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时晚雨

♡备(all)香 铠露 白昭

♡贺红 贺天女友粉

摸鱼为主

我亲爱的班长大人

Chapter.4


等到李东海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李赫宰收了湿淋淋的雨伞,使劲抖了抖,干燥的单元楼地面又多了些湿脚印与雨滴痕。再看看自己,是从小时候到十七岁的年纪从未有过的狼狈。


从头到脚没有不湿淋淋的,又冷又粘,感觉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如果是被王叔看见,一定又会大惊小怪地煮一锅热乎乎的鸡汤,逼自己喝下去。


李赫宰其实本来没有打算回来接李东海的。


当初听他说自己有人接送,也就没有再打算送他,相反早点送李晟敏回去比较好,李晟敏的家离这儿有点远。自己倒是不急,打一通电话就有人送了。


把李晟敏送上公交车,举着伞在附近散了会步。刚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脑子里却忽然一闪而过那家伙笑得灿烂的脸。


因为晃神,自己的手指一下就僵住了,连手机都差点掉到下水池里。


这时候忽的跑过一辆出租车,把路边的积水都踩得甩起来,李赫宰还来不及惊恐地退后,自己的裤脚已经被弄得湿漉漉的了。


只能暗暗叫苦,他从小到大哪受过这种待遇,心里想着要报复回去,回过头的时候出租车早就跑远了。


就好像命运给你开了个玩笑,你除了接受之外还能做什么呢。


云层像是在往地面压过来,压抑感从地面每一处细细地渗开。


路上的行人不多,有些没带伞的女孩子,拎着湿淋淋的裙角,渴盼着像电视剧一样有一个温柔的男孩子来接。其余大多是白领,撑着一柄黑伞,急促的步伐像是一场末日的逃亡。还有一些像自己一样的人,目光恍惚地不知对准哪个方向。


李赫宰把伞掉了个头,指向来学校的路。


还是看看比较好。


李东海用钥匙开了门,换了拖鞋,站在门口,看着还在检查衣服的李赫宰。“班长。。。”


“我难道这样回去吗?”李赫宰失笑,指着狼狈的裤脚:“就当是友爱同学吧?恩?”


李东海的家意外的干净,而且整洁,只是没想到只有李东海一个人住。玻璃桌下的小箱子里,还伸出了饼干盒子,夹层里摆着一桶桶的方便面。厨房里的东西也没有什么动过的痕迹,倒是垃圾桶里很多吃完的零食袋。


李赫宰坐在一把红木椅子上,尽量不把干燥的地板弄湿,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


“今天晚上不回家了,住同学家。”打好字之后,发给了备注为“王叔”的人。


手机屏幕短暂的亮起,又渐渐地黑下去。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有这样的想法了。对于“家”这个词汇感到敏感而陌生,听起来很温暖很美好的东西,很多时候却只想着逃离。就像对着类似的题目,只能握着笔僵硬着身子,一个字也写不下来。


李东海抱着一堆衣服从卧室走了出来,看见蜷缩在一团到处打量的李赫宰,有些不同于平日疏离的亲切感。就像一个拿到新玩具的小孩子,目光里透着新奇。


“你一个人住?”李赫宰问他。


“嗯。妈妈在木浦,我在首尔读书。”李东海从自己的衣服里挑出了几件比较厚实的、宽松的棉袄。


李赫宰把脑袋磕在膝盖上,无意识地念道:“木浦啊。。小时候我也去过。”


李东海没听见,只把衣服往他手里一塞:“喏。你先穿我的吧,反正都是男生。”


李赫宰难得笑眯眯地说了声谢谢,起身的时候衣角轻飘飘地拂过了李东海的手腕。


一种极其细微的热度以手腕为基点,往全身每一个血管里涌去,最终密密麻麻地聚集在脸上。李东海有点僵硬地擦了擦自己脸,不出意外地烫得吓人。


没想到少年洗澡的速度很快,过了一会就出来了。


他头发被毛巾擦着,蓬松得很,发梢还贴着鬓角,偶尔淌下细细的水滴来。也许是因为开了暖气扇的原因,屋子里的温度温暖了一些,李赫宰只套了一件米白色的宽松毛衣,衬衣的领子开着,露出两道格外漂亮的锁骨。


李赫宰还在用毛巾擦着头发,顺势就把毛巾搭在了自己头上。


他随手拿了一本书,又看向呆愣着看着他的李东海:“去洗澡啊,不然会感冒。”


李东海这才回过神,仓促地噢了声,随手抱了堆衣服就往浴室里走。李赫宰翻了翻书,发现是一些造型很可爱的动漫人物,他又不是很喜欢看漫画,随便翻了几页就没了兴趣,到处找吹风机时发现小孩不小心遗落的内裤。


班长大人笑开了花,缩成一团在沙发上滚来滚去。


李赫宰憋着笑,从地上捡起那条嫩黄色的内裤,一边戏谑地提高音量:“李东海,你带了内裤吗?”


浴室里衣服都脱了一半的小孩,这才反应过来翻找衣服。果不其然,就是没有内裤的踪影,而且还被李赫宰给捡到了,顿时想一头撞死在墙上。


他有些难以启齿,将浴室门拉开一小条缝:“你你你...你递过来吧。。。”


这幅说完才反应过来的小媳妇儿样更想让他撞死在墙上了。


少年没有故意为难,一只骨节分明的手递了过来,只是在热气氤氲间,似乎可以看到手在微微的颤抖。


伴随着的还有门关上后被压抑着的笑声。


等洗完的时候,李赫宰趴在沙发上看书,像只午后伸长身子的猫。看见他来了,懒懒地挑起眉,又忽的把脸埋在胳膊中。肩膀不断地耸起,还有些悉悉索索的声音。


李赫宰你别以为你躲着我就不知道你在嘲笑我!!


