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时晚雨

♡备(all)香 铠露 白昭

♡贺红 贺天女友粉

摸鱼为主

我亲爱的班长大人

Chapter.3 一把伞的距离


人真是无条件趋于完美事物的动物。


当李东海正要急急忙忙压下刘海的时候,李晟敏带头回过神来:“小海海原来你这么好看啊——”


“好看”这种词汇总是敏感的,这种敏感程度并不局限于性别年龄,哪怕是几岁的小孩子,都会不自觉地探过头来。而且在社会大众审美不断变化的趋势下,美少年显然比美少女更具有诱惑力。


就连一向对这些东西不太上心的李赫宰,也微微倾过头来。只不过这个回头的角度之小,是完全可以不被人发现的。


李东海有着一副好皮囊。


他皮肤接近瓷白,却异常细腻,像是被考古挖掘出来的古典的白瓷瓶。尤其是一双眼睛,湿漉漉的,盯着你看的时候会让人觉得很无辜。整体五官细致清秀,只是藏在刘海之下,像是被蚌壳包住的珍珠。


一群人像是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舔着脸凑过去,哪怕是刚才冷嘲热讽的同学,也都笑盈盈地想要挤进人群里圈。


顿时太多的目光倾注在他身上,刚才被贴上的“怯懦”、“女气”之类的标签,也统统变成了“清秀”、“精致”的词语。


李东海其实有点委屈的,他并不是很想当台风眼,从小到大已经习惯了沉默与被忽视。


只是李晟敏显然没有意识到,也没有就此罢休的趋势,反而十分大喇喇地招呼大家,一边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了一个夹子,一边说着:“以后李东海就是我弟弟啦你们谁敢欺负他就是和我对着干啊!”这样的话。


“啪嗒。”夹子夹紧刘海时的一个反弹,在自己头顶敲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课铃的打响,所有人开始陆陆续续回到自己的位置,李东海松了口气。


等自己转过头的时候,白炽灯的光芒似乎比刚才强烈了些,视界比之前开阔很多。额头因为长久闷在刘海下,长出了些痘痘,被冷风吹过时有些微微的刺痛。


已经很久没有被人这样强硬的掀开刘海,上一次的记忆还停留在九岁那年的海滩上。


李东海转过头想看李赫宰放在桌上的书——他总是习惯在上课前摆好这一节课的课本。


却意外地和正在注视自己的少年撞了个对视。像是在看什么年代久远的老电影,目光中带着孩子气的不解与疑惑,甚至有些恍惚。


李赫宰几乎是瞬间就转过了头。


李东海显然没有想太多,只是看到了他课桌上还是摆着这节课的语文,觉得有些奇怪。最终还是转过身问懒懒趴在桌子上的李晟敏。


李晟敏看着斜上方的李赫宰,微微弯起了唇角。


已经很少看见李赫宰慌乱和局促的样子了。


放学了,学生们一个个显然不愿意多呆在学校里,背起书包走人的速度和火箭发射有的一拼。


几个男生勾肩搭背,偶尔还可以听见附近某所网吧的声音。值日生还留在教室里,面对着到处丢着纸屑的班级,苦着脸挥舞扫把。


李晟敏背着书包,坐在桌子上,像个小孩子一样摇着腿:“喂赫宰,今天还去SeaGreen吗”


李东海今天负责擦黑板,握着黑板刷的手停顿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教室里空荡荡的,李晟敏的声音显得异常清晰,脑子里已经敏锐的捕捉到:“还”、“SeaGreen”这样的词语。


“啪嗒。”几乎是极细微的一声。


雨打在叶子上,格外清脆。


三个人几乎是同时停下了动作,愣愣地看向窗边。


窗外的天空很阴郁,铅灰色的,挤满了雨云,雨水丰盈得快要溢出来。从刚才那一条短短的雨线开始,雨线开始一条接着一条,渐渐变得有不断扩大的走向。玻璃窗上被雨水冲刷,逐渐形成一层薄薄的涟漪。


往下看,马路上飘过不断的红色光点,应该是急着回家的车辆。五颜六色的雨伞,撑开了一片晴天。


本来以为只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小雨,却没想到有不断加大的趋势。


李东海几乎是有些仓促地走回了位置上,翻了翻书包,当然没有伞。他看向李晟敏,发现他也是和自己一样苦恼的表情,顿时知道了这家伙也没带伞。


只是转过头的时候,看见李赫宰从抽屉,抽出了一把崭新的、浅灰色的干燥雨伞。


很可惜,三个人只有这一把。而这把雨伞很巧,只能容纳两个人。


李东海走回讲台,开始继续擦着老师写完的习题步骤,粉笔灰洋洋洒洒地落下来,自己没来得及躲开。李赫宰看向李晟敏,也看向了背对着自己的李东海。


他的目光徘徊而流离,最终停留在前者。


听见后边悉悉索索的雨伞撑开声,李晟敏从桌上跳下来的重物落地的“咚”声。


好像那声传过地面,一直响到心底。都有闷闷的回音。


“走吧,我送你回家。”李赫宰的声音,低低的。李东海当然没有自作多情到把“你”认为是自己。


李东海转过身,把手撑在讲台上,手掌心里还卡着一只粉笔。


李晟敏和李赫宰并肩走着,似乎在聊些什么事情。只是出教室后门的时候李晟敏突然转过身,问了一句:“小海海你有伞吗?不然怎么回家啊。”


真的是很好的哥哥。李东海一边想着,一边回了一个灿烂的笑脸:“我有人接送啦,你早点回家就好。”


“再见!”


