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时晚雨

♡备(all)香 铠露 白昭

♡贺红 贺天女友粉

摸鱼为主

我亲爱的班长大人

Chapter.8


遇见金希澈算是李东海生命中挺惊艳的一笔,或者是他再未见过那样赤忱坦然的人,以至于金希澈这三个字在他生命中过于鲜明,甚至照亮了一小段青春。


第一次看见金希澈是他被某个知名的演艺公司选中试镜的时候,那时候他才刚满十五,脸上就写着“懵懂无知小屁孩”几个字。


第一次看见那么光鲜亮丽的灿烂世界,觉得每个来来往往妆容精致的模特身上都会发光,他们眼角每一朵柔软绽放的花儿都是上帝怜爱的吻,他们身上浓烈的香水味都是花蜜酿成的晨露。


李东海正抱着书包发花痴,突然肚子痛得死去活来。李同学暗暗叫苦,估计早上吃的东西不太好干净。可是其中不断穿梭着的踩着小高跟的白领一个个忙得快要脚不沾地,哪还有时间管他这个傻愣愣的学生。


李东海酝酿了一阵也没敢拉住一个人,只得默默地抱着书包蹲角落去了。这个角落和大厅离得比较远,而且很少有人来往。李同学叹了口气,把身子又挪进角落一点。


蜷缩着的,有些单薄的身子。让人有安抚的想法。


突然有个声音响起:“喂…就你呢。蹲那干嘛啊,长蘑菇呢。”


那个人在自己身边待着,还学着自己的样子蹲下来,声音带着桀骜:“挪点。对,再挪点。”


李东海默默地缩着身子又挪了一点。


突然从旁边递过一只烟盒,红白的,包装精美而低调,是万宝路。“来一根?”


他摇了摇头,却闻到一阵淡淡的烟味。转过头的时候,正巧和看他的那个人撞了个对视。


李东海紧张地捏紧了衣角,眼睛在白光下泛起湿润的水雾。


那是一张格外惊艳的面孔,年轻而桀骜,挑染的粽发烫成卷儿,根根清爽地垂在眼边。眼睛里含着一股淡然,什么都不在乎似的。修长白皙的手指夹着细长烟身,却无非地叫人涌出指尖的寂寞来。


神情慵懒而美丽,是介于一种男性刚毅与女性阴柔之间的中性美,嘴角勾起来的时候真是迷人得可怕。


“不吸烟?——new model?”那个人懒懒地笑笑,随意地弹了弹烟灰,声音挟着诱人的危险。


李东海轻轻地摇摇头,咬了咬牙:“…我只是过来试镜…”


那个人却好像没听见他说话似的,自顾自地谈笑道:“我是金希澈。交个朋友吧。”


也很霸道的人呢。


李东海也微微笑起来:“我叫李东海。”


这是李东海脑子里能回忆起来的所有片段了,此后的一切都像是笼上了模糊朦胧的雾,惟有金希澈第一次那种慵懒雍容的姿态,像是一朵柔软的花,柔柔地扫过他的心尖儿。


就好像脚踝上缠着丝绒绸缎的天神一般,带着足以为人倾倒不顾一切的美。


尽管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圈内大名鼎鼎的一流导演Kimheelchul,尽管他还不知道金希澈为了他愣是延迟了半个小时的电影发布会,陪他这么个小屁孩蹲到小腿发麻。


金希澈的助理维尔是陪着他一路从小演员到大导演的"老人"了,金希澈的性子他摸得很准。这个人对钱财啊地位啊都不太当回事儿,就算用匕首抵在他脖子上要他宣布出柜都只是动动小拇指的问题。


唯独是感情和第一印象,就忌讳看重得很。


他还记得有次陪金希澈去一个大牌的K,里面坐着的可都是一线演员,个个推杯换盏满脸堆笑,金希澈也笑,笑得格外妖异,甚至硬生生地压下了几个当红美艳女星的风头。


但是一有半露酥胸的女演员往他身上黏的时候,他直接就一反手推开了,笑容不变但力气也不小。那演员是在圈里混了几年,知道这大导演的意思是让自己离远点,于是冲着金希澈讨好似的笑笑,连忙出去买酒去了。


事后他无意中问起,金希澈神色淡然地喝着咖啡,抿了一小口:“光看着就不讨喜。太艳了,香水味也是,明明走的是玉女派,用那么浓的香水干什么。”他刻薄地笑笑,“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往别人床上爬的贱货么。”


他就是有这么不留情面啊。好几个和金希澈打过交道的高层人员,一个个摇着头苦笑。


后来俩人闲谈起这事儿,维尔温柔地揉揉李东海的头发:“你看他当时还主动和你搭讪,陪你那么久。就是给你打了一个章,贴了一道护身符。喜欢得紧呢。”


