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时晚雨

♡备(all)香 铠露 白昭

♡贺红 贺天女友粉

摸鱼为主

妖怪奇异录之驯养

Vol.2.

 

(牛首山)又北四十里,曰霍山,其木多榖。有兽焉,其状如狸,而白尾,有鬣,名曰腓腓,养之可以已忧。——《山海经·卷五·中山经

 

一只皮毛水光油滑,浑身泛着幽幽蓝光的动物趴在巷子里,满身都是斑斑血迹和淌着血的伤口。


它看起来像狸,腿上还有些奇异的红纹,像是一种古老神秘的符号。低垂脑袋,大口喘着粗气,脖子上有一圈一圈的鬣毛,尽管样子十分狼狈,却有着神兽一般的肃穆高贵。

 

它看起来并不像成年,因为还比较瘦小,甚至还有些萌态。马路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经过这条巷子的人多得很,一个个熟视无睹——一般人看不见的。只有命中注定,星君给你划定了的线的人才见得着它。

 


它尝试着站起来,双腿却打颤不止,刚摇摇晃晃勉强立起了身子,便力不从心地一下倒在地上。它恨恨地盯着眼前的垃圾桶,晶莹剔透的眼瞳像是上好的明珠。想当年它可是腓腓里最风光的一只,天天有母腓腓对自己抛媚眼。


那只该死的毕方①,竟然搞偷袭,要不是那货的下三滥手段,它怎么如此落魄?

 

一边他又无奈地想,自己妈妈曾经和自己说过,在他第五百岁时候有一劫数,如果能找到命定的人,他自可帮你度过这百年劫数,并保这一生平安喜乐,万事无忧。

 

是什么样的人呢?李东海不禁歪头想。如果是胸大的美女那就好了,李东海一脸满足地意淫,那我就可以埋首在她胸里卖萌了哼哼。

 

现实和梦想绝壁是相反的,醒醒吧李东海小朋友(╯‵□′)╯︵┻━┻

 

 

 

因为血液和灵力的过分缺失,连意识都变得模糊起来。夜幕渐渐落下,纸醉金迷的城市歌舞升平,眼前的事物已经不再清晰,只剩下一个个耀眼的光点和半明半昧的轮廓。


无数个人从自己身边走过,却没有一个停下来。李东海可以感受到,身体温度一点点的下降,四肢麻木而冰冷,一种绝望的感觉窜进大脑里,生根发芽。

 

——要死了吗?它的脑子彻底混沌一片,夜晚的城市是很冷的,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阴冷。

 

忽然有一双手,把自己牢牢地抱在怀里,他的怀抱很温暖,有种淡淡的烟草气息。他似乎用棉袄将自己包在怀里,李东海可以听到这个人的心跳有力地跳动着,一声一声,让人感受到迸发的生命活力。

 

忽然就心安了——一整夜惴惴不安、忽忧忽喜、甚至有些绝望的心,一下就平定了。

 


他一边抱着迷迷糊糊的李东海,一边朝着家的方向慢慢走去。李东海甚至还可以听到他小声的嘀咕:“这只小动物怎么长这么奇怪呢..算了,看它受这么重的伤,还是先带回家比较好。”

 

“这种应该是狸吗?也需要做绝育手术么...看起来这家伙好像还没做的样子。明天先去打疫苗吧。”

 

李东海心里炸毛:去你的绝育手术啊魂淡老子可是神兽啊神兽没了小兄弟还能在神兽圈混下去吗啊喂!!

 


尽管外界吵闹无比,喇叭声,小孩哭闹声,零食叫卖声都混杂在一起。但李东海还是极为精确地听到了,就像幼时在黑夜中,用手捕捉到一只萤火虫一样。

 

他接起电话的时候,轻轻地说:“我是李赫宰,你是?”

 

李赫宰..还不错的名字嘛。李东海想。

 

TBC.


①毕方:在《山海经·西次三经》中,有在章峨之山,有一种鸟,型状如鹤,一足,有红色的纹和白喙。就是叫做毕方


《海外南经》:「毕方鸟在东方,青水西,只有一只脚。」而《淮南子·氾论训》中说,木生毕方。因而有说毕方是木精所变的,而形状是鸟、一足、不食五谷。


在《文选·张衡〔东京赋〕》中说:「毕方……老父神,如鸟,两足一翼,常衔火在人家作怪灾也。」而《韩非子·十过》中说:「昔者黄帝合鬼神于西秦山之上,驾象车而蛟龙,毕方并害。袁珂说毕方是凤,凤为太阳鸟,故「见则其吧有讹火」。《


骈雅》:「毕方,兆火鸟也。」凤即为神,也是灾难的象征。《淮南子·本经训》:「尧之时……大风为害,尧乃使羿……缴风于青邱之泽。」大风即大凤。《淮南子》「木生毕方」是受五行思想的影响所玫,意即木生火。


因毕方为火鸟故用毕方代火,非指毕方生于木。


来源于百度百科。

评论(3)
热度(1)

© 蝉时晚雨 | Powered by LOFTER