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时晚雨

♡备(all)香 铠露 白昭

♡贺红 贺天女友粉

摸鱼为主

极光

04.

 

大雪纷纷扬扬,在地面上缓慢堆积着,踩上去像炸裂开的玻璃渣,乒乒乓乓是冬天被踩开的声响。李东海戴着毛茸茸的帽子,满脸潮湿湿润,因为寒冷嘴唇有些微微干燥。他的眼睛,他的鼻子,明艳得有些过分。


右手边是家楼下的便利店,左手边是一条回家的巷子。面前是一条铺满细碎冰渣的马路,红绿灯依旧在这个世界上闪耀着照亮条条框框的规则。

 

马路上车水马龙,车流密集如被驱赶的羊群。李东海目光跳过川流不息的车辆,视线弹跳着落在对面。在马路对面,是一个刚从奶茶店里出来漂亮的女孩子和她的恋人。男生身材高挑,容貌出众,剑眉星目嘻嘻哈哈,穿着橙黄色的棉袄,不过戴着口罩,只留下褐色的刘海在风里被一次次吹开,又被女孩温柔的手抓拢。俩人十分亲密,男孩俯下身用鼻尖蹭蹭女孩的脸颊,女孩嬉笑着打他。

 

一切都像是一场普通的恋爱肥皂剧,一切都那么平淡,这种事情就像是每个剧场必将上演的戏码,此时也没什么不一样。

 

但是李东海捏紧了手里的可乐瓶,金属的质地冰冷坚硬到令人发指。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离他的世界如此遥远,不只是一条三车道的马路,不只是一个捆绑相依的组合和名字,不只是一杯奶茶的距离,更不只是一句话就可以拉近的漫长。


也许在很多年之后他会想起自己,也只不过是冠上一个至亲兄弟的名号,然后迅速被岁月长河冲刷走,成为一个可有可无的曾经。

 

李东海从口袋里迅速找出了自己的手机,然后在手机投射出的白光里毫无阻拦的就略过一大串名字,直接找到想要的那个号码。他把手机放在耳朵旁,然后继续看着对面马路上依旧恩爱的一对小情侣,大眼睛的睫毛上结着细微的霜。

 


“嘟——嘟——”

 

以前希澈哥和我说,我最大的错误就是喜欢你。

 

“嘟——嘟——”

 

他用很标准的中国话念了三个字,然后告诉我这是中国在包含主谓宾中最短的一个句子。

 

“嘟——喂?——”

 

我爱你。

 

 

 


李东海捏着手机,目光下移,开口说:“——正洙哥。”

 

 

 

 

 

李赫宰正摸了摸女朋友的头。他在马路的对面等待公车,女朋友的家住在自己宿舍很远的地方,自己因为行程不方便去,所以就陪她买了奶茶逗她玩陪她等车。街上下了小雪,落在睫毛上轻飘飘的没有重量。


周围热闹而温暖,女朋友笑着和自己打闹。李赫宰看着女朋友端庄美好的侧脸,脑子里忽然像走马灯一样过了很多东西:

 

一句告白,一次靠近,一场电影,一次婚礼的现场直播。以及旁人复杂的眼光。

 

都只是零星的记忆碎片,但是很遗憾,没有一次和女朋友挂钩。他自认为本身是个挺闹腾的人,做什么事也是很冷静理智,不会这么文艺敏感像李东海那家伙一样。太搞siao了。

 

哦对了,忘记说,虽然一次都没有与女朋友有关,但是几乎每个都和李东海有联系。

 

一句告白是那句半玩笑半认真的eunhae is real

 

一次靠近是俩人为了舞台粉红时不时的暧昧

 

一场电影是有时候陪他出去在街上闲逛去看各种贺年档爱情片

 

一次婚礼的现场直播是李晟敏结婚的时候他黑色西装的端庄模样。

 

 

马路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所有宇宙洪流,日月变化在这一刻静止于一个少年跫然的足音。喇叭声,叫卖声,以及呼喊声把这个世界编织得格外热闹,每个缝隙里塞满的,却是所有剪不断理还乱的爱恨情愁。


在这个庞大宇宙中,我们只是小小星球上繁衍生息的一种生物,我们的故事只是一小部分人心中惦记着的小小念想。

 

李赫宰用冰凉的鼻尖蹭蹭女孩的脸颊,女孩涨红了脸,嗔着过来打他。俩人闹腾完了,李赫宰倒是偏偏头看向马路的对面,刘海下的眼睛晶晶亮,带着一点疑惑的意味。

 



——刚才怎么觉得好像看见了李东海呢?

 

 

TBC.

 

 极光是烧脑的一篇文,主要是虐海偏单相思。

里面李赫宰对李东海的感情也是很复杂,连他自己都搞不清。相反李东海就比他明朗很多,也诚实很多。

 


评论
热度(8)

© 蝉时晚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