“再见~”


两个人差不多高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视线最远能触及到的地方。手掌心忽然钝钝的痛起来,并且这种触感被无限放大,尤其是在面对着空无一人的教室的时候。


椅子摆放得很整齐,窗户不知道被谁打开了,溅起不少水滴打湿了摊开的课本,淡蓝色的窗帘布被风吹得敞开,雨音随着雨势增大争先恐后的涌进来。


李东海赶紧擦完了黑板,背上书包,在走出教室的时候啪得按下了灯的按钮。


整个世界一下跌入了黑暗中。


少年背着黑书包的单薄背影,像是纸上裁剪下来的一小块。


站在校门口,棉衣已经被打的湿透,里衬的衣服被水粘着了,紧紧黏着皮肤,有着很不舒服的触感。头发也是湿淋淋地黏在脸上,偶尔拨开一下,遮在眼前的粘成一团的碎发。


刚刚从教学楼跑到校门真的是很不明智的抉择,因为路上因为仓促掉了一本书,回去捡书的同时又淋了不少雨。


偶尔经过的人摇着头看着这个狼狈的少年,但没有一个人主动提供一把伞。偶尔会有含着棒棒糖的小女生疑惑地看着自己,却又被提着菜的父母赶紧拉走。


天空更加阴沉,雨水越发密集,路灯提前亮了起来,揭示着夜幕的来临。


如果还不走的话,作业估计没法完成了。李东海摇了摇头,准备冲进雨里。校门卫有点看不下去,搓着手在储物柜里找着雨伞。


“——李东海!”忽然的可以说是恶狠狠的喊声,让李东海一下就愣在了原地。


李东海抱着书,侧着头,看见李赫宰举着雨伞小跑着,向自己跑过来。


他穿的还是校服,挽起了袖子,露出手臂健康流畅的线条,裤脚湿透了,还有些水渍浅浅蔓延到膝盖的位置。一阵风冲撞到自己脸上,夹杂着雨水的凉意渗进血液里,眼睛被冷风吹得生疼。


感激、感动、甚至是委屈,都一股脑的往脑子里钻。甚至还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有些恍惚的错觉。


李赫宰举着伞,一把往自己手里一塞,皱着眉骂他:“笨蛋啊你!”


近看才能看清,李赫宰的状况没有比自己好多少,刘海也是湿漉漉的,脸上还有些刚才被风吹来的雨水。


他看着李东海全身都遭殃的模样,骂得更狠:“你蠢啊,如果没伞你还真打算冲进去?保准明天你连学校都不要来了,直接滚去医院窝着去。”


“真是...”李赫宰翻了他一个白眼,把自己湿淋淋的裤脚挤出一片水,停顿了一会:“你不是有人来接吗,人呢?”


李东海抿着唇不说话,搞了半天才支支吾吾地:“他...他今天上晚班。”


也真是蹩脚的理由,还好那个人没注意,只是皱着眉,在看到滂沱大雨的逼人气势下,眉间形成一道细细的纹路。


李东海举着伞,安静地看着他。李赫宰身上有着很淡的青草味,夹杂着男孩洗发水的特有香味,是年轻挺拔的少年身上所特有的味道。此刻像是潮水一般,向自己涌过来。


“哎,算了。我送你回家。”李赫宰叹了口气,语气却很轻快。


李东海受宠若惊:“啊..诶?不用啦...”


最后一个尾音还没有发出来,李赫宰已经不知道从哪儿找出一顶帽子,直接扣在李东海脑袋上。“再多说一句话,我就把你丢人工湖里去。”


语气里有胁迫的意味,却让自己意外的感到温暖与亲切。


李赫宰从他手里拿过伞,拉住李东海的胳膊,往自己身边靠紧了一些。


“你家往哪边走?”


“笔直走,然后在第三个转弯那里向右转。”


“你也真是..太蠢了。”


“我只是没带伞嘛TTTT”


“就是蠢。”


“才没有啊!”


“蠢死了。”


“喂!...”


实在是很完美很温暖的画面,仅仅是淡灰色的伞,一层薄薄的布料,却阻断了所有消极情绪的来源。


哪怕是大雨倾盆。


哪怕是全身湿透。


哪怕是夜色低沉。


雨声淅淅沥沥,并没有减小的趋势,经过一家音像店时,店里放着一首老歌。老歌的伴奏和雨声夹杂在一起,甚至让人觉得这就像一部MV的外景。


很快就和逐渐低下来的夜色融为一体。


举着伞的少年,望向旁边人带着满足的猫咪笑,忽然就把伞往右倾了倾。


尽管他自己的大半个肩膀,都浸在了滂沱大雨里。


就当是友爱同学吧。


TBC.


评论(2)
热度(11)

© 蝉时晚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