自己,没有听完那句话,李东海该有多难过啊。

 

那是他最后一个,微弱的愿望。


 再也听不到了。

 

 

 

李东海最后想说的,也就是他结婚前一夜想要发出去的。


可惜他永远、永远也不能说出口了。

 

这个秘密埋葬在他心底,腐烂,没有会一个人知道,也没有一个人会记得,他曾经全心全意倾注的爱恋。

 

他却那么努力的、想要另一个人听见。

 

 

再见,再见。

 

我的东海。

 

 

 

Vol.5.

 

——“我喜欢你很多年,一直没有后悔过。”

 

 

 

 

END.




我不开心 很不开心

评论(7)
热度(2)

© 蝉时晚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