“咕——”李东海苦着脸摸了摸瘪瘪的肚子,从夹层中抽出一桶泡面。


手忽然被人捉住了,动作也停了下来。李东海奇怪地抬头,对上李赫宰有点嫌弃的眼神。“你每天就吃这个?”


李东海点点头,一脸“废话”的表情。


他又蹲下去,在泡面里找了几桶自认为味道还不错的:“你想吃牛肉味的吗?”


“不要。”


“海鲜味?”


“不要。”


“。。辛拉面?”


“也不要。”


“你到底想要什么!”


李赫宰睡在沙发上,懒懒地翻了个身,枕着手:“吃了垃圾食品我会拉肚子,走吧。出去吃。”


“出。。出去吃?”李东海抱着泡面,“可是。。”


“哎呀我请客,走。”李赫宰显然不想和他多说,摸了摸口袋,已经跑到门口系鞋带了。


真是霸道的人。


雨已经停了,空气里还有些湿润的凉意,大雨冲淡了闷热,青草田的气息随着夜风一起卷到城市上空。暗蓝色的天空,像是夜晚不断翻涌的海洋。


偶尔有一道光扫过去,迅速地消失在繁华的霓虹灯中。人们的谈论声,随着脚步一点点消失在远处。


从旁边男生耳机里传出来的,断断续续的歌声。


“Rainy Day。”李东海望着还在湿哒哒滴水的老旧水管,不自觉地说出了一句。


完全顺理成章蹦出的词句,根本没有经过大脑而跳出的关于他的信息。他的笑脸,他说过的话,他最喜欢的下雨天,在日记本上开头的惯用开场白。


他的一切像水滴一样无孔不入地渗进了自己的思维、生活、甚至生命。越是挖空心思地想要走出关于他的生活圈,就越困在匣子里走投无路。


李东海的手指绞紧了衣角。


“唔?你说什么?”旁边的男生摘下一只耳机,疑惑地问。


“....没什么啊,对了,我知道一个很好吃的小吃店。”在短暂的错愕之后,迅速地转移话题。


旁边的少年大大咧咧的没有多想,只是塞回了另一只耳机。没看到左前方单薄的男孩,脸上悲切的甚至是要哭出来的表情。


他以前在李东海的唯一一本笔记上,在封面,用漂亮的圆体字写的。


“——Rainy Day。”


会刮着傻傻笑着的少年的鼻子,说这就是我们的暗号啦。


两个单词,八个字母,组成了他的名字。


“喂。”突然的喊声,让李东海一下回过神来。


他愣愣地回过头,发现李赫宰已经走得靠自己很近,带有热度的掌心贴上了额头。“你脸色很不好的样子,发烧了?”


大脑因为CPU运行过多,导致死机症状。李东海看着李赫宰,一下没答上来。


“啊?没有啦。”仓促的回答,在对方收回手后,迅速地用手捂住脸颊,装作测试温度的样子,掩饰泛红发烫的脸。


等从李赫宰的关怀中走出来的时候,李赫宰已经走到了小餐馆里,大晚上的也没吃些什么,点了炒年糕和拌饭。李东海其实不是很饿,他吃的比较少,只是看着对面男生迫不及待地开始吃的样子,忽然笑了起来。


“笑什么?赶紧吃,明天还要起早床。”哪怕是嘴里塞得满满的,说话也很含糊,少年还是装作凶巴巴的样子。


李东海看着因为嫌桌子油腻,而一直不肯撑在桌上的李赫宰,笑着回他:“你肯定不怎么在这种餐馆里吃饭。”


李赫宰喝了水,翻他一个白眼:“废话。我妈不让我吃,不卫生。”


“那今天怎么吃了。”


“肚子饿。”


说完又继续埋头吃饭,认真到有点孩子气。


回到家之后李赫宰就赖在沙发上,说什么也不肯走。


“李赫宰!回家去!”扶着第三次被李赫宰弄掉的海绵宝宝,李东海恶狠狠地盯着还在打滚的男孩子。


显然李赫宰并没有把李东海的话当回事,又自顾自地推开了卧室的门。“哇,东海你的房间里好多书。”


李东海叹了口气,也跟着进了卧室。


没想到李赫宰直接扑在那唯一的一张床上,长手一伸直,离摸到床边的距离并不远。少年的头发翘起一角,在晕黄色的灯光下擦得发亮,泛出温润的光。


“我已经和我妈说了,今天先住一起嘛。”少年的语气软绵绵的,有点讨好的味道。


已经很晚了,快十一点。从小被教导要关爱他人的李东海同学,显然没有拒绝他人的经验。仅仅是看了看窗外已经逐渐关灯的夜晚,心里想着李赫宰回去也不容易了,就干脆把他留了下来。


无奈只有一张床一张被子,意味着两个人得睡在一起。


李东海抱着自己几件比较厚实的棉袄,缩着肩膀准备去客厅里。因为这张床不是很大,两个大男孩一起睡着肯定有点挤,而且他也不是很习惯和别人一起睡,李赫宰又是客人,所以自己只能乖乖地去睡沙发了。


“李东海?你去哪儿?”李赫宰看着李东海单薄的背影,喊了一句。


少年过长的刘海已经被撩开,露出一双有些无辜的大眼睛:“睡客厅啊。”


一句普通的话,愣是说出了几分委屈的感觉,配上那一双水光潋滟的眼睛,更加让人怜爱和心疼。


少年大大咧咧地掀开棉被,露出包裹在牛仔裤下蜷缩着的修长的双腿。“来来来,一起睡吧。”


一起睡吧。


李东海的脸就像是电视剧里演的那样,迅速地红了一片。


TBC.


评论(4)
热度(14)

© 蝉时晚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