诚然,尽管维尔没有直接涉足娱乐圈,但是陪着金希澈也在这人人心照不宣的圈里摸爬打滚,见的世面也多了。


当初第一次看见大牌明星一个个柔若无骨地往老板身上靠的时候,讶异得差点连手里的香槟都洒了,一旦见的久了也不太放在心上。


只觉得这圈里都玩的开,个个都是人精,上至一线大牌演员歌手,下至跟大白菜似的任人挑选的新人,都是为了生存变得势利世俗,虚假得让人作呕。


莫不说他都看厌,金希澈早已腻味得不行。


但李东海和他们那些人就不同,从头发丝到指甲上的月牙白,毫无半分谄媚与世俗。恰恰相反,精致清俊的脸上白得不僵硬,反而透着水蜜桃似的健康粉红,一双大眼睛湿漉漉的,像是可以望进心坎里去。


从第一眼他就从心底里把李东海当亲弟弟来看了。


*


金希澈的面孔依旧精致得可怕,那妖艳丽绝的媚没随着岁月流逝而淡去,反而多了一分落寞与沧桑。跳跃缤纷的彩光斜斜地照在他的脸上,明明是格外漂亮的场面,却让有种想哭的冲动。


他哽咽着说出一句:“希澈哥…”


霎时千言万语欲语还休喷薄欲出,正当爆发时后者却毫不留情地一掌糊过来:“啊哈哈哈原来是小东海啊好久不见好久不见上哪鬼混去了啊!”


李东海当时就原地石化,目瞪口呆无语凝噎.jpg。如果现在是一部电影,就能看到名为李东海的石像上裂开一小道口,然后迅速咔咔咔一路裂下去。


好歹多年重逢的镜头也该稍微煽情一点吧…李晟敏默默地把高脚玻璃杯举起来挡住脸,一边冲同样目瞪口呆下巴掉到地上的调酒师露出一个甜腻的微笑。


…调酒师二话不说立马捡起下巴迅速地低头调酒,换成一句话来说就是“你们没有看见我我只是个小透明不要看我不要看我…”


李赫宰调整了一下僵硬的面部肌肉:“额呵呵呵…呵呵呵呵…”


金希澈勾了勾唇角,刹那所有流光溢彩流转于他眉目之间,硬生生拽来了身边许多人的目光。


他就是这样,长相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标志,但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不动声色地撩拨每个人的心,仿佛从身体里散发着细细打磨出来的光晕。


他敞开手,一把环过没有缓过神双目呆滞的李东海小朋友,在他耳边压低了声微笑道:“哭什么,不是有我么。”


李东海当时一下没忍住,鼻子酸得厉害,眼泪在眼眶里打了几下转,终究没有落下来。


金希澈一只手搭着李东海肩膀,一只手摇着酒杯,眼神在李晟敏和李赫宰间游离来游离去,最终幽幽地开口,“说吧,谁带他来的。”


“他!”

“他!”


两个人几乎同时像炸了毛的猫似的跳起来,毫无同学情谊地都把手指向了对方,在看到同样坚定不移的眼神后十分没底气地缓缓低下了头。看来有时候太有默契了也不是个好事…


金希澈看到俩人几乎同步的反应,噗嗤就笑了,“你俩说双簧呢啊。我就问问,李东海这孩子不像是来这种地方的人。不过也挺好的,至少重逢了嘛。”


俩人这才放下了在嗓子口提着的扑通扑通小心脏。


其实李赫宰也是一个笑起来很温柔的人。


李东海坐在金希澈对面,本想和哥哥好好地叙叙旧,没想到一出神就望见了金希澈身后的李赫宰。


此时他正右手举着一个高脚杯,愉快而爽朗地勾住朋友的肩膀碰杯喝酒,这个角度可以看见他鼻梁两边的玫红色灯光阴影,还有他笑起来的时候露出粉红色的牙龈,眼角细微的鱼尾纹。


煽情的背景音乐,漫天的火光与灰岩,他像从千万年前遗留下的一块琥珀,凝聚着兵荒马乱而仓促落拓的美丽。


金希澈看他出了神,往后一望,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于是微微地勾起唇角:“赫宰这个人啊——”


面前的孩子立马回过了神。


"重情却又怯于表达,感情上的事永远弄不明白。他需要人去引导他。"


李东海疑惑地歪头,表示听不懂。


金希澈大大方方地笑,以后你会明白的。


TBC.


屯了很久的稿子终于见天日了。


最近状态很不好,在尽力调整,会努力写出最好的班长大人。


我爱你们。


评论(3)
热度(8)

© 蝉时晚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