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时晚雨

♡备(all)香 铠露 白昭

♡贺红 贺天女友粉

摸鱼为主

《表弟什么的最讨厌了→赫海》

赫海的718贺文 两位小天使九周年结婚纪念日 击掌(○`ε´○)/\(○`ε´○)

不定期短期 不定期结局
年下 表弟梗
不负责任的砂糖傻白甜
流水账小学生style

About“表弟什么的最讨厌了。”

李东海有一个表弟。

表弟三岁时他六岁,小家伙穿着米奇背带裤跌跌撞撞到处跑,不一会儿就跑到李东海身边,抱着腰,黏黏糊糊地把头蹭在他腰间,像是狗狗祈求抚摸一样的撒娇。

于是李东海就很哥哥地摸头,亲亲脸颊,小家伙再一溜烟地跑开。等李东海感觉到不对劲时,双手一摸腰,湿哒哒,全是口水和鼻涕。

那时候对愤怒的概念还很模糊,只记得那种恨不得把他所有棒棒糖都抢过来的冲动。

表弟十二岁时他十五岁,因为是亲戚索性读了同一所学校。那时候的李东海唇红齿白,弯着眼角笑起来的时候像最可爱的小兔子,在一片学生中简直是漫山遍野牵牛花中长出了一朵茉莉。

甚至连学校里有名的校花般存在的女生,都低着头红着脸,把一封粉粉嫩嫩的信递给了李东海。回家后还没拆开,随手放在桌上,被在床上玩游戏机的表弟一把抢过。

随后被迫答应了一系列不平等要求。

结果等被奴役的一个星期过去,表弟耸耸肩,“是吗?那我可能用来擦鼻涕了吧。”

为了这事校花好几个月都没有理李东海。

同样李东海也好几个星期没有理表弟。

然后,到了表弟十三岁生日的那天晚上。

虽然平日里确实很讨厌,但是很多时候也帮自己顶了不少黑锅,李东海出于人道主义考虑还是兴冲冲地买了表弟最喜欢的游戏机。

等他回家的时候,妈妈正在厨房里切菜。哗啦哗啦的水声,冲洗筷子的声音。

家里空荡荡的,有点冷清。鞋柜最上层,那双干干净净的黑彩虹不见踪影。

“东海回来了?”妈妈用手背擦了擦汗,“你表弟今天回加拿大读书呢,才走不久。”

李东海失眠了一晚上。

从来没有认真地叫过自己哥哥,总是“李东海”“李东海”地喊着。于是自己也很不服气地,不喊他表弟,而是“李赫宰”“李赫宰”地反击。

表弟,李赫宰。

然后就是好几年好几年的过去。

李东海二十岁了。

About“你有没有很想我”

学校放假,在家里闲着没事做的李东海约了几个朋友,在图书馆里转了一圈,又在隔壁书店买了几本书。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各家各户的抽油烟机开始转动,菜香混合浓烟从窗台里飘出来。

“我回来了。”一如既往地到家先打招呼,没有听见妈妈的回应,倒是听见了妈妈与另外一个女人很亲切地聊天,然后才应了一声“回来了啊,就等你了。”

转过鞋柜,抱着书转身,然后愣了一下。

身形欣长如矢车菊的少年,正在举着玻璃杯喝水。四分之三的侧面对着自己,另一半藏在阴影里。阳光斜斜地涌下来,于是柔和的轮廓,握着杯子的手指,脸上的细小绒毛。被镀上一圈金边。

少年似乎注意到他的存在,然后转过身,对李东海笑了一下。

李赫宰。

就是李赫宰。

不管是高高的个头,可以称为衣架子的身材,还是凌厉的眉目。这些与记忆中的表弟无法重合的特点都不算什么。他笑起来的时候那种不达眼底浅浅的笑意,有些坏、有点邪气的笑容。

就是他,完全不会质疑。

一瞬间丧失所有打招呼的能力,尴尬癌发作,于是很僵硬地笑了一下就转身躲进房间。

设想过很多重逢的画面,但到了那一天也另当别论,还是比乌龟还会逃避。

只顾着埋头吃饭,彻底忘记自然两个字怎么写的李东海,就在尴尬中吃完晚饭,味同嚼蜡。

神情恍惚地洗澡,洗完才反应过来忘记拿衣服,心里咯噔一下。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敲了敲门,李赫宰有些戏谑地:“带衣服了吗?”

李东海气结,果然从小到大恶劣的本性就没有改变。只得调整语气,放软态度:“你能帮我拿下吗?”

