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时晚雨

♡备(all)香 铠露 白昭

♡贺红 贺天女友粉

摸鱼为主

我亲爱的班长大人

我亲爱的班长大人


赫海/HE/双箭头/闷骚傲娇受×糕冷大神攻



莺时,勉强算个早春。


首尔可能因为是大城市的原因,到处暖烘烘的。


李东海闻着空气中隐隐约约的甜腻香水味,不自觉地打了个喷嚏。他手里一边拿着一张写着他名字和班级安排的纸,一边看着不同的班级门牌号。


往往木浦在这个时候是很冷的,而且到处弥漫着一种海洋所特有的咸味。


那时候的李东海总是在温暖的被窝里吸吸鼻子,探头就可以看见妈妈挽着裤脚走出门外的场景。整整一个早春,直至李东海上学,之前每日都是这样的重复。


因为离异,家里又不是很富裕,所以小学、中学、甚至高一都是在木浦的乡下读的。这样朴素的生活直到有一天放学回家,家里来了一个穿着光鲜亮丽的叔叔的时候。


那位叔叔无论是对李东海妈妈还是李东海,都照顾得非常细心细致,而且还一手安排了李东海在首尔的学校,据说是一所教育非常好的高中,甚至连住所都操办好了,最重要的是说服了自己的妈妈。


于是李东海妈妈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帮李东海收拾东西,感伤之势有赶超送闺女出嫁的程度。


李东海十分无奈地把书本整理好,塞进旅行包里:“妈你至于吗..我不就去上个学嘛有必要搞得和出嫁一样咩...”


海妈妈用力地擤鼻涕:“我这不是舍不得你嘛...”



“——啊..”像是为了惩罚李新生不负责任的神游,正当他踏上三楼楼梯准备转身走去走廊的时候,无比有缘地和也正好转身下楼的人撞了个结实。


又因为双方的身高相差不多,俩人都磕在头上,李东海当时疼得愣是一个劲儿倒吸冷气,条件反射地蹲在地上半天没回过神。


他撩开刘海摸摸额头,担心撞出一个包来。因为反射弧太长的原因,李新生一时半会还没有意识到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这个事情。


猝不及防的一只手伸了下来,厚实温暖的掌心按在李东海额头上,并且十分恰当地轻轻揉了揉:“疼?”


李东海当时就傻了,一抬头就看见一张陌生却格外引人注目的脸。


李东海自认为看过的漂亮人不少,更不乏自己这张脸算出类拔萃,但是这样带有诱惑力的确实是第一次见。他眉目清秀却不阴柔,黑发清爽蓬松,穿的也是和自己一样的普通校服,却硬生生漫出禁欲的味道来。


李东海视线微微下移,便可以看到他的胸牌“C8班 李赫宰”


他又忽的想起那张纸上,也是用方正黑体标标准准印着:C8班 李东海。李新生不可置信地一直盯着面前人的胸牌,盯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样很不礼貌。


....一直盯着别人的胸什么的...好羞耻..


李东海慌慌忙忙地拍了拍身上的灰:“没..没事啊。不疼了...”


李赫宰却没怎么在意,他一边翻动着那张纸一边不急不缓地说道:“原来是同窗,难怪听老师说今天会有个转学生。跟我来吧,我是8班的班长李赫宰。”


