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时晚雨

♡备(all)香 铠露 白昭

♡贺红 贺天女友粉

摸鱼为主

论如何正(zuo)常(si)的谈恋爱→绫唯

cp:情商略低的恋爱新手吸血鬼×柔软易推倒的傻白甜女主角
√是的就是我们小霸王逆卷绫人×小森唯
√纯天然糖分近99.9999%

标签:↓↓↓↓↓↓↓↓↓↓↓↓↓↓↓↓↓↓↓↓↓
BGBGBGBGBG【加粗加下划线】
砂糖傻白甜和坎坷八点档的无良混血大(nao)作(dong)
有糖醋咕噜『肉』部分强调【加粗加下划线】
短篇预计十章左右完结 一次性发三章 HappyEnding【加亮】

心累吐槽:各位朋友如果不介意BG也愿意吃糖的话欢迎磕一磕这对cp 而且我人生中第一次BG的肉就献给它了(泪眼朦胧咬手绢)

→→→→→→→→→→→→→→→→→→→正经分割

One.会害羞的小霸王

“小……霸王?”正在捏着我下巴一脸坏笑不怀好意的绫人,一下就楞住了。

我也愣住了。

就是看到绫人君深红到像用最炽热的玫瑰汁液染上的头发,还有坏笑的时候无意识露出的尖尖的虎牙,和亮晶晶的、泡着一壶绿浆果似的眼睛。就忍不住说出来了。

特别是笑起来的样子,有点得意洋洋,有点故作凶狠,有点激动难耐,总而言之——非常的小孩子气。

小霸王。我一边想着,一边无意识地默念出声。

大家都有短暂的愣神。

先是背对着大家躺在沙发上小憩的修先生,低沉小声地笑了一声。

礼人更是夸张,连礼帽都不得不摘下来遮住脸,掩饰笑得已经快抽筋的脸,没法遮住不停抖动的肩膀和一阵一阵的大笑。

奏人抱着泰迪,也忍不住“嗤嗤”地笑了起来。

甚至是一向自诩冷静而正在泡午后红茶的伶司先生,都没忍住手抖了一下,几滴茶水溅在了花纹繁复的洁白桌布上,晕开一大片污渍。

绫人愣神好久才反应过来,不服气地“嘁”了一声后,别扭地用力捏我的腰,瞪了我一眼之后就飞快地转过脸小声嘟囔着什么。

虽然转头转得飞快,但我还是注意到了噢。不坦诚的绫人君。

其实是为了掩饰害羞吧。

因为不仅脸颊红通通,眼睛低垂的时候睫毛卷卷的,藏着柔软如芦苇的乖巧。甚至转头后也可以看见,一直延伸到耳根附近的软乎乎的淡红色。

没了平常捉弄人时的戾气,格外地让人觉得想要亲近啊。

“呼……哈哈哈……抱歉,bitch酱。没有在笑你啦。”

礼人捂着肚子站起身,好不容易才按回礼帽,脸上的笑意依旧。“因为很久都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你说出来的时候还真是觉得亲切啊,像回到小孩子的时候。”

“小孩子的时候?”我越听越迷糊,奏人难得的笑得眼睛弯成小月牙,接过话头。“泰迪,还记得吗?在幼儿园的绫人总是自称小霸王,还要全校的人一起喊。”

“对不起我忍不住了……”礼人又开始用礼帽遮脸,肩膀抖个不停。

“闭嘴啦闭嘴啦。”绫人不耐烦地截断对话,虽然被调侃有些不习惯,脸颊上淡淡的红色还没完全消去,但基本已恢复平常那个嚣张任性的少爷模样了。

我不得不抬头看着他,深红浓烈发尾泛白,垂在眉毛附近,眼睛的薄荷绿很漂亮,浅浅淡淡,像熬成的青草汁浇灌的,也像街头小店一杯杯的薄荷汽水。

鼻梁挺直,头顶的灯光在两侧投下阴影。嘴唇薄薄的,抿着嘴,藏着尖锐的虎牙与无法填满的欲望。

尚未脱去纯粹的少年稚气,却也有了淡淡的成熟男人轮廓的欣长身材。

从身体内部散发出也从不掩饰的冲撞的狠辣气息,凛冽而跋扈到会让人想要逃离的地步。

他突然转过头,凑近我,眯起眼说。“既然那么喜欢看本大爷的脸的话,到房间里看个够吧。”

