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时晚雨

♡备(all)香 铠露 白昭

♡贺红 贺天女友粉

摸鱼为主

【赫海】杀马特的恋爱故事

是超甜的赫海呀

突发奇想莫名想写的一个脑洞

  • 刑侦队长攻宰X纯情杀马特海

  • 年龄差是6岁

  • 短篇


图片出自小暗恋~

海海的形象参考TWINS

小学文笔欢脱向


Vol.1 野生杀马特非主流贵族小公子

 

“叫什么?”

 

“嘁!”

 

“回话!”气得一拍桌子,对面小孩抖了抖。

 

“...李东海。”

 

“多大了?”

 

“...17。”

 

才17?李赫宰撑着下巴,歪着头,手指扫过额角发尾。“怎么不读书?”

 

李东海气得哼哼,别过脸,嘴撅得可以挂油瓶。还时不时地摸摸自己的杂草头,一副嫌弃低俗人的眼神。

 

李赫宰又重新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小孩一次。

 

他穿着一件肥大黑色印花背心,过大的袖口让他一抬手就可以看见小腹柔和的线条。只是背心上还有着夸张的图案,一些八百年前才流行的符号语言。一条臃肿的军绿色皱皱巴巴哈伦裤,裤脚因为太长被踩得脏兮兮的。一双黑色高帮匡威,鞋带同样乱七八糟地系着。

 

与浮夸幼稚的打扮相映衬,他染了一头黄不黄黑不黑的杂毛,准确来说稻草色。长发垂过耳垂,刘海参差不齐,遮住稚气的眉眼。不仅耳朵上有三个银色耳环,脖颈延伸到锁骨有一个莲花图案。

 

李赫宰再次笃定地点头确定。这是一只实打实的野生杀马特非主流贵族小公子了。

 

杀马特非主流这种生物实在奇妙,在前几年被众人夸为“此物只应天上有,人间哪的几回闻”之后,逐渐销声匿迹。没想到今天还真让自己误打误撞抓到一只,李赫宰的猎奇心理蠢蠢欲动。

 

也许是他眼神太吓人,对面的李东海不自觉地摸了摸手臂。

 

他起身,坐在李东海身边的沙发上。小孩非常自觉地往右边挪了挪,李赫宰毫不在意地跟上去。他扯了扯李东海裤子上叮叮当当的吊环,乐得不行。“怎么穿成这样?”

 

李东海气得把他手猛地拍走,龇牙咧嘴。“你懂什么啊!这是潮流!潮流!”

 

李赫宰挑眉,盯着炸毛的李公子。“潮流?奇奇怪怪的,难看死了。”

 

他又伸手想摸摸李东海乱蓬蓬的稻草头发,被表情凶狠的小孩一掌拍开。“...这么凶干嘛?——你这头发谁给你剪得啊,他上辈子和你有仇吧。”李赫宰啧啧感叹,两手抱胸,还一边摇头叹息。

 

李东海砰得站起来,脸都涨红了。“你你你...!你闭嘴!这是我大哥专门找人给我剪的!我们大哥对我可好了!不许说他坏话!”

 

“好好好——”李赫宰敷衍地摆摆手,又抬抬下巴。“坐下来啊,做口供呢同志。别拒不执法啊。”

 

小孩这才不情不愿地坐下来了。

 

李赫宰拍拍他肩膀,“行了行了,我也调查清楚了。你群架根本没打,这儿的执法错抓你了。”

 

李东海这才正眼看看他,“这儿的执法?你不是这里的吗?”

 

李赫宰理所当然不可思议地盯着他怀疑的眼神,“你看我像吗?我有那么普通??我明明是...算了,也没什么。”

 

迅速地揉了揉小孩的稻草头,软乎乎的,像小动物的毛发。“我带你剪头发去。”

 

说时迟那时快李东海刚听完剪头发三个字,就一个箭步冲向门外。只是他敏捷远远不及李赫宰,被人家一捞就抓回来了。把手反扭背后,让小孩贴着墙。李赫宰压着他强硬反抗的身子,“剪不剪?”语气颇为威胁。

 

李公子自知打架不赢逃跑没用,于是换上可怜兮兮的表情。“大哥....”

 

李赫宰笑着松开手,捏捏他脸。“乖,就在警察局门口。”

 

李东海两眼一黑。

评论
热度(11)

© 蝉时晚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