李东海有点拘束地乖乖低下头和他走,额头上似乎还残留着刚才李赫宰掌心湿热的温度,像是在温暖春季中覆盖着花朵上一点消融着的白雪。


如果这时候李赫宰回过头:他就可以看见身后乖巧的李同学,耳根都染上了层层的红。


李赫宰的生日如期而至,很多女生都已经开始小声讨论着送什么礼物,在李东海偶尔趴着的时候,女孩子们谈论的声音就会随着香水味一起飘到鼻尖。


正值午后的休息时间,李东海揉了揉酸痛的眼睛,搁下笔,低头又看见满满一版的习题,脑仁都隐隐的痛起来。


放学了,街边烧烤摊里,又或者是书店,都是满满当当的学生。


李东海尴尬地在老板娘疑惑的目光里,在所谓的水晶球和布娃娃柜台前瞄着。身旁一群成群扎堆的女孩,一边飘忽地看着李东海,一边目光流连在花花绿绿的本子上。


因为他实在是不知道送李赫宰什么好,所以只好听那些女生说的,看了之后觉得实在是太过少女了。


他把钱攒得紧紧的,递给了老板娘。然后他抱着一个本子出了店,慢慢地往家的方向走去。


本子很厚,也很精致,质感硬挺。尽管花掉了自己大半个月的生活费,导致自己只能走回家去,估计过程也得花上半个小时多。


但他觉得很幸福。


当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李赫宰待在教室里的时间,并且已经把手放到了自己的本子上,准备送出去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哪个女生开的头,接下来哗啦哗啦一堆人涌上去,硬生生把李赫宰围成了一个圈。


他看见一个长得很漂亮的长发女孩儿,捧着一个类似于钻戒盒质感的黑色小盒子,放在了李赫宰桌上。


原来是GUCCI经典款的手表,周围的一群人都在低低的惊呼,那个女孩儿的脸上有点掩饰不住的骄傲。的确,在一群普通的礼物中它低调而奢华,一时之间盖住了其他的所有锋芒。


他本来抓紧本子的手,一下就放松了。


李赫宰是什么表情呢?是惊喜、震撼、还是感动呢?


李东海又继续扭过身子,抓起笔,继续在草稿本上演算起题目来。如果有人能看见他的脸的话,就一定能看见他紧紧咬着的下唇,红红的鼻尖,被画得乱七八糟的草稿,力度之大甚至渗出了墨。


他以为只要自己不断地朝李赫宰跑去,就一定可以和他肩并肩,走入属于他的世界。


他早该知道的——不是所有人都勤能补拙,不是所有故事都有个美好的结尾,毛毛虫也有可能死在蜕皮的过程中,炽热的日光也有可能在未照射之前,就已经被云层堵在苍穹之上。


放学回家的时候,李东海收拾书包,恍然间又看到那个本子, 正安静地躺在书包里。


他看着还在擦黑板的李赫宰,也不知道拿来的勇气,一把抽出本子就递到李赫宰面前,脑袋却垂得极低,似乎要埋进衣领里。


“生..生日快乐。送给你...”


面前的人愣了愣,本子上画着一朵娇艳明媚的秋牡丹,格外漂亮的红色在一片米白中显眼又匀称。


李赫宰双手郑重地收下本子,怀揣在胸口。


"谢谢你…东海。"他的声音放得很轻,就像光中几个透明的泡沫,被风一吹就没了。


扑面而来环绕自己的,是李赫宰身上那种青草一样的味道,清爽又迷人。李东海双手紧张地抓着校服的衣角,低着头,呆呆地走回了自己的位置,然后迅速地背了书包走了出去,那种匆忙的姿态,更像是逃。


李赫宰这次看见了,而且是一清二楚。


李东海淡红得有些透明的耳根,这种可疑的颜色一直蔓延,甚至到了被宽领毛衣裹着的脖颈。


其实在李赫宰离开的那段时间,李东海想,他们俩个本来就像是两条射线,并且是向着不同方向延伸的线条,他们可以按照各自画好的轨道,永远都不相交,却阴差阳错地被命运,硬生生地搅合在一起。



季夏,躁动着的蝉在绿油油的梧桐树里不休地鸣叫,勤奋地鼓动双翅,似乎只要一踏上操场,满耳朵里塞满的都是这种声音。


“——给,冰的。”一瓶橘子饮料突然窜到自己眼前,李东海还在专心吃饭,突然转头望过去的时候看到了一张,和艳阳一样灿烂而温暖的笑脸。


你认为是李赫宰?


