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时晚雨

♡备(all)香 铠露 白昭

♡贺红 贺天女友粉

摸鱼为主

我亲爱的班长大人

Chapter.7.SeaGreen


初春的风还是冷冷的,吹在脸上的时候有些细枝末节的刺痛,一阵一阵的困倦从大脑深处不断浮上来。李赫宰打了个哈欠,没想到李东海家离学校还挺近,可以走路去也不需要花太多时间。


他被路边上的早餐小贩吸引,听说不吃早饭容易得胃病,虽然他没有吃早餐的习惯,但转头的时候看见李东海一个人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忍不住张嘴喊道:“要吃吗?”


咕噜咕噜滚烫的热油,被油浸黑的铁丝网,几段嫩白的面粉条,黑锅的一边摆着炸好的油条。一旁的台子上还摆着一些简单的绿豆粥之类。


李东海倒是很兴奋地跑过来,像看到心爱糖果的小孩子,李赫宰有点想笑。


李东海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吃过这种早餐了,以前在木浦的时候总是围着海鲜打转转,海鲜面就是每天的早饭,油条之类的很少,偶尔喝粥他都很开心。


只是李赫宰就没这么迫切了,他本来就不怎么吃早餐,而且这种路边摊的东西是从来不吃的,每天早餐都是面包和牛奶,妈妈说这样吃才健康。


他看着李东海吃着油条很开心的样子,自己心情也愉悦了不少,咬下小小的一截。


味道还不错。


班长大人整个人有些昏昏沉沉地走进教室里,把书包往桌洞里一塞,直接趴在桌子上休息。他显得很疲惫,把脸埋在胳膊里,难得的没有拿起新买的题集。


全班第一次看见他们的高冷男神这样的样子,站在讲台上拿着书的语文课代表,书十分戏剧性的“啪”——从他的手中掉下来。


接着是秀秀气气清清爽爽的李东海,脸颊上还有些淡粉,背着书包规规矩矩的坐在了自己位置上。全班对于颜值表示心旷神怡。


李晟敏觉得不对劲,李赫宰竟然没有一进来就对他冷嘲热讽,于是戳戳自己前面的李东海:“小海海,李赫宰怎么了呀。”


李东海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有意义的东西,一张小脸硬是憋得通红,夹竹桃似得淡粉从耳根一直蔓延到了脖颈。


李晟敏眼尖,心里大概也琢磨出几分,一边对李东海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一边蹑手蹑脚地坐到了李赫宰前面的空位置上。 “喂,李赫宰。昨儿个你爸打电话给我,说你是不是去我家了,我说嗯。”


“昨天我在李东海家呢。” 李赫宰还是懒懒地缩着身子,枕在桌子上,回答也是漫不经心的。李晟敏早就摸准了他性子,知道怎么撩他,于是眼珠一转,计上心头。捏了捏嗓子,装出一副很惊奇的样子道:“哇,同居呀。”


“咳咳咳——”正在喝水的李东海,立马呛住了,躲一旁使劲咳嗽去了。


李赫宰猛地抬起头,一边抽出书包朝他打过去,一边冲他笑骂:“兔儿爷,今天没打你就皮痒啊。”


不抬头还好,一抬头一双熊猫眼和下垂的眼袋暴露无遗,他在看到面前人惊讶的神色后立马反应过来,又埋在了胳膊里,偶尔还可以听见“shit!”这样的咒骂。


李晟敏笑得前仰后合,一双眼睛弯成了细细的月牙,笑起来的模样滑稽又可爱。李东海发现身边女孩子的眼神都直了。


其实李赫宰是很小孩子气的男孩子。李晟敏有次在饭桌上,一脸满足地对李东海说。


然后就遭到了李赫宰的殴打。


“李。。。李赫宰啊,你这是去四川cos大熊猫啊。。。噗哈哈哈哈你瞧这黑眼圈,黑的多over!”从李晟敏的笑声中,硬憋出了这断断续续的一句话,李东海被她的模样逗笑,也不禁噗嗤一声笑出来。