可怜兮兮的话让李赫宰噗嗤就笑了。“开门,我给你。”

李同学条件反射地立马接话“你要干什么?!”随后才反应过来,后悔得用脑袋撞墙。

“你难道希望我干什么?”李赫宰挑眉,一句话把李东海逼得走投无路,只能乖乖把门打开一个小缝。

那边递过来一件衣服,李东海接过衣服的瞬间迅速关门,没想到对方比他还快,立马用手肘抵住门缝。

“你干啥!!!!”李东海又羞又气,大脑停止运作,进入手足无措模式。

那边过了好一阵,才闷声闷气地传来一句话。

“李东海。”

“干!嘛!”

“你有没有很想我?”

“……”

“不说话?那我就进来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别别别!!!”

“想不想。”

“想!!啊!!能不能先把手放出去啊!!!”

“我也很想你。”

门合上了。

About“那就亲一下”

我也很想你。

我也很想你。

我也很想……

李东海你想什么呢!!你可是直男!!呸!!你可是表哥啊!!!

正在唾弃自己思想之荒淫的时候,李赫宰推门进来了。

穿着一条宽松的绵七分裤。湿漉漉的黑发,黏在眼角,脑袋上还搭了条皮卡丘的毛巾。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那家伙没穿上衣,可以看到漂亮的肌肉线条,两条人鱼线顺着漏出的内裤边延伸下去。

李东海当时就懵了,整整停了三秒才唰得随手抽出一件衣服朝李赫宰丢去:“穿!衣!服!”

后者看见他憋着气的样,笑得天花乱坠。不过玩笑归玩笑,为了不感冒衣服还是穿上。

“呀,李东海。我都这么多年没回来,就一点都不想我吗?”李赫宰坐在李东海旁边,伸手揽过他的肩膀,摇了摇。

李东海虽然有点说不出的憋屈,还是没有把搭在肩膀上的手拉下来。嘴里还小声嘟囔着:“念书念得好好的干嘛要回来……”

“都听见了噢。”李赫宰挑眉,揽住肩膀的右手捏了捏李东海的脸,“大概是因为……想见你。”

“干嘛要见我……”不习惯被别人这样亲密地靠近,李东海明显的局促了。

突然脸颊被对方的手推向一边,不得不被迫与李赫宰面对面,而且是那种快要蹭到鼻尖的距离。

“你干啥!……”

“因为喜欢你。”

“行行行你先放开……啥???啥玩意儿????”

李东海再一次大脑死机,反射弧绕地球一圈。

李赫宰用手捏住李东海的脸,把他的嘴挤成滑稽的“0”型,很认真地盯着对方明显呆滞依旧扑扇扑扇的大眼睛。“没听清楚吗?”

“喜——”

“欢——”

“你。”

你字被吞咽进李东海嘴里。

因为一瞬间李赫宰就凑过去,松开捏他脸的手,转而扣住李东海的后脑,强迫着歪头亲上了那家伙傻呆呆张着的嘴。

没想到反应迟钝到连亲吻都没变换呆滞的眼神,于是李赫宰带点怨气地咬住他薄薄的下唇:“给点回应啊。”

换来的反应却是撕心裂肺地大叫一声,然后差点被那家伙咬到舌头。

李赫宰捂着嘴怨念地斜眼瞟他。

“李赫宰!你怎么能!能……”

说到一半的话突然卡了壳,李东海面红耳赤地“能”了半天,只得局促地拼命喝水。

妈妈在外面敲门:“东海?怎么了?”

李东海刚准备出声,就听到李赫宰大着舌头回话:“舅妈没事,东海刚才磕到桌角了。”

李东海一边握着杯子一边翻白眼。

没想到李赫宰突然走到自己身后,手绕过自己腰间,一把抽过自己手里喝水的杯子。

“……你干嘛!!”

“我渴了。”后者理直气壮,一脸无辜,咕噜咕噜喝水。

“你……!你可以拿别的杯子!”气得恨不得揪他头发。

“不要。”无赖模式启动。

李东海气得指着他的手指哗啦哗啦抖了半天,最后只能拿海宝的抱枕砸他,一连丢了四个,缩进床里裹紧被子蜷成一个团。

“睡!觉!”

气呼呼地大口喘着气,一耸一耸的背,还是和几年前一样,像个活蹦乱跳眼睛红红的小兔子。李赫宰抱着抱枕,一个个放好,最后留下一个,塞到李东海床前。

然后翻身上床,伸手抱过李东海。脸埋在那家伙的颈间,闻到他身上像小孩子擦的痱子粉的奶香味。“一起睡。”

李东海红着脸,小小地咬住下唇,偷摸着笑。

TBC.

不定期发表弟的日常 先吃糖为敬( ❝̆ •̫̮ ❝̆ )✧

评论(4)
热度(13)

© 蝉时晚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