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时晚雨

♡备(all)香 铠露 白昭

♡贺红 贺天女友粉

摸鱼为主

【Star.】徐太宇×林真心

马上就要交手机惹又撸了两篇估计以后就是周更了_(:з」∠)_

《班长大人》可能又要拖一拖了 愧疚脸呜呜呜对不起我可爱的小天使们T^T


以后可能就是周更惹 其他文也是这样的


Three.为什么没有发现遇见了你 是生命最好的事情


徐太宇把手伸进林真心被子里,摸到了那双冰凉的手,指尖缠上去,紧紧地握住。哪怕是没有正常该有的温度,也想用自己的热度温暖。


“林真心。”徐太宇的目光轻柔地落在女孩温柔的脸上,声音轻得就像是从树上落下一片花瓣似得,语间盛满字字深情,任谁也不忍动容。


“你以前和我说,要我好好追陶敏敏。告诉我告白的方法,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女孩真是傻得可爱,像马尔济斯犬,温和、善良、笨乎乎的。”


“我带你旷课,带你去溜冰场,惹出了不少麻烦。喜欢做坏事让你洋相百出,我想你一定恨死我了。但是有时候我根本忍不住欺负你、逗你,喜欢看你的反应。等我有一天发现我已经好喜欢、好喜欢你的时候。我就已经完全克制不住这种感情了。”


“当你看着欧阳非凡的时候我就很生气,想把你压在墙上很生气地告诉你不要看着他了。但是我知道这是我喜欢的女孩子,我能做的就是让她幸福啊。”


“所以啊——快快好起来吧,你的欧阳非凡还是很受女孩子欢迎,你不好好护着他真会被人抢走的啊。快快好起来,不要忘记麻酱和面的约定。记住不要葱花,尤其是萝卜汤。”


“啊、对了,你喜欢的刘德华拍了新电影,票都快售完了你都不醒。还好我帮你买了两张,就当是我给你俩的礼物吧。”


“快快好起来...”徐太宇慢慢弯下了腰,少年背脊的弧度在光下格外美好。一切都像是一场煽情的电影主题曲,


徐太宇缓缓贴近林真心的脸,感受她微弱却平缓的呼吸轻柔地拍在自己脸上。嘴唇轻轻地贴在她撩开额发的光洁额头上,这是他最后的承诺。“....就当是为我。好不好?”


停留短暂两秒的吻,如同蝴蝶振翅前对花瓣最后的留念。


徐太宇走出病房的时候,在门口停留了很久。


记得小时候听王子与公主的童话,王子最后吻醒了公主,两人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以前觉得很烂俗,现在想起来却觉得让人羡慕到偏执。


最后留在我眼中的你依旧没有醒,看来我注定不是那个王子,终身只是保护你的骑士。


既然遇见你竟花光我所有运气,陪伴是不是就太奢侈到遥不可及。


林真心在徐太宇走后的第三个小时,身体终于有了稍微的好转。严重的高热终于开始使她出汗,全身滚烫可怕的热度下降了一些。


她皱起眉头,痛苦地咬住苍白的下唇,咬出一行淡淡的梅红色。


“嘘...”医生听见她嘴里在喃喃些什么,便俯身去听,没有听出什么具体的字句,只是几个模模糊糊断断续续的音节。“绪…态…宇…”


医生起身后神色迷茫地冲几个小护士摇了摇头,她想找欧阳非凡说一下林真心的病情情况,没想到在房里并没有看见欧阳非凡的影子。


自从昨天那个男生来了以后,好像就没有看见过他了。


TBC.


Four. 也许当时忙着微笑和哭泣  忙着追逐天空中的流星


听说人在下意识里喊出的名字,才是这个人心底最相信、最依赖的人。


大概是梦中一切都是模糊的,我又梦见那年我偶然撞见陶敏敏和欧阳非凡,心痛到想要就这么在水池里淹死自己的全身冰凉的痛楚与绝望。


忽然有人握住我的手,我感受到他注给我的热度,从细枝末节滚烫而连续地淌进我的心脏。


他给我赖以生存的氧气,拯救我于水火之中。


我好像在梦里又看见他冲我笑得邪气而猖狂,一身干净校服也遮不住那股不羁的劲儿。身上总有一股自己不喜欢的烟草味,偶然一次无意的抱怨后竟神奇地再也没有闻到,取而代之的是少年清新的青草田气息。