李赫宰哼了一声,也慢慢抬头。


看见笑的一脸灿烂还有点傻乎乎的李东海,心里也开阔不少。


“李晟敏,真的很难看吗?”李赫宰揉着自己的眼睛,有些混沌的目光比之前清晰许多。


兔儿爷耸了耸肩膀,听见上课铃响的同时偷偷摸摸地缩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不忘丢下一句:“其实颜值强弱还是在气质上决定的,虽然你丫挂着两个大眼袋和吊着两热水袋似得,但是现在小女生不都喜欢什么卧蚕啊balabala的嘛,担心什么啊李校草。”


回到位置上后还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你应该去问李东海。”


其实李晟敏有时候说话很扯,但是其实是很有效的。李赫宰完全不需要担心自己在学校的地位会down掉,他的眼袋有点像卧蚕,笑起来的时候比之前更加温和,柔化了他锐利的轮廓,更加讨女孩子欢心。


李东海和李赫宰那一群人算是混熟了,开学也不久了,偶尔的篮球赛他们也渐渐会带着李东海一起去。有时候赢了,往往是三个大男生缩成一团,在路边的夜宵摊喝着罐装啤酒。


李晟敏总会嗷嗷怪叫着怎么又来这种路边摊,但是在分烧烤的时候他比谁都吃得多。


而且刚开始李晟敏吃一次就得拉一次肚子,李赫宰笑他是小姐身子富贵命,二话不说——开打,结果后几天李晟敏就没这种状况了,而且吃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喜欢拽着李赫宰李东海俩人去一些小吃摊晃悠。


有时候会碰到学妹,一般是送点小礼物之类的。李晟敏对这些小姑娘从来都是笑脸盈盈,而且有点坏坏的,总是把小学妹逗得脸红。


李赫宰就一边看着他一边默默翻白眼,他好像对这种事情向来不上心,身边也没有见过固定的女友。李晟敏喜欢调侃他清心寡欲,剪个头发就可以去出家了,李赫宰就开始殴打他。


有次有个姑娘围追堵截愣是把他堵在了校门口,李赫宰接过了礼物,只是淡淡地看了那学妹一眼,说了一句谢谢就走了。


李晟敏就开始抱怨他欺负小学妹,冷血无情balabala,偶尔李赫宰会反击几句,但是很多时候李晟敏嘟囔着嘟囔着就跑题了,又回到了今天老师穿了什么颜色的内衣用掉了几支粉笔之类的没营养话题。


那次走在李赫宰身边的李东海,回过头看了那背对他们慢慢走着的女孩子一眼。


身边还是李晟敏叽叽喳喳的说话声,有些飘渺与恍惚。


他看见那个女孩子的背影被单薄,很弱小,被夕阳拉得很长。肩膀还在微微的耸动,头也低垂着,应该是在哭吧。


他又回过头,看着他身旁依旧不起波澜的李赫宰,他丝毫没有被刚才的插曲所干扰,甚至偶尔会蹦出一句毒舌的话梗住李晟敏。


其实有时候李东海真的很怀疑李赫宰这个人到底会不会有感情,他永远是那样冷漠的样子,好像所有人都只是他眼中一个名字而已,仅此而已。


当他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会是怎么样的呢。


每次李晟敏拉着李赫宰和李东海在街上逛的时候,就会有些学生盯着他们窃窃私语。李晟敏就很不解的觉得这有什么好八卦的。


只是两个穿着名牌KENZO衬衫还格外好看的男孩子,拉着手在路边摊流连忘返的画面,确实挺让人八卦的。


李晟敏每次和他俩在夜宵摊的时候总会变得很话唠,有次他又开始对李赫宰碎碎念:“啊呀吃了这个之后再也不和你去吃餐厅了,真不知道那种私房菜的地方有什么好吃的。那里面的东西简直不是人吃的,标价那么贵以前还天天拽着我去吃。”


