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时晚雨

♡备(all)香 铠露 白昭

♡贺红 贺天女友粉

摸鱼为主

我亲爱的班长大人

Chapter.5 一夜无眠


一起睡吧。


睡吧。


睡。


。。。唔。


显然躺在床上一脸天真的少年没有意识到,一起睡吧这背后让人浮想联翩的意思。


仅仅是出于关爱同学的方面,而呆愣原地的男孩子显然巧妙地理解了另一个意义。并且在看到那人一脸人畜无害后,狠狠地唾弃了自己思想之荒淫。


李东海抱着衣服,躺在李赫宰的旁边,侧着身子的李赫宰倒是很有礼貌,迅速挪了一大片位置。


李东海伸长手关了灯,房间一下融进黑暗里,也显得安静许多。


头顶的台灯还有些浅浅的光圈,细小的光点迅速地泯灭在黑暗里。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随着起伏的胸腔,浮在空气中。


不知道是不是睡了两个人的原因,李东海觉得这床也暖和了很多,似乎旁边人的热度也透过床单传过来。


他能感受到李赫宰翻了个身,然后侧卧着,将脸对向自己。


“喂喂。。”李赫宰睡眠很浅,而且也很不容易睡着,与其睁着眼睛发呆,还不如叫醒别人聊聊天。


李东海有点紧张地缩了缩身子:“你快睡觉。。”


李赫宰似乎又往自己这边挪了一点,轻笑声在黑夜中格外明显,而且隐隐有些低沉与促狭。“紧张什么啊,聊聊天吧。我容易失眠。”


被夜色模糊的轮廓的男孩子,身上沐浴露味也遮不住的青草田的气息,像是广阔的海洋。


“我和你说,其实我是留级生。”李赫宰翻了个身,枕着手,眼睛无意识地聚焦在被天光照亮一角的天花板上。


“留级?”李东海来了兴趣,将埋在被子里的脸提上来半张,露出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你今年不是和我一样读高二嘛。”


“因为聪明咯。高三也读完了,不过。。因为某些原因重读了高三。”李赫宰停顿了一下,似乎在回忆什么年代久远的事。“我现在可是第三次读高二了,书我都可以背出来了。”


李东海也放松了很多,把被子拉到脖颈的地方:“真好,我来首尔读书就已经够满足的了。一定要好好读。”


李赫宰兴致勃勃地转身,枕着胳膊,侧躺着看向李东海:“对了,你为什么一个人住啊。”


李东海顿时像没了骨头吃的小狗,模样一下就变得可怜兮兮,连李赫宰都忍不住想要摸摸他的头。“我妈在木浦,我就一个人在这里住叔叔给我买的房子。”


李赫宰有些惊奇地噢了一声,因为在他的社交圈里,认识的大多都是家里的小太阳、明珠,捧在掌心含在嘴里,连一点点小磕小碰都要大惊小怪。


就连李晟敏,都是财阀少爷,跟着无所事事,反正家里早就为他联络好了数一数二的大学,他根本就没有认真读的必要。倒是这个李东海,看样子像是苦孩子出身,他自己一个人在家也不容易。


“你每天就吃那些垃圾食物,长不高的。”李赫宰爽朗地笑了笑,看着李东海一双漂亮的大眼睛。


李东海不服气:“我也不矮好吗!。。。我又没有太多的钱出去吃,买点零食混过去就行了,哪那么多讲究。。。”


说话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就像小孩的哼哼,还有点心虚的意味。


李赫宰使劲揉了揉李东海的头,颇有大哥哥风范:“行了你,以后干脆就跟着我吧,反正我家很开放,以后我俩出去吃。”


没想到少年会这么说,也许是语气间的调侃太重,并没有放在心上。李东海又缩了回去,因为热络的聊天,他往李赫宰的位置凑近很多,连李赫宰身上那种淡淡的沐浴露香味都清晰可闻。


他一下红了脸,又想着大晚上应该不容易看见,索性背对着李赫宰,把脸埋在被子里,闷闷地说:“好啦好啦,我要睡觉了。晚安。”


李赫宰的声音很轻,也很温柔。


“晚安。”


李东海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倒是李赫宰枕着手,目光无意识地放远,像是站在烟雨迷蒙中无措。


刚才对着李东海,差点点就要全盘托出了。


因为他身上有种很亲切的感觉,一切聊天都进行得无比自然流畅,但就是在遇到那件事上硬生生地住了口。


像是巨大的时间齿轮,在转动的过程中,不小心卡了一粒石子,接着整个庞大的机械系统随着这一颗小小的石子,停止转动。


也真的是很久都没有提过。


当年那种几乎算是整颗心都坠入黑暗里、像是被绝望织成的网紧紧包裹住的感觉,再也不要体验了。


背叛、欺骗、分手煮成雨水,浇灌在那个炎热的夏季。他的生活就像是早被埋好了无数的炸弹,看起来平整,却在一颗炸弹爆炸后,所有美好都炸得粉碎,不复存在。


意识还沉浸在那些挥之不去的回忆里,怀里一阵热乎乎毛茸茸的触感把他的注意力吸引了回来。李赫宰低头看,原来是睡着了的李东海,紧紧闭着眼睛,脸上带着潮红,嘴也无意识的嘟着,有着孩子气的萌态。