别闹了亲爱的,如果有一天李赫宰笑得和一个傻逼一样的话,那真该看看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了。


金起范别扭地握着饮料,另一只手端着一碗比李东海要丰盛很多的饭菜,十分大大咧咧地在李东海左手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李东海赶忙收下了饮料,转眼就看见他名贵衬衫上还有一片片湿淋淋的水渍,忽然觉得有点心疼了。


——这么好的衣服啊..多可惜啊...


李东海目不转睛地盯着金起范碗里堆成小山的鸡丁:“不公平...凭什么你鸡丁那么多啊...”


金起范翻他一个白眼:“还不是那个崔始源——对对对就是那个油腻的家伙,也不知道他对学校里的人说了什么,现在一个个见到我都和我妈看见prada新出的包一样,放狼光!”


金包子伸着脑袋到处瞄了瞄,并且十分八婆地压下声音,伏在李东海耳边偷笑:“哎你的班长大人呢,李赫宰呢,在哪儿呢~”



金起范是李东海交到的第二个朋友——如果李赫宰算是第一个的话。


金包子的成绩非常好,家里似乎也是很有背景的样子,一张小脸也格外受小女孩的追捧,但是性格比较孤傲,不太爱与别人接触。


所以李东海每次看到他,都是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吃饭、看书,忽然就产生了想要接近他的念头。


久而久之,李东海觉得金起范其实有点像块金属,刚摸上去时冰冷,若是牢牢地握紧在掌心,就会迅速地热起来。


但是李赫宰的话,也许是李东海过于紧张,他一直摸不透李赫宰的性子。


李赫宰的人气很高,成绩也好,总的来说就是无所不能,给他插上一双翅膀就是天使的那种。但是他很冷淡,对人总是保持着一种礼貌而疏远的距离,只要踏入他所在的三米之内,似乎都会不自觉地冷起来。


李东海不敢和他接触得太近,说白了就是闷骚和害羞,但是常常都是他俩在一起,比如购书的任务、打扫教室、或者是帮老师批改作业都像是常规一般的,李东海和李赫宰。


一来二往,金起范败在李东海十分乐观的黏人攻势之下,俩人迅速走近,于是也分享了很多秘密。比如李东海知道他有一个非常有money和power的追求者崔始源,金起范也知道李东海这个小白暗恋着高冷的班长大人。



在外人看来,俩人现在的姿势是十分亲密的。


“啪。”一声短促的物体落下的声音,把李东海咻得拉回了现实。李东海抖了一下,转过身看的时候发现自己右边,也放着一碗饭菜。


接着他颤颤巍巍地抬头,就看到李赫宰一脸没什么表情地坐了下来,李东海右手边的位置。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过闷热了,金起范总觉得李赫宰眉宇间,总有种浅浅的怒气,埋得很深。不怒而威,大概说的就是李赫宰这种人吧。


金起范发誓,在李赫宰坐下来的那一刻,李东海全身都绷紧了。


李赫宰坐下来之后也没有什么开口的预兆,只是淡淡地吃饭,李东海因为紧张也只一个劲儿埋头吃饭,只是苦了金起范,这样尴尬而诡异的气氛怎么还吃得进啊。


他望着盘子里的嫩黄色鸡丁,又看了看一直冲自己挤眉弄眼的李东海,无奈地起身。


金起范一走,似乎周遭的温度都上升了很多。


李赫宰就像是收了锋芒的狮子,状似不在意地说:“那是你朋友?”