李赫宰就凉凉地反击:“行了吧你,当初是谁看到这种路边摊就掩鼻子翻白眼的啊。” 一旁啃鸡腿的李东海听得迷糊,就凑过去问他们。李赫宰倒是低头玩手机,没什么要回答的迹象,李晟敏则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一边俏皮而神秘地冲自己眨眼。


总之也没有回答的意思。


李赫宰也没有再来自己家赖着,倒是有每天晚上带自己去吃好吃的,李东海的小生活比之前滋润了不少。最开始是一些普通的小餐馆,到后来会去一些很高级的餐厅,吃饭的地点常常是李赫宰挑,从辣年糕到烤牛排都有。


李东海的体重在短短几星期之内狂飙。


在高级餐厅里负责人对李赫宰的态度好像很尊敬的样子,李东海就像个小狗一样围在他身边摇着尾巴问为什么。久而久之李赫宰也被问的烦了,心情好的时候就冲李东海抛个媚眼“因为我帅呗”,然后遭到了李东海的殴打。


有时候也会想,李赫宰并不是那么冷漠的人。


他会和李晟敏大干一架,往往会因为一些极细微的事情打到天翻地覆,但打完了拍拍身上的灰继续凑在一团。


他会帮自己暖水杯,因为李东海带着不是保温杯,水在初春还有些料峭的天气里很容易凉掉。于是他就一把抽过水杯塞进李晟敏的衣服里层。(....)


他会因为李晟敏说的几个荤段子而破功,笑的时候真的傻乎乎的,用李晟敏的话说就是满脸褶子,甚至露出一点粉色的牙龈。


时间好像这样平静地过去了很久很久。


李晟敏突然一屁股坐在李东海桌上,一直在坏笑,笑得李东海背脊发寒。在李晟敏勾引小学妹,或者是想到逃课的点子怂恿李赫宰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笑容。看起来好像乖乖的小白兔一样,其实不知道窝着多少坏水。


“说吧。”李东海把书包往桌上一挪:“又有什么好事儿?”


李晟敏十分内涵地嘿嘿两声,然后一把跳下来,蹲在旁边抱住自己的手臂,还一直故作娇弱地蹭来蹭去:“哎呀小海海,和我们一起去SeaGreen嘛。”


李东海在短暂思索之后,还是将目光投向擦黑板的李赫宰。


“酒吧。”李赫宰耸了耸肩膀。


其实以前自己是从来不去这种地方的,从小自己一直觉得要当老师的小帮手、同学的小榜样,既然当小榜样怎么能去这种声色犬马的地方呢,小东海一脸正义。


但是长大之后,可能是受到身边损友的“污染”,他也会跟着看他们私下传的那种“大片”,并且有时候也会去网吧,但是酒吧是一直不去的,妈妈不喜欢他身上有酒味。


但是这次情况不一样,又是邀请自己,如果拒绝的话是不是有损情谊,而且自己就一个人,做完作业也很没趣,还不如陪他们的去疯一疯。


李东海点点头,李晟敏立马欢呼开了,像个放出动物园的猴子一样到处乱窜。


三个人收拾收拾就去了SeaGreen,这家酒吧离学校也不是很远,规模倒是不小,而且来的人也足够。翠绿色的灯牌在一片暧昧粉中格外显眼。


酒吧里人很多,弥漫着一种奇怪的古龙水香味,这种香味极具诱惑性,让人觉得心里痒痒。这倒是和李东海想象中的酒吧差不多,只是没想到没有胸大腰细的美女,到处都是男人。


而且有些男人妖媚的很,一张小脸比女的都精致,李东海感觉自己就是进了盘丝洞的唐僧,一进来唰唰唰好多人朝这边看过来,而且都不是善意的眼光。


李赫宰和李晟敏俩人轻车熟路的,倒是李东海怯生生地跟着他俩后面,他不太喜欢这种过于暧昧的场合。


人太多,忽然前面俩人的身影就不见了,反而是越来越多往孤身的李东海这边靠过来的男人。有人向他搭讪,更有人已经开始拍上自己的肩膀,李东海莫名觉得来者不善,回答也很敷衍。