李东海蜷缩着身子,似乎是把李赫宰当成了自己的熊娃娃,使劲地把毛茸茸的头往他怀里蹭。嘴里还无意识地说着什么,但从语气听来,像是一些带着怨恨的嘟囔。


李赫宰有些无奈,只好宠溺地把他捞在自己怀里,睡着的海宝宝也很满意,向下撇着的嘴角也扬了起来。他把手环住李赫宰的腰,蹭在他胸口。


班长大人低头,趁着微漏进的天光,看清少年纤长柔软的睫毛,嘴唇是鲜艳的嫣红。


李赫宰一愣。


李东海似乎还不满意,抱了一会又开始细碎地嘟囔,一边扯着自己的衣服,在床上滚来滚去。李赫宰为了睡觉,只好一把捉住他,凑近李东海,才听清他嘴里的呓语。


热。


李同学无奈地笑起来,为了这个海宝宝,为了今晚能够好好的睡觉。他帮着李东海脱掉了衬衣和毛衣,又怕他着凉,只脱了上半身。


少年匀称白皙的肌体一下露在微白的月光下,肤色很漂亮,隐隐看得到特有的健康肌肉轮廓,只是和那张人畜无害的小脸实在有几分违和。李赫宰刚把衣服放好在桌上,少年光溜溜的身子一下就贴了上来。


李赫宰实在是没想到李东海睡觉会这么麻烦,而且这么黏人。想着平时的李东海对人很疏离、冷淡,也很容易害羞。只是没想到睡着了这么热情,还真是让人把持不住。


像只小奶猫,柔软又漂亮,而且因为靠的很近的原因,李赫宰闻到他身上隐隐的奶香味,像是雪糕一样。


他似乎很喜欢自己身上的味道,侧着身子,一只手环住自己,一边把埋在怀里的小脸往颈窝里蹭。毛茸茸的头发和呼出的热气往脖颈里钻,带着点刻意的诱惑。


李赫宰当时觉得不对,一把捏住李东海下巴,抬起脸的时候还是一脸猫咪笑,眼睛紧紧闭着,完完全全的梦游状态。


真是没办法。


拉扯间毛衣被扯上去一截,环在自己腰间的手也无意识的下滑,纤长柔软的指尖滑过腰际,指甲在皮肤上不轻不重地划过去,最后停留在皮带的附近,然后继续回到床铺上。


李赫宰刚想喘口气,却有些绝望地发现手指正对的位置就是自己的。。小赫宰。


李赫宰迅速地捉住了少年的手腕,让它不能乱动。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过微妙,哪怕是之前的床笫之欢都没有感受到的。少年身上清新而强烈的奶香味,指尖划过裸露皮肤时的细微刺痛和隐隐的酥麻,心里像是突然塌了一个空洞,无限地掉下细碎的砂石,砸在心尖儿上。


他听见自己急促的喘息,又对着安静下来的少年,愣愣地发了一会呆。


在发什么神经。


他暗骂了一句,乖乖地扣紧李东海的手腕,心神不宁地闭上眼睛。


已经很晚了。


隔天早上,李东海醒的很早,晚上他睡得很熟,而且梦到了自己在木浦的那只巨大的熊娃娃,又亲又抱,心里舒爽得不得了。


天已经亮了,有隐隐的天光从窗户渗进来,李东海又不太想睁眼,第一反应就是伸懒腰,结果一抬头,额头正好和面前人儿的下巴磕了个结实。手又下意识地往前推,一把按在某个硬邦邦的东西上面。


“啊啊啊啊啊啊啊班长啊啊啊啊!。。。”


“shit!!!”


鸡飞狗跳的早晨。


一向高冷的班长大人在他最难堪的一个早上,带着衣服几乎是逃似得“晄当”闯进了厕所里。


李赫宰顶着一双熊猫眼,身上的毛衣被昨晚上李东海扒下来了。穿着一件白衬衣,领口解开了两粒扣子,露出格外漂亮的锁骨,只是在往下一点点,隐约还可以看到淤青和几道抓痕。


他揉着下巴,疼得呲牙咧嘴,头发也乱,刷了牙之后走出来,揉揉酸痛的眼睛,直接栽在沙发上。没想到这种天气还得大白天洗个冷水澡,真是比昨天淋雨都倒霉。


抓痕?淤青?


——李东海昨天晚上不知道抽什么风,对着他乱扑。


下巴?


——大早上拜李东海所赐。


熊猫眼?


——昨儿个被李东海折腾得一晚上都没睡着。


晨勃?


——。。。


李东海梳洗好了,从厕所里慢慢地挪出来。还是那副乖乖的学生样,刘海乖乖地用夹子夹好,露出一双闪烁不定的大眼睛。


“那个。。。”


“昨天你睡觉不安分,一直往我怀里钻,还挠我。”


李东海一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自己确实睡觉有这习惯,顿时哭丧着脸:“对不起啊。”


李赫宰也尴尬,随便摆了摆手当是没关系。


“那。。早上。。。”李东海手指绞着衣角,一会儿偷偷地抬起眼看自己,又迅速地低下头。


李赫宰立马一本正经大义凛然,实际内心紧张到不行:“那是正常的生理现象,是个男人都会有的。你不要想太多。”


李东海一听,小脸顿时僵了,由白转红,滚烫一片,连耳根都是晶莹的淡粉色。他像是很难接受的样子,扭扭捏捏地哼唧半天:“我。。我是说你下巴的事儿。。我不知道我碰的是你。。。那儿。。。”


李赫宰愣了,顿时想一头撞死在李东海家算了。


搞半天还是自己自作多情全盘托出,这下好,高冷男神形象全哗啦哗啦碎成一片,他第一次在别人家出过这么大的丑,以前无论是到哪个亲戚家,哪一个不是夸他冷静从容,现在好了,整个一变态。


李赫宰在震惊之后迅速地调整表情,拎起书包,又恢复到那副冷冰冰的样子,虽然知道于事无补,但是谁知道李男神平静淡定的外表下,几乎要崩溃的内心呢。


TBC.


为了补偿这两天没写哈哈哈哈

写了炒鸡甜的一章

手好疼TTT


评论(13)
热度(13)

© 蝉时晚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