如同萌芽在阳光下滴下露珠、棉被被日光烘成暖乎乎的暖巧克力、拉住我手时交融的热度。


喜欢骂我花痴喜欢说我笨,对着陶敏敏一副流口水的傻样。欺负我的时候笑得不知道比谁还开心,却比谁都认真地把我的话记在心里。给我动心的关怀与照顾,却让我的告白介于别的女孩始终说不出口。


太卑鄙了——林真心意识朦胧中,感受到自己额头上有缓慢却灼热的温度,像是一束日光,穿透块块坚实冰层,无比坚定地把自己无孔不入的慌乱中拉出来。她模模糊糊地想:——明明是答应帮我追到欧阳,却让我喜欢你。


你还让我狼狈地在你和她面前出洋相,发了一场这么憋屈的高烧。不来看我,还和陶敏敏在一起让我羡慕的不得了。


即使这样。


我还是很——非常——特别——喜欢你——


欧阳非凡在稍微开了一点点的门缝里,看见自己心爱的女孩子被情敌亲吻额头。他很不甘心地承认那画面着实美好到只要裁下来,就是一部清新电影里煽情的团圆剧终。


时光仿佛猝然减慢,如同电影里的不断拉长雾化的慢镜头,所有涌进的余温夕阳给这个场面打上柔和的补光,仿佛连细微的绒毛也镀上了浅浅的金边。


少女睡着的面容温婉秀美,因为沉浸在夕阳红中而变得红润生动。少年亲吻额头的场面变得格外圣洁而美好,像是开着一朵漂亮欣长的鸢尾花,上帝也忍不住的细细怜爱。


心里已经榨不出酸涩与难受了,他好像懂了某种大人口里你长大才会懂的东西,他好像"放弃"的含义。他懂得了另一种与占有欲截然不同的喜欢。


他想要给林真心足够的幸福。


心里难过也无所谓,转过身特别没志气地哭了也无所谓,只要能看见她一直保持微笑着就好了。


当初特意找徐太宇来502病房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开始成长了吧。


等徐太宇满脸落寞失望地走出医院大门后,他猛地一把揪过徐太宇的领口,在拽到一个不起眼的小巷子后,结结实实地往他脸上狠狠地砸了一拳。


他知道自己用的力气很大,因为砸后的拳头真的很疼,徐太宇的嘴角也裂开了,渗出鲜红的血液。他不敢置信般用一种怪异疑惑的目光盯着欧阳非凡,拇指用力地擦过咧开的嘴角,厉声喝道:"你干什…!"


又是扎扎实实的一拳,没等话说完,凌厉的拳风已经落在了徐太宇脸上。


还是…不甘心吧…


对面的少年不再言语,一直按耐着的戾气暴露无遗,像是一头暴怒的狮子般,让人可以感觉到他膨大着的愤怒气焰。徐太宇狠狠地往欧阳非凡肚子上踹了一脚,接着疯狂地扑上去。每一拳都注满了滚烫的愤怒、不甘、包括羡慕。


两个年轻气盛爱恨分明的好兄弟,终于为了一个女孩毫不留情地打了起来。


从半垂天边的余温夕阳,到夜幕四沉的平静夜晚。俩人打得气喘吁吁,最后都体力不支,啪得直接倒在了地上。


欧阳非凡可以听见自己急促的喘息声,眼底是一片溅开的星星。对方躺在他不远处,也是同样的呼吸。


天边是柔软的紫黑色,像是某种质感良好的高级缎带,缀满了许多年都不曾见过的星星。调皮的眨着眼睛,融化在岁月光阴汇成的长河里。


"喂…徐太宇…!"他大声地冲天空喊。


"干嘛。"对方没好气的回答。


"林真心…"欧阳非凡停顿了一会:"她真的很喜欢你,我不想让她难过。你如果很喜欢她的话,就不要再让她不开心了!"


"滚啦你!"徐太宇喘着粗气大声地吼回去,却又落寞地、饱含遗憾地:"…可是我…很快就要出国了啊…"


四周静悄悄的。


只能听见没关紧生锈的水龙头,一滴滴砸在地面上的清脆声响。


TBC.


评论(3)
热度(18)

© 蝉时晚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