说完也不管我肯不肯,就强硬地握住我手腕,半拖半拉地把我推进房间。

尽管已经习惯被他粗暴的对待,也始终忍不住因为他压迫性的气场而感到害怕。

“bitch酱会有个非常愉悦的夜晚呢。”礼人笑着拿起泡好的热红茶,心满意足地喝了一小口。

房间门被大力摔上,接着是重物被按在门上的沉闷巨响。

“难道你也想去参加吗?”奏人摆弄着手里的泰迪,心不在焉地取笑着。

“呐呐,没意思,这时候的bitch酱一点也不可爱。而且,如果我去的话——”礼人抿了抿嘴唇上的红茶,笑着说:“光是那家伙变态的占有欲,也够把我撕成一片片的吧。”

修从沙发上起身离开,打了个哈欠。“真无聊,回房间睡觉。”

伶司皱着眉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习惯性地用兄长地语气教训着。“绫人这家伙,做的时候就不能小点声吗?”

TWO.摇晃的世界『肉肉肉→排雷加亮√高能注意』

因为出汗了身上黏糊糊的,被子又牢牢地盖在身上,湿热的感觉让我睡得很不安稳。

睁开眼的时候,发丝还湿乎乎地黏在鬓角额头,一阵阵拍在耳根处是温热的气息与平稳的呼吸声。天花板黑黝黝,只亮了一小盏晕黄有香薰效果的床前灯。

还是绫人强迫性地开的,说是要看清我的表情。想到这里,我也忍不住脸红得厉害。

已经混沌了的意识与头脑,被极致到深入骨髓的快感冲刷着,记不住太多的片段。

记得绫人把我摁在门上,一手撑住门,一手扳住我下巴,强迫我张开嘴。用力地吮吸着,舌头摩擦得生疼,染上情欲的吻。

房间里昏暗无光,窗帘厚实地遮住玻璃窗,只剩下一小道边缘处曲折的漏光口。粗重的喘息混杂着肉体撞击的声音,被无限地扩大。

浅浅淡淡甚至带点凉意的月光,揉下一缕缕照在咬牙握着我腰疯狂贯穿我的绫人身上。

尽管已经混乱虚弱到只有喘气的地步,我也想努力睁开眼看着他。

绫人君非常帅气,我是知道的。

在学校的时候哪怕是趴着睡觉,都有时不时的女生站在教室后门,害羞而期待地看着他。甚至一连发生了好几次,他早上来学校,连面包牛奶都整整齐齐地摆在他桌上。

与平常漫不经心的样子相比,现在好像更帅一点。

因为情欲而脸颊晕红,薄荷绿的瞳人里泛着一层浅浅而隐秘的光,是那种类似凶猛动物的绝对兽性。尖锐的虎牙咬在下唇,皱眉忍耐着,汗水从脸颊滑到脖颈。

月光擦亮他的侧脸,发丝被沾湿黏在额头,肩膀是男人的厚实,胸膛上肌肉的线条与分布异常均匀漂亮,平坦光滑。

格外的——性感?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他脖颈上的汗水滑下,砸在我的胸口,一阵炙热的灼烧感直通向急速跳动着的心脏。

他俯下身,从胸口往上舔吻至耳垂,又奖励似地亲了几口。在我耳边窃窃地说:“你偷看我?”

他的声音本就有着刻意的诱惑,再加上此时的喑哑,我已经羞得没办法好好回答他问题。

他又抬起身,“啪”得一下按开了床头灯。尽管是非常柔和舒服的灯光,我也忍不住因为突然的光亮而闭上眼。

绫人一边抱住我,把头埋在我耳边,一边坏笑着说:“不公平哦。也要让本大爷看看你这时候的表情嘛,一定非常有意思。”

他充斥兽性而彻底的冲撞,让我有种濒死的窒息感。快感疯狂地一次一次涌上来,他卖力又不知节制,我感觉整个人都快要被他撞散架。

身下的床单很滑,我抓不住,筋疲力尽到只能低声呜咽,甚至连眼泪都涌出来。他俯下身抓住我的手搂过他,尽管他的背上也都是滑腻的汗水,但我却感受到了莫大的安全感,紧紧地抱着。

他的心跳快速跳动着,比我的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种肌肤相亲的亲密感让我有了超出肉体之外的无法言喻的幸福。

