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时晚雨

♡备(all)香 铠露 白昭

♡贺红 贺天女友粉

摸鱼为主

【Star.】徐太宇×林真心

Five.人理所当然的忘记 是谁风里雨里一直守候在原地


午后的阳光温暖到让人昏昏欲睡,几只趴在屋顶的猫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恰好的温度使这条街道都沉浸在迷醉的面包烘焙般的香味里。


于南做了徐太宇好几年的辅导老师,也很少看见徐太宇这么认真的样子。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Bad boy,老是邪邪地吊着眼角的,曾经把书一页一页地烧来取暖的坏学生徐太宇也有这么令人惊叹的一面。


认真地一页一页在书上验算,执笔时毫无玩笑的严肃,侧脸轮廓在暖光下温暖得太迷人。


包括现在。


他揉了揉太阳穴,帮徐太宇翻过一页吉他谱。“你怎么突然想弹吉他…”


后者毫不在意地抚弄着琴弦,刚刚洗过的头发蓬松清爽,遮住浓眉。他漫不在意地笑,“因为想弹给喜欢的人听啊。”


于南默默地擦了擦汗,周围仔仔细细地看了一眼确定没有徐太宇的爸爸和妈妈,不然他俩一定会急得蹦起来大呼早恋的。


“过几天都要出国了…而且一去就是好几年…”于南怀疑地斜眼看着认真弹吉他的徐太宇,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小直至消音。


“所以嘛。”徐太宇像是根本没有听懂他言外之意似的,笑得越发灿烂了,“出国前最后的礼物,不错吧。”


于南默默地低头看琴谱,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别看我”的样子。


他实在是没有搞懂徐太宇同学的逻辑能力,既然喜欢的话那就和爸妈申请留下来啊,凭家里对他的溺爱程度轻松拿下爸妈不是问题。万一几年过去,白云苍狗,物是人非,人家小姑娘大好青春年华真的会拿来等吗?


他知道徐太宇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什么都不在意,给人一种霸道的感觉。但其实是有点孩子气的,但有时候细心的程度让他都有些讶异。


午后柔柔的日光从被风扬起的窗帘里照进来,像是亲吻一颗甜蜜樱桃一样,给少年低下头时浓密纤长的睫毛镀上灿烂金边。他浑厚低沉的嗓子唱歌倒是别有风味,和吉他俏皮灵动的音符纠缠着,好像猝然拉动了漫长的时光卡带。


“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我听见远方钟声响起

可是我没有听见你声音

认真呼唤我姓名…”


半晌,于南听到一声轻轻的叹息。


“…我喜欢她就够了。”


这句话一声声地响在心里,直至闷闷的回音。


是谁在深夜里咬着手无声流泪,又是谁抱着吉他傻傻盯着星星满眼迷茫。


是谁为这个还太仓促的故事画上了一个不圆满的句号,那一笔下去的细小缺口却好像可以涌进滔滔不绝的盼望。


愿山野都有雾灯,照亮你的每一次前行。


让我们把时间调到两年之后——


“真心!”樱木攥着一张红彤彤的录取通知书,另一只手使劲地环着一路跌跌撞撞的天才,一边跑一边大呼小叫:“录取通知单!”


并且十分厚脸皮地忽略掉了一众路人惊诧如看蛇精病的目光。


林真心的头发长长了,柔黑的发尾扫着少女挺直的背脊,清爽又好看,在光下泛出柔软的光泽。她袅袅婷婷地站在面馆门口,清秀温婉的脸上有着格外暖心的笑容。


樱木拽着天才一溜烟的小跑,刚跑到她跟前就使劲地深呼吸一口,把通知单迅速地塞进了林真心手里。他俩还是大男孩似的,一口一个大嫂倒是喊得亲热,格外起劲,林真心越害羞就越大声,直至最后林真心直接把脸埋进手心:“…我们还是先吃饭吧…”


林真心挑了个靠窗户的位置,刚坐下,服务员十分周到地立马捧上了菜单。林真心手指在麻酱面和萝卜糕之间上下滑动,并且有愈加徘徊的趋势。


在服务员和樱木天才一众面面相觑相对无语的情况下,樱木选择了果断抢过菜单微笑着对服务员小姐说:“三碗麻酱面谢谢。”


服务员小姐脸上原本迅速集合的黑线转瞬即逝,十分礼貌甚至有些感激地笑了笑之后就下楼了。


“老大说的一点也没错…在萝卜糕和麻酱面上能纠结五分钟…”樱木抽了几张纸巾,意味深长地瞄了一眼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的林真心。然后朝窗外随意地看着。


依旧是熟悉的街道与川流不息的人群,大片大片柔软的绿荫与喘息着的夏蝉,穿着校服的学生从校门口一批一批地涌出来,一团一团的白色像是甜蜜虚幻的梦境。


估计有了孩子以后还可以很自豪地和他说,你老爸我以前可是相当有震慑力的哦。


那些个不把读书当回事,一心一意只想好好放纵自己的心,把青春一寸一寸地掰下来揉进蓝天里充当云朵的日子。被机车轰鸣声与呜呜风声充斥的耳膜,校服永远不好好穿整齐,老是对着镜子研究自己新发色,隔几天就会因为打架留下满身的伤痕却也无比畅快的浪荡岁月。


跟着老大的日子里,一点都没有后悔过。


像是洒下了光阴碾磨成的金粉,在记忆里它们清澈透明得发亮。


他在同样托着下巴看着窗外的林真心眼里,看到了同样的岁月变迁。


当端盘子小哥端着面放上桌子时,三个人都傻了。在互相的“你点的?”“没啊!”中更加疑惑了,明明只说了三碗面,怎么又多出了一碗。难道服务员小姐耳朵不好?那也不至于把三碗记成一碗吧…


端盘子小哥利索地放完面,同样年轻的脸上写满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不要看我我只是个端盘子的…”这几个字。


林真心盯着那碗面,愣了半晌。眼底就像洒了沙子,喉咙里半天都挤不出什么话,倒是眼圈迅速地从里到外一圈圈红了起来。


“麻酱面——麻酱和面,一定要分开噢。”


一小碟麻酱,还有干干净净温热软滑的面。用青花瓷碗盛着,偶尔可以看见蒸腾着的白雾,袅袅升起。


迅速地触到了心里的敏感点,拉响了一声声的警报。台风过境般,席卷起心头纷乱。


林真心低着头,肩膀耸动着,一滴一滴眼泪砸在手背上。如同阴天溽热的雨云。


她听见樱木喊了一声:“…老大!”


那就是了。两年的翘首等待。


接着有一双手温柔地用指尖擦去脸颊上的眼泪,捧起她的脸。依旧是记忆里的样子,还是带着挥之不去的痞气,桀骜俊朗的面孔上洋溢着温暖到可以灼伤的大大笑容,连他弯弯的眼角上都好像盛开了一朵柔软的矢车菊。


“我遵守约定——回来了。”


徐太宇说。


TBC.


评论(2)
热度(29)

© 蝉时晚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