本想以这种方式让那些人走,没想到他们对李东海这幅小白兔的样子越加吸引,缠他也是越来越紧,而且隐隐有些挑逗的意味。


李东海紧紧抱着包,身边都是浓烈的古龙水味,他不喜欢这样的味道。


忽然有个人挤开人群的包围,伸出一只手把自己揽了过来,并且牢牢地抱了上去。


他感受到少年的热度与逼人的威慑,温柔而清新的青草田气息一下充斥了李东海的呼吸,他像是沉在深海里的人突然抬起头来,贪婪地呼吸着氧气。


李赫宰礼貌却丝毫不减警告意味地说道:“抱歉,他是我的,请不要再找他了。”


李东海的心被中间四个字填的满满的。


然后继续拉着李东海的手穿过重重的人群,李赫宰握的很紧,手心的热度随着胳膊一直传上了脸。本来漫长的路程变得很短,李东海看见了坐在吧台椅子上冲他俩挥手的李晟敏。


到了吧台李赫宰就松手了,他点了一杯威士忌,然后坐在了空位置上,他看李东海的目光还有些埋怨:“笨死了,要不是我那样说你早就被男人给淹死了。感谢我吧。”


李晟敏则有些心焦地担心他被别人吃豆腐,一直围着他到处看:“你以后遇见那些人啊,就直接往前面走,别乱喝什么东西,要不然隔天醒了你还不知道在谁床上呢。”


李东海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绞着校服的手指也慢慢地松开了,他的脑子里一直转着李赫宰刚才那句话。


是这样吗。


仅仅是为了帮自己解围吗。


突然一阵人群欢呼拉回了他的思绪,李晟敏则是捧着一杯酒怪叫着迎上某个正在往这边走来的人。李东海没什么兴趣,干脆也坐在吧台椅子上,无聊地翻动饮料卡片。


那个人很受欢迎,染成棕色的头发卷翘,衣服也是很潮流前卫的,而且价值不菲的那种。李晟敏和他碰杯,喝了一口笑道:“今儿个什么好日子,把我们的老板招来了。”


被喊做老板的人笑得很欢快,而且洒脱,他似乎一直在和人碰杯。


没想到李晟敏突然跑到自己身边,装出一副很隆重的样子:“今天给金老板介绍介绍我们的新哥们。”


李东海见状也转过了椅子,站起身想和那老板对视。


“老板你。。。”后面的好还没说完,李东海目瞪口呆硬生生刹了车。


面前的老板生的比女人还要精致,眼睛大而晶亮,性感的很。五官虽然阴柔却依然有着傲气,眉眼深邃立体,染棕色的头发垂在脸旁,头顶斜着打下来,多了几分柔和与诱惑。


只是俩人的表情是一模一样的。


“小东海?!!”

“希澈哥?!!”


日子缓慢而平整的碾过去,把岁月碾成一条绸缎。我们的爱恨、眼泪、笑容,像是上面的花团锦簇,勾勒出最美好最平滑的线条。上面最漂亮最灿烂的短短一截,就是青春。


无论是刹那的光影与漫长的夏季下午,哪怕只是一眨眼的时间空白,也许就是一辈子的流淌。


在平静而不起波澜的大海下,是黑暗的暗流涌动。而平凡的我们踩着漂浮在海上的小木筏,保持着摇摇欲坠的平衡。


但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一半活在现实里,一半活在理想中,他们就像是这大海里被水草缠住的人,一点点拉入更深的海沟里。在绝望的夜晚挣扎,在面对希望升起时,闭上眼睛。


我们身边总会有这样的人。


比如李东海身边的金希澈。


TBC.


好了 又出来一个人物 金希澈应该没有固定cp…


评论(6)
热度(12)

© 蝉时晚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