“唔...他四...青七饭..”李东海嘴里还塞了很多饭,所以说起话来支支吾吾的,音调模糊。李赫宰愣愣地看了看他连脸都憋得红彤彤的样子,忽然笑了:“行了,吃完再说话。”


如果这时候有人关注到李东海的话,就会发现他其实愣怔了一下。


他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李赫宰,又或许是他没有在意过。


在每次他专心挑选书本的时候,透过书架可以看见,微皱着眉的平静的李赫宰。


在每次他跌跌撞撞地搬起重物的时候,站在他背后的,一言不发的李赫宰。


在每次他捂着鼻子挥着扫把的时候,抿着唇的李赫宰。


他可以听到在自己心里那片焦灼的土地上,突然长出了一朵娇艳的花朵。原来那个高高在上、骄傲的李赫宰,也可以笑得如此灿烂温柔,像一束温厚日光,从窗帘布折起的一小角里倾泻进来。



李东海赶忙咕噜咕噜喝了几口橘子饮料,阵阵凉意随着血管冲上鼻间:“他是金起范,你认识的啊,我们班的。”


李赫宰没有回答,也不知道他听了没,只是隔了一会又听到他说:“下课以后我在教室门口等你,你数学不好,我给你补课。”


说完就走了,留下一个淡然的背影。


太漫长了。


有时候会觉得从早晨到傍晚的时间如此冗长,时间凝成柔软的棉絮状,被人拉扯开,最后融成一滩白水,成为茫茫回忆长河中,最普通的一捧。


李东海一整个下午,脑子里都在立体声环绕李赫宰的话,以至于上课走神,有好几个知识点没记到,难得的下课找老师补习。


直至最后一节课放学,别人都在稀稀拉拉出教室的时候,李东海还在座位上愣愣地坐着。


“喂——吃错药啦?”金起范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伴随着的是后背被人拍了一下。


耳边这才涌入正常的声音,男孩子们讨论着篮球赛的事,女生细声细语地说着不知道谁的八卦,头顶的风扇呼呼地吹过,一阵风卷着吹进了短袖的领口里,夏蝉又开始不眠不休地叫起来,频率极高。


李东海把书卷成一筒,习惯性地敲金起范的头:“你才吃错药,你全家都吃错药了!”


金起范躲开了袭击,一边笑嘻嘻地把书包背好:“行了吧你,一下午都在出神,这又等你家班长大人吧。”


“你!”李东海被他一刺激,怒极反笑,也戏谑地回击道:“哎哎哎我可不像某个人哟,天天豪车接送,金钱相伴,衣香鬓影,连上个厕所都有人带路。哎呀妈这傍上大款的感觉,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噢。”


金起范一见他提自己的痛处,气的脸通红,立马作势张牙舞爪地要扑过去。


“——东海。”


金起范的动作别扭而尴尬地停在了半空中,然后怏怏地缩了回去。门边上正好有缓慢的光芒照射下来,便形成一道人的影子。


李赫宰靠着门站在门口,他的面容浸泡在夕阳甜腻的光线里,眉目愈加深邃迷人。


就好像浮游生物遇到盐水会靠近一样,李东海几乎是毫不拖沓地就收拾好东西,并且迅速地“走”到了李赫宰面前。


也就像是天生相克一样,只要金起范一对上李赫宰那张脸,就会不自觉地想逃跑,又或者是待李赫宰身边就得穿好棉衣棉裤全副武装,以免被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氛冻伤。


李赫宰低头和李东海说了什么,然后走出门外。李东海倒是很好,没有在色的面前忘义,临走时不忘朝金起范努力地挥了挥手,然后拼命跟上李赫宰的步伐。


李东海突然看到李赫宰从一家街边的小零食店里走出来,并且把手里的饮料递给自己。


李东海愣愣地从他手里接过来,然后看到班长大人似乎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你先去我家补习,到时候我送你回家。”