整个世界都在疯狂的分崩离析,男性麝香与他身上清新如青草田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连鼻尖也沾染着床头灯奇妙的熏香。我只能看到一晃一晃的光亮,剧烈摇晃着的黑暗边界。

胡思乱想完,我才发现我已经愣愣地看着绫人君的睡脸发呆了好一阵。

他发泄完也没抽出来,就直接像狗狗一样趴在我身上,大口喘气之后竟然就把头埋在我颈间,蹭了几下后就非常小孩子非常不负责任地——睡着了。

就是绫人君的作风嘛,我哭笑不得。

身体太疲倦,就着这样亲密无间的姿势抱了一会,我开始缓慢挪动身子把那个滚烫的东西抽出来。

凶猛东西摩擦着的快感一次比一次强烈,像要冲进骨头缝,甚至每挪动一点就更加灼热涨大。直到完全抽出,我就已经倒吸了好几口凉气。再把他挪到自己身边,已经实在抵不住睡意与疲劳感,沉沉睡去了。

直到现在醒来。

绫人的睡脸凸显了那种少年稚气,头发丝被压在脸下,眼尾泛着淡淡的绯红,睫毛卷翘,双眼皮的痕迹很深,一副毫无防备的小孩子模样。

一只手伸出被单,压在我身上露出大半个肩膀,手臂并不细弱,反而肌肉线条利落均匀。

偶尔抿嘴,再露出锋利尖锐的虎牙。

对噢?虎牙。我一愣。

他今天竟然没有吸血。本来以为在情欲熏染之下会像以前一样把我弄得供血不足意识模糊,但意外的——就像忍耐很久一样只是狠狠发泄而已。

在担心我吗?

我轻轻地把他搭在外面的手放回被子里,掖了掖被角。

THREE.“吻我。”

放学了。

我一边收拾着书本,一边回应着绫人不耐烦的催促。“就快好了——”

真是的,一直催我还不如帮我收一下呢。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绫人在感情方面简直就是小孩子气的最佳代表。莽撞、冲动、尖锐、以及绝对占有。

快收拾好的时候,一个男孩子清脆的嗓音让我愣住了。

我抬起头,发现是一个没有见过的陌生面孔。

“小森同学。”他笑了起来,嘴角处抿出酒窝。

他一边从书包里里掏出一袋手掌大的水果八宝糖,一边笑盈盈地递给我。“我是藤田真野,我能喊你唯吗?小森同学。”

他笑起来的时候很乖,酒窝很可爱,有一种邻家哥哥的亲切感。我也忍不住笑起来,还是没有收他的糖果。“当然可以,藤田同学。啊,时候不早了,你快回家吧。”

