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时晚雨

♡备(all)香 铠露 白昭

♡贺红 贺天女友粉

摸鱼为主

【贺红】身为导演的我却被潜规则了.2

vol.2 看你骨骼惊奇 要不要和我去拍戏?

“不欢迎我?”刘仟站在门外,满脸调侃地笑道。

莫导用嫌弃的眼神瞄了瞄,揉着脸走回盥洗室,他刚刚才睡醒。刘仟一边坐到沙发上,一边不自觉地打量。偌大的房子全都是橘色和白色的色调,像是住在太阳或者橙子里一样。房间虽然乱,但是摆设都相当讲究。

莫关山还在刷牙。

“咕噜……你来……干嘛?噗——”

然后是冲水的声音。

“怎么着这是?没事不能来找你啊。”刘仟暗自摇头苦笑,这家伙总怀疑自己满肚子坏水,认识几年了还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臆断。

莫导洗漱完毕,满脸清爽。虽然是素颜,皮肤却相当好,是温润的象牙白,叫人羡慕得紧。

他一边打开冰箱,拿出果酱和三明治。一边不耐烦地冲自己叨叨:“赶紧赶紧,有正事没?最近烦着呢。”

“哟。”刘仟笑道,正中下怀。“新电影的事?”

“你说娱乐圈里个个是不是都人精啊,又送钱又喝酒的,平时骂我骂得丧尽天良,这时候就眼巴巴来求我。啧,我看了好几个,总觉得没那感觉。”莫关山抹上果酱,又想起最近自己看的几个男一。

“挑大白菜似的。不是太矮,就是驼背。不是一脸猥琐,就是一脸透着坏。什么几把玩意儿。”

“娱乐圈不就这样?”刘仟从怀里抽出打火机想点烟,抬头就看见莫关山拿着刀叉面目狰狞。“别在我这抽烟啊,信不信我杀人分尸?”

刘仟只好拨颗奶糖。“巧了,我最近有个酒会。明天八点,电视台对面大楼,邀请函我放桌上了。有兴趣来看看。”

“老子最讨厌的就是这种酒会。”恶狠狠地咬一口三明治。

“别呀。我这是为你好,圈内演员有点名气的我都请了,你也可以顺便看看有没有中意的男一呗。”

刘仟走出门,莫关山靠在门边。嘴角勾着,稚气却从清秀的眉目里溢出来,像柠檬水,酸涩裹着微甜。

“我怎么看都觉得你丫一肚子坏水。”



莫关山捏着邀请函递给接待的小哥,对方礼貌地做出手势示意自己直走右转。他露出一个温文的笑容,对方同样以着礼貌的微笑。

转过身时莫关山却忍不住皱眉。

这是他最讨厌的客套。

走进大厅,金碧辉煌,布置精美奢侈的装饰。圆形大厅里摆着五个盛放糕点茶酒的大理石桌,白色蜡烛藏在玫瑰之后,大厅顶部又是螺旋的水晶灯。呈对称的楼梯通向二楼的包间,供劳累的客人休息。

非常精致,非常奢靡,如同一场泡芙味道的梦境。

“hey,莫导。”一位穿着酒红色晚礼服的女星和自己碰杯,她的笑容里透着隐晦的暧昧,离开时留下一股浓郁的香水味。

莫关山见过她,是最近正火电视剧的女主角,以清纯为主路线。

“大导演果然来了,真给面子。”刘仟从人群中捏着高脚杯走过来,脸颊已经有些微红。

莫关山退了一步,掩着鼻子。“脂粉味真重。”

“抱歉抱歉。”刘仟笑道,和他碰杯。“如何?有发现么?”

“没有。”莫关山抿了一口红酒。“还是没我要的那种可靠的感觉。”

听到这句话的刘仟忍不住笑起来。“你还真挑剔。”

瞥了一眼他身上的白色西装,一身洁白反而在浓郁色彩中越发显眼清澈。刘仟原来就觉得莫关山的五官非常精致,有点类似于邻家弟弟的长相,透着狡黠与灵秀的眉眼。

“今天穿得挺好看的。”

“尽废话。老子品味一向一等一的好。”

刘仟习惯了他的恶声恶气,笑着挥挥手。“行了大导演,继续看吧。我有几个老朋友,先走了哈。”

莫关山于是就端着酒杯到处走走看看,途中也有几个演员上来搭讪碰杯,有点眼缘的就笑笑。看着不舒服的就当耳旁风,完全没注意到被撂下的青白脸色。他一向我行我素,不愿委屈自己。

当他随意地看向门边时,还真发现了一个。

男人穿着一身黑西装,剪裁得体的布料勾勒出男人漂亮的线条。男人正在和人聊天,因女士较矮就微微弯下身子,浑身是温文尔雅的绅士风度。

背脊很宽,腰却很窄,可以看得出平时有锻炼身材的习惯,否则就是天生的衣架子身材。宽厚的背倒是给人一种非常安稳可靠的感觉。

男人的黑发颜色相当纯正,然而眉眼却很深邃。他的面孔有着绝对的矜贵与侵略性,发尾扫过脖颈时,更像一头充满攻击力的黑豹。举手投足间可以看出谨严的礼仪,甚至每一个微笑都让人怀疑是不是在拍画报。

小子,就是你了。

他绕到刘仟身边,抢过他的酒杯,强迫刘仟看向他指的方向。

“既然酒会的人都是你请来的,那臭屁小子你认识吧?”

刘仟暗自发笑。“大导演不愧是大导演,眼光真好,一挑就挑个大明星。看上了?”

“还行吧。除了他其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我先出去透透气,你等会记得和他说10点散场之后,在二楼包间501等我。谈谈合约的事情。”

“没问题。”

莫关山走出门后,刘仟就向男人招招手,笑得一脸灿烂透着坏。“贺天!”

TBC.

然后我们的大导演就要被潜规则了!(走开

评论(30)
热度(183)

© 蝉时晚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