橘子味的汽水,也很冰,握到手里还有湿淋淋的触感。但是和上次金起范递给自己的,品牌却不一样了。


肯定是因为在傍晚的缘故,李东海想。


不然他怎么会看到李赫宰的耳尖,都有些淡淡的绯红呢。



子春,已然有些浓浓凉意,脱离了秋日的凉爽,温度正在往寒冷的方向迈去。穹顶堆满云朵,它们像鱼一样慢悠悠地游在灰色的天空上,偶尔有泄露的天光斜斜地铺满全世界。


李东海正怀抱着一个暖宝宝热水袋,整个人像毛球一样缩进棉被里,也许热水袋上海绵宝宝的卡通图案还有些幼稚,可是它所带来的温暖压过了羞耻心。


李东海很怕冷,就像每次在木浦的早晨起来,走到外面,却看到白茫茫一片晨雾的时候,就会不自觉地跺跺脚,然后缩进家里最温暖的地方。


又因为衣服没有带够,所以特别厚实的衣服屈指可数,最温暖的一件竟然是校服。


“啪嗒——”手机屏幕突然亮起来,上面显示的是李赫宰发来的消息。


“东海你把老师做的文件和PPT发给我一下,这次晚会要用。”是很平常的短信,看来李赫宰还没有看出自己喜欢他的事,李东海一边松了口气,一边又有点惋惜。


他找到李赫宰的对话窗口,然后打开手机文件管理,一个个翻找着。一闪而过的要寻找的文件名,李东海刚准备发出去的时候,却因为手机卡机而错发了另一个文件。


错发了文件不要紧,说句发错了就行,可是这次不知道是上天作弄还是怎么样,发出的东西有点惊世骇俗。


当他愣愣地看着这个TXT格式的东西显示“已发送”的时候,一个没把持住,“晄当”一声就从沙发上摔下来了:卧槽我发出去了啥?!!


他发出去的文件名比较正常:【高八】八宝粥


可是内容,是金起范那小子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耽美小说。而且还是以李赫宰和李东海作为蓝本的同人文。


这本来是李东海的小秘密,准备一辈子埋在土里让它不被任何人知晓,这颗种子却因为李东海的失误,钻出了厚重的土地,并且茂盛地生长起来。


他手忙脚乱地按住了手机的侧边的按钮,看着屏幕渐渐黑下去,直到在一声短促的震动后,一切归于平静。


这是他暂时能想到的、最好的躲避尴尬的方式了。



他把头埋进软乎乎的被子里,从偶尔换气的时候中,瞥见窗外阴沉沉的天空,似乎更灰了几分。


他第一次对于明天的到来如此绝望。他害怕自己成为别人眼中的“变态”、“异类”、更不想让李赫宰发现他喜欢他,因为害怕结果。


呼出一口白气,瞬间消散在空气里。


冰冷的风钻进来,呼呼地往心尖儿上钻。


纵使百般不愿,还是得乖乖去上学。到了学校李赫宰也没什么反应,没有李东海想象中的嫌恶眼神和排斥态度,一切都和平常一模一样,甚至他嘴角翘起的弧度也一模一样。


李东海一边看着正走出教室门的李赫宰,一边接水,只是看得太认真,导致热水一下淋在手指上,又烫又痛。李东海急忙吹着,却发现金起范嚼着口香糖搭上他肩膀。


“哎——怎么没去找你家班长大人啊。”


是很随意的话,却让李东海一下红了眼眶。


“别说了,我昨天干了件特别蠢的事,搞不好连朋友都没得做。”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像是从某个口子破了个洞,有呼呼的冷风灌进来。


金起范一把抓住他肩膀:“看出来了,一整天都像刚参加完葬礼一样,怎么了?”