我急匆匆地收好书包,发现绫人已经走到了教学楼门口。我这时候才看见已经下雨了,色调突兀地涂满浅灰,一滴一滴雨水沉闷地砸在教学楼门口的一小块阶梯上。

“绫人君——!”我刚喊了一声,绫人却自己撑开伞走了。

只能连忙追赶他,但他腿长步子大,几步就下了台阶。我也只能赶到门口就不得不停住了。

我郁闷地把书包举到头顶,发现雨声逐渐变得激烈,雨滴也由开始的小雨转向黄豆大的滂沱大雨。庆幸的是,绫人终于停下来了,他转过身,脸色并不好看。

我心里一惊,忍不住咬紧下唇。

他做了一个口型,我疑惑地摇摇头。

“跑过来。”我模仿着他的口型,重复了一遍。

尽管雨势逼人,甚至仿佛学校都浸在浅淡的因雨水而笼气起的白雾里。但出于对绫人没由来的信任,我还是拿书包做掩盖,一路小跑到绫人面前。

书包体积小,雨水又很丰盈,尽管头发没有湿的太多,但脸上已经浮上了一小层水雾。因为视力都好像变得模糊,我不得不拿手抹了抹,刘海已经软塌塌的黏在一起,非常狼狈。

离绫人远的时候还没觉得,现在就在他面前,仅仅一只拳头的距离,才感觉到他身边的气压有多低。

他忽然抽掉打着的伞,于是他和我完全泡在雨水中。所有身体角落暴露无疑,甚至连指尖都有水珠顺着湿透而贴在手臂的衬衫,砸在水泥地上。

太难受了。什么都好像成了大块大块流淌的色块,连呼吸都觉得是泡在游泳池里,不得不张开嘴呼吸,事实上,也有大口大口的水顺着嘴唇流进口腔。

我努力地抬头看他,仰起脸时脸颊被大颗大颗的雨滴打得很疼。尽管被逼得只能眯起眼,上下睫毛湿乎乎地贴紧,咬着唇淌在脸上的已经分不清是眼泪还是雨水。

绫人君没有比我好多少,但他的面部线条绷得很紧,很严肃,也很让我恐惧。他垂眼看我,清俊的眉目在雨水淋湿后也保持着一种绝对的矜贵与不容侵犯。

我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悲悯。

“吻我。”他说。

“……现在吗?”我全身发抖,不敢拒绝,紧张地捏住书包带。

他陡然加大音量,甚至有些气急败坏。“本大爷说了现在就现在!”

已经没有余地了。

我抱住绫人肩膀压低他身子,不得不踮脚亲上了他紧紧抿着的嘴唇。因为始终对亲吻很笨拙,所以只会呆呆地嘴唇相触,最极限也只有用舌尖顺着他嘴唇纹路舔。

他沉默了一会,突然一手环过我的腰,紧紧地把我搂在怀里。

我被他猝不及防的力度推得和他黏在一起,整具身子好像都要紧紧贴着一样。尤其是衣服被雨水沾湿,绫人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脱掉外套只穿了一件衬衫,那种湿热亲密得几近肌肤相亲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地紧张。

他另一只手用力捏住我下巴,强迫我不能逃开。再落下的是带着怒意的吻,从头到尾毫无半点温柔,粗暴激烈,舌头和嘴唇都被他咬得很疼。

他的索取和凶狠,让我恍惚又回到了刚见到绫人的时候。

他松开我的时候,因为呼吸不畅,脑袋发晕,我几乎站不住,还好绫人君仍然很紧地抱住我。脸上好像又烫了一点,他小腹上的热度渗过薄薄的衬衫,一点不剩地传递到我的身上。

俗话说,大雨来得快去得快。

雨声似乎小了很多,之前那种气势磅礴的大雨也好像被拧紧了水龙头。逐渐清浅轻快,像呼吸一样的淅淅沥沥的水声,还有绫人的喘息。

像是从远处涌过来,又往回流的,海潮声。

绫人身上的青草田气息越发浓烈,混杂着一种湿热模糊的海水咸。他早就举起了伞,我这才发现淌在脸上流进嘴里的都是温热的泪水。

“以后不要和那些家伙说话。”绫人“嘁”了一声,又搂过我肩膀,把伞往我这里遮了大半,自己的肩膀大部分暴露在雨里。因为衬衫被打湿,紧紧地贴在他身上,勾勒出了漂亮的肩线与手臂轮廓。

因为我望着他湿透的肩膀发愣,他不自在地加大音量。“喂,平胸女,听见没。以后只准和本大爷说话。”一副不容置疑的笃定语气?

又在鼓鼓囊囊的书包里翻出了一件干净的校服外套,非常不温柔地丢给我。怪不得之前书包鼓鼓的,还以为是太阳从西边出来,绫人带书本和作业回家了。

所以只穿一件衬衫啊,是绫人君的衣服吗?我一边披着,一边胡思乱想。衣服显然太大,袖口与下摆空荡荡的,在我大腿的位置。绫人虽然看起来很瘦,但其实意外的强壮?

不仅有着温暖的热度,还有着只属于绫人的青草田气息,以及衣服上干净柔软的皂角香。

刚回到家,湿漉漉的落水狗形象就已经让伶司忍不住青筋直跳,特别是绫人一副无所畏惧漫不经心的样子,我更担心伶司先生会不会把手上的小水果刀“咻”得射过来。

“你们两个!我不管什么原因,这样糟糕的形象是不被允许出现在逆卷家的!”伶司先生用力地用刀刃指着我和绫人:“如果晚饭前还是这个样子,不管你什么贵客,通通滚蛋!”

“啰嗦。”绫人不耐烦地用手揉着耳朵,一边强硬地握住我手腕,一边心不在焉地敷衍着。“洗澡就是了,唯,我们一起洗。”

于是在我还没有出声拒绝的时候,就已经被推进了浴室里。

TBC.

欢迎捉虫(真挚脸)

评论(25)
热度(120)

© 蝉时晚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