“我...”那句话还没有说完,面前的人影突然消失了,压着肩膀的手也松开了,刹那间外界的白色天光哗啦哗啦涌进来,刺得李东海一时有些恍惚。


但是等光影一下稳定了,所有事物都有了它该有的轮廓的时候,他几乎是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人。



“——赫宰啊。。。”


李赫宰的脸看不出情绪,只是不很高兴的样子。他竟然有微微的黑眼圈和眼袋,因为眼睛的细致,却像晕开了的眼影。


“你穿得太少了。”李赫宰一边说,一边把一件厚实的蓝色棉外套披在李东海身上。


当事人愣愣地看着这一举一动,视线却很漂浮没有焦点,最后定格在他耳廓被光映出的细微绒毛上,以及耳洞里那一颗小小的痣。少年澎湃如青草的气息,又好像回到了那个绿叶葳蕤的夏季。“会感冒。”他浅浅地说了一句。


什么阴沉,什么抑郁,什么排斥与绝望。李东海感受的只有名为幸福的温热液体,一股脑的倒进了心脏的容器内,像烧溶的糖水,甜腻的快要溢出来。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然后他猝不及防地被人抓住衣角,李赫宰的气息一下萦绕鼻尖,汹涌的雄性荷尔蒙味道过分让人沉迷,甚至比某种名贵的古龙水都要勾人。


李赫宰一下低头靠在他耳边,嘴唇几乎要贴在他耳朵上,他的声音被压得很沉,而且还夹杂些鼻音,有点坏坏地说:“而且...我觉得我应该不会用那些小道具那么渣吧...”


说完就走了。


李东海先是愣住,因为冲击太大有点缓不过神,一方面也没听懂李赫宰话里的意思。转念一想那高八文里就有李赫宰SM他的情节,脸忽然变得滚烫。


估计李赫宰的黑眼圈也是因为熬夜看那文的缘故吧...这样的认知显然比之前的冲击更大,金起范足足喊了八声才捞回李东海的魂儿。


“嘿!嘿!人都走了,别花痴了。”金起范的声音有点欠揍。


李东海刚准备拍他头,却发现他用手遮住眼睛,只岔开手指露出两只眼睛,十分贱兮兮地看着自己。


“你干嘛。。。”李东海还是坚持拍了他头一下。


金起范继续翻着白眼:“哦哟你们秀恩爱我不看还不行,我怕亮瞎了我狗眼。单身狗也是狗,不爱请不要伤害好咩?”


李东海一把拽住他手腕:“走!下馆子!今天小爷心情好,请客~”



首阳。


难得的假日,却还埋在扎堆的深雪里。铅灰的天空,挤压着厚重的云层,马路上无数车流穿行,偶尔还可以看见骑着单车的小年轻,风风火火地从车间钻来钻去。


不知是不是因为眼睛被风吹出了眼泪,甚至连视界都微微模糊了起来,就像某种滤镜的柔软质感。马路成了一片灰,上面有无数的光点漂浮着。


金起范从酒吧里钻出来,身上还有些湿淋淋的水渍,闻起来是一种鸡尾酒的味道。


他一下就看见还在吹风的李赫宰:“哎,班长。你去照顾一下李东海,他现在醉的不行,到处拉着人发酒疯呢。”


“喝醉了?”李赫宰皱眉,把手从口袋里抽出来,声音有点低沉。“你不是他。。男朋友吗?”


金起范先是一愣,后又嗤嗤的笑出来,因为男朋友这三个字真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就好像咬着一块难嚼的硬糖一样。


他一边捂着肚子笑,一边挤出点声音来回应呆愣原地的李赫宰:“我什么...什么时候...说我是他男朋友了啊...班长你真可爱。”


李赫宰自知理亏,勉强撑着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走进了大门:“几楼几房?”


远远听见金起范戏谑的声音:“四楼左边第五间,班长你——别——走——错——辣~\(≧▽≦)/~”


转而钻进耳朵里的,已经是不同的音乐声了。



推门进去的时候,浓烈的酒气弄得李赫宰都皱眉。房间的光很阴暗,似乎是调成了别的模式,只有暧昧的亮色光在摇来摇去。


玻璃桌上还有散落着的酒瓶,还有五六个人依旧不离不弃的一醉方休,只是在看到李赫宰皱着眉进来的时候,瞬间化身乖学生。


“班长。。”一个男生扶了扶桌上散落的酒瓶,弱弱地喊了一声。


李赫宰眯着眼,淡淡地嗯了一声,在挤着坐在沙发上的人中,找到那个醉醺醺的小绵羊。“挺晚了,早点回家吧。”


看几个人还在扭扭捏捏没有走的打算,李赫宰的音调一下就提高了:“嗯?还不走?”


哗,就像是突然按了播放键,一群人哗啦哗啦蜂拥而出,迅速地跑出了这个包间。


只剩下一首未唱完的情歌,话筒孤零零地放在玻璃桌上,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情歌伴奏像是低成本电影里的背景音乐,而自己却像是这电影里的主角。


插着口袋面色不是很好的李赫宰,和彻底瘫软在包间沙发上迷迷糊糊的李东海。


李赫宰一边把李东海捞起来,一边柔声细语地哄他:“东海乖,起来。”


李东海全身软的像一滩水,一张巴掌小脸上被酒精染得绯红。他又到处闹腾起来,李赫宰只能牢牢地把他搂进怀里,让他正着跨坐在自己身上,按住他的背脊,让他不能乱动。


也许是知道怀里的人不再扑通,李赫宰便把手环在他腰间,固定好,把脸埋进他脖颈间,闻到类似于淡淡的奶香味和酒味夹杂的味道。


他呼出的热气让李东海忍不住缩缩脖子,但是痒酥酥的,就像某种柔软的小动物在往怀里钻一样,带着一种被亲近的舒适感。


李东海从他怀里抬出一张醉意醺然的小脸,一边使劲眯着眼。


因为酒精的刺激,他面前的事物都是模模糊糊的,看不清确切的轮廓,他努力地想要看清抱自己的人是谁,眼瞳湿漉漉的,却没有聚起的光点。


“。。赫宰。。”李赫宰听见怀里的小动物,低低地喊了一声他的名字。他的声音嘶哑又低沉,带着男人特有的诱惑力。


李赫宰不自觉地紧张了一下,低头的同时发现李东海已经将嘴唇贴了上来。


啪擦。


脑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忽的就断了,有什么一直护着的窗户纸,就被轻易地捅破了。


嘴唇湿热的,柔软的,青涩的,甚至还带些淡淡的酒味,就像一片溽热的雨云。


“赫宰啊,比起喜欢,爱更能表达我的心情。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爱你啊,我真的爱你。”


那时候的李赫宰,有一种迷幻的错觉。自己的灵魂好像已经轻飘飘地浮上去,站在云层的顶端,带着被解脱的欣喜,被满溢着的幸福一点点拉出地平线。


春季里第一朵鲜花的开放,夏季里第一只冰激凌的味道,秋季里吃下的第一口果实,冬季里买下的第一个暖宝宝,新年里第一个拥抱,又或是站在没什么人的,被雪覆盖着的大街上,和他一起看即将升起的太阳。


这些细小的、被交织着的幸福,织成一条厚实的围巾,为他挡去所有的风雪。


李赫宰扣住李东海的下巴,热切地回吻,紧紧地搂住他不然他逃开,在浅尝辄止的吻后不满意,又顺着嘴唇的纹路细细地舔上去,诱哄着李东海张开嘴,迅速地攻城略池,纠缠住对方的舌尖,细细的舔、咬。


像是压抑许久的情绪终于释放,炽热的爱意如同爆发出的岩浆一样猛烈。


“我也爱你——比你爱我还要多爱一丢丢。”


TTTBC.


还有很多的伏笔没有写,也还有很多的情节没有写,这次的可能会拓展成一个大长篇。我怎么会让他俩辣么容易在一起呢kkkk


这次718赫海电婚快乐  撸一个缩小版的班长大人尝尝鲜 以后就会按大长篇拓展了


现在已经一万字左右了……


评论(5)
热度(24)

© 蝉时晚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